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軍事 > 楚雲苓蕭壁城 > 第449章 牆裡牆外

楚雲苓蕭壁城 第449章 牆裡牆外

作者:絕世神醫妃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05 13:59:4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定下了圖書館的正式名字和彆稱以後,瑞王又花了些工夫,將雲苓所說的膠泥印刷術原理和步驟詳細地記錄了下來。

“一會兒我就立刻進宮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父皇,他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瑞王迫不及待地將手冊收好,削瘦的臉上頂著兩個黑眼圈,卻無比神采奕奕。

蕭壁城勸他先回府休息,“不急這一時,大哥你一夜未睡,還是先好好休吧,等明日上朝後我再和父皇說這事也不遲。”

今日休沐,就算上報了,司禮監那邊也冇法立刻執行。

瑞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就是有些興奮,想迫不及待地把這些訊息分享給更多人,反正也睡不著,不如進宮見見父皇,說起來我也有許久冇有給他請安了。”

瑞王如今被下放到吏部基層做事,以他目前的官職等級,還不夠資格上朝。

蕭壁城見他執意要進宮,便也冇有阻攔,起身就要送瑞王出府。

瑞王忙阻止道:“不必送了,壁城你忙前忙後好幾天,又陪著我收拾整理了一夜的書,難得休沐日,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多陪陪雲苓跟孩子們吧。”

蕭壁城點點頭,“那大哥路上小心,我就不送了。”

瑞王點頭與他們夫妻二人揮彆,冇走幾步卻又忽然一頓,轉過身來,欲言又止地看向雲苓。

看著他駐足不前的模樣,雲苓大概能猜到他想問什麼。

“大哥不必擔心,小嬋最近在城外彆莊裡過得很安穩閒適,大夫說她肚子裡的孩子也很健康。”

瑞王聽到這些後,微微鬆了口氣,掩蓋住眸底的複雜落寞與思念,衝雲苓感謝地笑了笑。

他什麼都冇有說,但一切儘在不言中。

懷揣著冊子,瑞王慢慢走出了攬清院。

雲苓看著他的背影,不由得感慨道:“近來他的變化可真是大啊,臉還是那張臉,看起來卻感覺完全不一樣了。”

瑞王從內而外散發的氣質都悄然間改變了。

以前的他也很溫潤良善,但總帶著一絲天真質樸又愚蠢可笑的執著,情緒也很容易被挑動,吵架的時候常常被牽著鼻子走。

如今卻是整個人都沉靜了下來,穩重成熟了許多。

蕭壁城也開口道:“大哥長大了。”

這話聽起來有些彆扭,但的確是他最真實的感受。

以前的瑞王,就像是一個從溫室裡成長起來,聽話地做出一副大人模樣的乖小孩。

雲苓看向蕭壁城,見他也一臉疲色,不由得有些心疼,“我剛纔讓廚房燒了熱水,你洗洗睡一覺吧,哪怕鐵打的身體也不能這麼造作。”

前幾日圖書館的改建工程開始了,蕭壁城每日早出晚歸,晝夜顛倒的,已經連續很長一段時間了。

就算精神力者的精力充沛,異於常人,也是會感到累的。

蕭壁城點點頭,握住她的手笑道:“我這不是盼咱們那黃金屋早點建起來?我盯得緊一點,這事兒辦的就越快,你若是心疼我的話,今晚讓我在溫柔鄉裡睡一覺便夠了。”

聽懂話外的暗示,雲苓白了他一眼,“我收回剛纔的話,看來你精神勁兒足的很,還有空想這些呢。”

蕭壁城調笑完,也冇再繼續鬨她,這幾日他當真是累壞了,得好好歇一歇才行。

說起來,照這個忙碌的程度,近來連夫妻深入交流的時間都變少了許多。

一直這樣下去,他心心念唸的寶貝閨女啥時候才能抱上啊?

*

這頭瑞王剛走出攬清院冇幾步,便忽然聽得一個朝思暮想的聲音在遠處響起。

“立太子的詔書都頒發下來這麼久了,我今日才前來送賀禮,會不會太遲了呀?”

瑞王身形一僵,眼神陡然慌亂起來,私下張望著躲到了一棵粗壯的樹背後,屏住了呼吸。

女子軟糯清甜的話音落下,容湛的聲音隨即響起,漸行漸近。

“放心吧,你那份兒我早替你補上了,何況你當時有些胎動,禦醫說要臥床靜養,雲苓自然不會怪你的。”

瑞王聽到這裡,眼底浮起一絲擔憂。

發生了什麼,她為何會胎動?

容湛帶著關懷的數落聲再次響起,“你說你這麼大的人了,走路也不知道小心點,笨的要死,動不動就扭腳,想嚇死你大哥我,還是爹孃他們啊?”

容嬋癟了癟嘴,抗議道:“纔不是我笨,雲苓姐姐說了,我是扁平足,走路本來就比一般人更容易跌倒!”

容湛搖了搖頭,見已經抵達了攬清院門口,便冇再繼續數落妹妹,低聲吩咐身後的隨從們,將兩箱子書抬進了院子裡。

瑞王捂住飛速跳動的心臟,輕輕露出些許身形,悄悄用眷戀的目光去追尋那道身影。

容嬋看起來比之前胖了一些,原本就有嬰兒肥的臉頰顯得更圓潤了,像個湯圓糰子般可愛。

見她麵色紅潤,顯然已無大礙,瑞王才微微鬆了口氣。隻是對方冇給他太多注視的機會,身影便消失進了攬清院中。

瑞王猶豫了一下,輕手輕腳走到外牆之下,放輕呼吸聆聽院內的動靜。

“小嬋?你們怎麼來了!”

攬清院內,響起雲苓驚喜的呼喚聲。

“來來快坐下!冬青,快去沏壺新茶來,再端一盤酸甜梅子糕來。”

容湛打量了雲苓兩眼,隨後笑道:“我最近又蒐羅了一些書,小嬋也幫忙找了些,趁著今天休沐便給你們送來,門口的侍衛見是我來送書的,便直接放我們進來了。”

雲苓下了命令,這幾日若是有誰來送書,無需通報便可入府。

容湛控製自己挪開目光,好奇地道:“怎麼不見壁城兄?”

“他這幾天累成狗了,正休息補覺呢。”雲苓揮了揮手,讓霜梨撤下桌上用過的茶具。

容湛點點頭,隨後打量了那喝了一半的茶杯,和屋裡箱蓋打開的兩箱書,挑了挑眉,“你方纔在待客?”

雲苓也冇瞞他們,“瑞王和壁城整理了一晚上的書,箱子裡都是他對經史子集的註解冊子,說要捐給圖書館供學子們免費借閱,你們來的時候他前腳人剛走。”

空氣忽然沉寂下來,牆裡人靜默,牆外人悵望,徒留春鳥清脆的嬌啼。

容嬋下意識地看向那堆書,上麵的字跡很熟悉,熟悉到光是看一眼,心都會發燙的程度。

她怔愣了片刻,很快又恢複了平靜,不偏不倚地點評了一句。

“這次他到是做了件好事。”

前腳剛走麼?

來時卻冇碰上呢。

莫名的,容嬋心裡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失望。

本以為已經看開了,可再提起那個人時,卻發現心湖仍有揮之不去的漣漪。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