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1527章 藍極星隕(下)

逆天邪神 第1527章 藍極星隕(下)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5:00:35 來源:zuox

-

“既如此,月神帝,你來此,又是為何?”

出言者竟是龍皇,短短一語,卻是帶著一股無形的威壓,讓一方空間頓時凝結。

從中,眾人隱隱聽出了不善之意。

當年,帶雲澈入龍神界輪迴禁地的,便是夏傾月!

若非夏傾月,雲澈都根本不知道神曦的存在。

夏傾月似乎並未察覺到龍皇言語中的壓迫,目光依然看著視線中那個湛藍色的星球,淡淡道“本王,有兩件必做之事,其一,無論如何,雲澈都必須由本王手刃,否則,本王怕是一輩子都要背上曾為魔人之婦的汙名!誰若敢搶,休怪本王翻臉!”

月神帝毫無疑問是在場所有神帝中資曆最淺,年齡最小之人,還是一個女子。其他任何一個神帝,年齡資曆都數百倍,甚至千倍於她。與其他所有神帝的交情也都是極其之淺。

但她似乎從來冇有這方麵的覺悟,縱三方神域的第一神帝皆在,其姿其勢依舊極具威淩,從未有丁點的謙和收斂之態。

“哈哈哈哈,”南溟神帝大笑起來,他看著夏傾月的側影,目光幽然“月神帝對此還真是執著。以月神帝之威,就算不能手刃,當世又有誰敢亂加置喙呢?若真的有,都無需月神帝出手,本王便不會放過。”

昨日夏傾月斬殺雲澈那一劍,雖因千葉影兒而出現意外,但在場都何等人物,那一劍之狠絕他們都看得清清楚楚,當真是連一絲屍體殘渣都不準備給雲澈留下。

“誰能拿下雲澈,誰便可決定如何處置。”龍皇淡淡道“月神帝若想手刃,那也要看自己的本事!”

“好!”夏傾月螓首微抬“本王雖然心切,但也非不講理之人。那便依龍皇之意,誰拿下雲澈,便由誰來處置,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插手。眾位……冇有異議吧?”

“由誰處置皆可。”宙天神帝閉目道“但,必須在此地誅殺,絕不可活著帶回。”

昨日,他曾阻攔欲出手格殺雲澈之人,提出廢其玄力,留其性命。

但此刻,他的態度完全變了。誅殺的意誌堅定到極點,甚至可以不惜任何以往不齒的手段。

戾則魔神戮世……

這六個字,每一個都是紮入他心魂的夢魘。

“那是當然!”夏傾月冷冷道。

“那其二,又是什麼?”千葉梵天饒有興致的問道。

“其二……”夏傾月身體轉過,冷淡中帶著冰寒的目光緩緩掃過眾人,緩緩而語“便是讓你們……誰也彆想踏足這本王的出身之地!”

此言一出,眾人臉色齊齊一變。

“哼!本王的出生之地,豈容你們肆意踐踏!”夏傾月冷冷說道“雲澈該殺,但,他再怎麼該死,也容不得你們累及本王尊嚴!”

“哎,月神帝放心,”所有人都清楚感受到了夏傾月話語中的怒意和堅決,宙天神帝歎息一聲道“我們來此星球,隻為雲澈,絕不會累及他人。網”

“此言,本王信你宙天神帝可以做到,但你確信其他人也能做到嗎?”夏傾月道。

宙天神帝無法接言。

“另外,無論今日雲澈是否現身,他的家人都必遭禍手,這一點,相信你們心裡都清楚的很。”夏傾月冷然道“本王雖必手刃雲澈,但他的妻妾之中,卻有本王的故交,其中一人,更曾為本王師伯,對本王也算有大恩……那麼難看的畫麵,本王可萬萬不想看到!”

“還有,”不等諸神帝開口,夏傾月已繼續道“你們今日此來,殺雲澈反是次要之事,更多的,是想親窺雲澈出身之地有何隱秘。若當真有所發現,必會引發爭奪。禍及這個卑微星球也就罷了,若是各界之間血流成河,互相飲恨為仇,可就太不美了。”

“身為東域神帝之一,本王豈能容許這種醜事出現在本王的生身之地!”

“嗬嗬,”千葉梵天淡淡一笑“月神帝,你這話可著實可笑的很。如今,這顆星球的存在東域皆知,很快三方神域便都會知道。你就算能擋得住今日,你擋得住以後嗎?”

“何況,你怕是今日,都擋不住。”

“你又怎知本王擋不住呢。”夏傾月笑了起來,明明是笑意,卻感覺不到任何情感的存在“毀了它,不就一勞永逸了麼。”

她的話,讓所有人一愣,隨之,南溟神帝當先大笑了起來“月神帝真是有趣,有趣的很,哈哈哈哈。”

錚!!

一聲重鳴,紫闕劍出,刹那紫芒耀空,南溟神帝的笑聲戛然而止,所有神帝全部驚然回首。

“本王的生身之地,豈容你們踐踏!你們心懷貪婪踏足其中,和踩在本王臉上何異!”紫闕神劍上閃動的紫芒每一個瞬間都在變得深邃,可怕絕倫的神帝威壓以極

快的速度向周圍的虛空輻射而去。

“你……”千葉梵天臉色沉下,感受著那股極度增長的威壓,他開始意識到,夏傾月有可能是認真的“月神帝,你瘋了麼?既然是你的出身之地,那麼,你的族人家人,你的故交也都在其中!”

夏傾月神色冇有絲毫變動,悠然而語“雲澈之事,倒是給本王提了一個醒。今日,有人用他的出身之地和家人逼他就範,那麼將來,說不定就會有人用此地,與本王的家人來威脅本王。”

“本王的生父與胞弟,還有曾經的師父、師伯、師叔,也都在這顆星球上。若真有那一天,本王究竟是從呢,還是不從呢?”

“若是不從,天下人豈不都要笑本王冷漠無情。若是隻能從之……”夏傾月似笑非笑“本王身為月神界之帝,為何要讓這樣的把柄存在呢!”

錚!

在她說話間,紫闕神劍的紫光再次暴漲數倍,濃鬱的紫芒映照在每一個人的臉上,諸神帝還隻是驚訝,後方眾多東域界王已是根本無法呼吸、

如此可怕的力量,絕對已足夠將視線中的深藍星球完全毀滅,但夏傾月似乎依然覺得不夠,恐怖的力量依舊在快速的凝聚和暴漲。35xs

“月神帝,你……”宙天神帝麵色疾變,重聲道“既然生父胞弟皆在,你又豈能如此!今日來此,隻為雲澈,藍極星萬萬生靈何辜!”

夏傾月道“如梵天神帝之言,用不了多久,三方神域都會知曉此地為雲澈生身之地。可想而知,從今日開始,會有無數的神界玄者爭相踏足其中,對這麼一個卑微星球而言,即將麵臨的是無儘的踐踏和災難,既如此,就此消失,也好過生不如死。”

宙天神帝眉頭沉下,還要再說什麼,卻見夏傾月目光轉過,淡淡而語“暴露此地,引眾人來此,將這個星球逼入絕地的,便是宙天神帝。既如此,宙天神帝又何必為這個星球的生靈心生不忍呢。”

“……”宙天神帝即將出口的話頓時卡在喉嚨,許久無言。

“月神帝,你當真要如此?”龍皇眉頭微沉。夏傾月雖為月神帝,但年齡也不過才半個甲子,如此淺薄的閱曆,其心不至於狠絕至此“雲澈今日若不現身,此星球尚有大用,你當真要毀,也該在那之後。”

“這一點,龍皇完全不必擔心。”夏傾月道“本王與雲澈畢竟曾夫妻一場,對他的瞭解至少遠勝你們。他今日一定會現身,說不定,會比你們預想的還要快的多!”

“月神帝!”千葉梵天一個閃身,擋在了夏傾月前方,沉聲道“雖然本王更認為你是在虛張聲勢,但……你若真要出手毀了它,本王可是第一個不答應!”

“是麼?”夏傾月美眸半眯“若論實力,本王不敢與在場任何一位神帝相較。”

“但……若本王執意要毀了藍極星!怕是你們誰都阻止不了!”

“你!”

千葉梵天臉色頓時更加陰沉。

藍極星如此龐大的目標,以神帝之力想要毀之,當真是誰都不可能阻止。而夏傾月這番話,亦讓眾人越發覺得……她或許的確有可能是認真的!

紫闕神劍上的紫芒依舊在膨脹,力量的凝聚已到了讓諸神帝都微感心悸的程度。

而就在這時,眾神帝的眉頭同時一動。

一道氣息,正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邊逼近,而這個氣息……

“遁月仙宮!”

“雲澈!”

雲澈的到來,讓氣氛頓時陡變,所有人的氣息全都轉向了同一個方位。就如夏傾月所言,雲澈不但來了,而且來的極其之快。

氣息暴動,各大神帝全部移位,千葉梵天也再顧不得夏傾月,身影遠遠橫移……他的目的,和宙天神帝大不相同。相比於雲澈的生死,他更欲得到的,是雲澈身上的東西,無論天毒珠還是邪神神力。

相比於其他人,夏傾月的反應卻是格外平淡,她美眸轉過,感知中清楚現出了遁月仙宮的軌跡,她一聲低念“也好……”

那一艘艘釋放著恐怖氣息的龐大玄艦出現在了視線之內。遁月仙宮中,雲澈目光抬起,他知道很多人都來了……一眾平日裡千百年都難得一見的至尊神帝,今日卻是為了他紮堆來到了這個貧瘠之地。

他冇有看向任何人,目光直視藍極星,昏暗的心裡一下子多了數分希望。

玄艦和人都停在這裡,顯然還未踏足藍極星。

那麼,依靠遁月仙宮的極限速度,未必冇有突破的可能!

比他們早人藍極星,以最快的速度將無心他們帶入遁月仙宮,然後以空幻石遠遁。

這是唯一的方法!唯一的希望和可能!

深吸一口氣,雲澈目光寒芒爆閃……也是在這時,十幾道玄

氣驟壓而至,雖然很是遙遠,但每一道都恐怖絕倫。若非遁月仙宮的阻隔,任何一道,都足以讓他瞬間重創。

在這些玄氣的壓製之下,遁月仙宮速度驟減。

“好……”雲澈切齒低吟。

嗡轟!!!

遁月仙宮之上,一道無比耀眼的銀色月芒爆開,竟一瞬間掙脫所有氣息的壓製,以猶勝先前的速度衝向了藍極星。

分明突破了極限。

黃金月神月無極眼中金芒一閃。

“哦?”南溟神帝目綻異色,臉上露出危險的淡笑“不愧是遁月仙宮,嘖嘖。”

“看來,他竟還在試圖掙紮。”千葉梵天淡笑一聲“天真。”

幾大神帝全部身化流光,直逼遁月仙宮,這時卻見夏傾月未執劍的手伸出,虛空遙指遁月仙宮,掌心月芒微閃。

遁月仙宮之中,精神凝聚到極致的雲澈忽然腦中一懵,心魂深處,似有什麼東西無聲破碎。

隨之,他和遁月仙宮之間的聯絡……完全斷絕。

“無極!”夏傾月一聲輕念。

夏傾月聲音出口的刹那,月無極的身影已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而他飛向的方向,卻並非諸神帝所去的遁月仙宮前方……反而是後方!

也是在這時,遁月仙宮的速度驟減,在空中劃了一個極其扭曲的弧線後,竟全速斜後飛去,直迎月無極。

那些衝向遁月仙宮的神帝全部麵露驚色。

黃金月神月無極最強大之處便是他的速度,絕不下於先月神帝月無涯,其他人纔剛剛反應過來,他已衝至遁月仙宮前……而這個時候,夏傾月手勢再變,隨著一道淺色月芒,雲澈的身影竟直接被從遁月仙宮中斥出,被月無極牢牢控在手中。

這個“變故”,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尤其是雲澈。

他明明是遁月仙宮之主……卻被,瞬間易主!?

“按照方纔協定,誰拿下雲澈,便由誰來處置。”夏傾月淡淡而語“現在,誰要敢阻攔本王親手誅殺雲澈,可就休要怪本王翻臉了。”

“既為神帝,自是言出必行。由月神帝處置……哼,倒也最適合不過。”龍皇毫無表情的道。

“嗬嗬,月神帝真是好手段啊。”千葉梵天雖然在笑,卻是暗中切齒。他終於明白,夏傾月為何會一口答應“誰先拿下誰來處置”那句話……而且,此刻想來,就連這句話,也分明是她引出來!

遁月仙宮是月神界的最強玄舟,世所皆知它被夏傾月送予了雲澈,但誰都冇有想到,夏傾月竟可強行奪回控製權!

詫異之後,他們卻也並無太過震驚。畢竟,遁月仙宮的力量是以月神神力為源,而夏傾月,則是掌控最根源月神神力的月神帝!的確有理由做到強製乾涉。

“看來,月神帝對手刃雲澈一事,真是執著的很啊。”南溟神帝笑眯眯的道。

月無極帶著雲澈臨近,他們的話語,雲澈全部聽的一清二楚,他抬起頭,看向紫芒繞身的夏傾月,腦中一片混沌“傾月,你……”

“封住他四肢。”夏傾月冷漠出聲“他身上有一顆空幻石,不要給他任何機會。”

月無極應聲,無需動作,壓製在雲澈身上的力量再度強橫數分,讓雲澈全身上下除了頭部之外,無法做出哪怕最輕微的動作。

聽著夏傾月的話語,他的雙目微微失色,完全的不敢相信……他感覺的到,是夏傾月忽然強行奪回了遁月仙宮的控製權,也斷絕了他唯一的希望。

親自將他製住,他還可以告訴自己夏傾月是為了想辦法救他……但為什麼,她要特意將他身上有著一顆空幻石的秘密說出,提醒著在場所有人。

“雲澈,”夏傾月目視東方,瞳眸中映現著那顆湛藍色的星球“在你死之前,本王便送你一份大禮。接下來的畫麵,你可要好好的看,千萬不要錯過任何一個畫麵,否則,可就太可惜了。”

他一直都很喜歡聽夏傾月的聲音,哪怕是刻意的冷漠。但此刻,夏傾月唇間的每一個字,都讓他寒至骨髓,一股無比巨大的不安感也在他全身瘋狂瀰漫“傾月,你……要……做什麼?”

他聲音未落,夏傾月手中之劍輕掠而出。

七尺劍身,卻揮出百丈紫芒……又瞬間轉為萬丈……萬裡……十萬裡……百萬裡……在所有人震驚之中,在雲澈一下子收縮到極致的瞳孔之中,那道紫芒斷滅層層空間,轟在了那顆湛藍的星辰之上。

一瞬,藍極星斷裂成兩半,隨之又完全崩散,化作無數湛藍色的碎片……直至,連那無數如星辰般的碎片,都被爆開的紫芒覆冇……

大地、滄海、山川、生靈……所有的一切,都在紫芒中快速化作徹徹底底的虛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