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1633章 落荒而逃

逆天邪神 第1633章 落荒而逃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5:00:35 來源:zuox

-

冇有了雲澈的“協助”,妖蝶和千葉影兒再次陷入僵持,兩人的力量讓眾界王撐起的結界被衝擊的不斷收縮。

而眾人用鼻孔也能想到,在兩大神主之戰下,皇天界必然已降下了比天災還可怕的厄難。

妖蝶的目標是雲澈,本絕不會允許他人插手。但在千葉影兒遠出預料的實力,與很可能是來自雲澈的詭異乾涉下,她冇有阻止閻三更,卻又一次,看到了她做夢都想不到的畫麵。

雲澈先前兩次避開閻三更的攻擊,顯然是他設下的幌子,為的就是之後的雷霆一劍。這也是他慣用的手段。

而這絕非什麼高明的手段,在有著豐富閱曆的強者眼中更是笑話。但在雲澈的身上,卻從未有過失手。強至神主七級,又有著數萬年玄道閱曆的閻三更,都直接中招。

不是他的手法有多精湛,而是他的玄道氣息太過有欺詐性,可以說是無數倍的超出任何玄者的認知。一隻螻蟻再強壯,也斷不可能讓一頭萬丈凶獸真正生出戒心,更不可能讓其備之以全力。

更何況,是一隻已被完全製住,動彈不得的螻蟻。

但反過來,閻三更哪怕再無準備,再無戒心,也終究是一個七級神主!這等境界,其軀體和護身玄力之強,絕非常人所能想象。

卻被雲澈……一劍貫體!?

轟隆!

一聲巨響,黑霧與黑雲同時炸開,蒼穹彷彿分開一道可怕絕倫的裂痕。千葉影兒纖影一轉,已來到了雲澈身側,魔女妖蝶也冇有再出手,她看著閻三更和雲澈,目光晃動著極少有過的震駭瞳光。

雲澈方纔那一瞬間的玄氣爆發,依舊是七級神君的氣息,但氣息之狂暴,竟像是無數個七級神君同時力量爆發,強盛到了幾乎不啻身為七級神主的閻三更!

更無法相信的是……哪怕雲澈真的能將力量提升到與閻三更相近的層麵,措手不及的閻三更也不該被這麼輕易的一劍貫穿。

妖蝶的目光落在了閻三更身體的創口上,那裡的硃紅光芒刺動著她的眼睛。劫天誅魔劍的影像在她腦海中顯現,無法散去,

摧滅想象的一幕讓皇天闕安靜到可怕,眾人幾乎瞪破了眼珠,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的畫麵。

而閻三更自己似乎已被徹底驚呆,一息……兩息……三息……他竟依舊定格在那裡,呆呆的看著自己心口的空洞。

終於,他嘴唇顫動,發出一絲聲音:“你……”

一個字出口,他全身忽然微微一抖,隨之整個人直直落下,一直落回了下方的結界之中,雙腳深深陷入土地,然後站在那裡,再次一動不動。

“鬼……鬼王前輩?”

相離最近的數個界王試著向前,然後不約而同拿出身上所攜最好的靈藥。雖然身為閻鬼王,基本不可能看得上他們的靈藥,但若能博得丁點好感,都會後用無窮。

但,他們才上前冇幾步,便忽然全部定在了那裡。

天牧一、禍天星等人正要衝過來的身型也定在了那裡,神情恐滯,如見鬼神。

閻三更的玄氣,還有生命氣息正在消逝,而這種逸散絕非傷勢之下的孱弱,而是……如一個忽然破了的氣球,以快到駭人的速度潰散著。

才短短數息,氣息就已變得微弱不堪,然後半跪的軀體如爛泥一般軟軟的癱了下去。

腦袋撞地的一刻,他釋放到最大的瞳孔緩緩縮回,隨之再無動盪。

閻三更的生命氣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哪怕強如妖蝶,也再感知不到一絲一毫。

安靜,無比可怕的安靜。

高空之上,妖蝶的瞳孔在瑟縮。

身為魔女,修煉黑暗玄力,她早已忘記“冷”為何物。但此刻,無數道從未有過的寒氣,在她全身上下瘋狂竄動,每一根.毛髮,都在倒豎中瑟縮。

閻三更……

死……了……

身為九級神主,妖蝶自然可以完勝七級神主的閻三更。但想要殺他,卻是極其之難。

到了神主後期這個領域,想死真的是一件極難的事。

在閻魔界,閻帝之下為閻魔,閻魔之下為閻鬼,而閻三更,是閻鬼之首,在整個閻魔界,無論實力還是地位,皆是僅次於閻帝和閻魔的超然存在。

因而,哪怕妖蝶能夠輕而易舉殺了他,也絕不會敢於下手。

甚至,她都不敢相信,在北神域之中,竟有人能殺……還敢殺了閻魔界的鬼王!

更無法理解,他究竟是怎麼死的!?

以神主之強大,生命力和自愈能力都已遠遠超出了凡靈的領域,縱是斷肢都能完美愈生,被一劍穿體,對一個神主而言完全算不得重傷,致命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但雲澈的一劍之下,閻三更竟然就這麼死了!

灰白的眼珠,完全喪滅的氣息,無不證明著這件根本不可能的事卻是真的……就在他們的眼前。

他身上的傷口,硃紅的印痕在這時終於緩緩消失,而在消失的同時,卻有一縷縷漆黑的霧氣緩緩溢位。

在場之人,皆是終生修煉黑暗玄力,更有眾多神主神君在場,但他們卻無一人感知到這些黑氣的玄道氣息,彷彿,那隻是一縷縷再平凡不過的黑色塵煙。

“這……這是……”

天牧一伸出的手僵在空中,無法收回,無法放下。身為第一界王,八級神主,他無比清楚七級神主是何等概念,他心中的驚駭和難以置信,遠勝他人。

閻鬼王死,這是繼萬年前淨天神帝猝死後,北神域所發生的……最不可思議的事。

“好好的,非要找死。”

寂冷的世界中,響起一個冷淡的聲音,和之前完全一樣的聲音與語調,此時落入耳中,竟如冰針刺骨,讓他們全身發寒。

“北神域的蠢貨還真是多。”雲澈冷嗤一聲:“難道隻能像一窩牲畜一樣,被人永遠關在籠子裡。”

“……”魔女妖蝶緩緩轉眸,她看著雲澈,沉聲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說出口,她才驚覺,自己的聲音竟然帶著無法控製的戰栗。

“閻三更,閻魔界三十六鬼王之首。”千葉影兒慢悠悠的道:“名氣很大,可惜腦子不太好使,活的好好地,非得找死。”

妖蝶的眸光依舊盯著雲澈,殺了閻鬼王的他,眼神竟依舊如先前般幽淡,冇有任何的興奮、得意、囂張、後怕……就和之前敗天孤鵠一樣,平淡的像是信手碾死了一隻蟲蟻!

那可是閻魔界的鬼王!

還是他根本冇有感情?

“他是……怎麼……死的?”妖蝶咬齒,字字艱澀。

雲澈和千葉影兒都冇有回答,隻是眼神都閃過一抹輕蔑,彷彿是在告訴她:你眼睛瞎嗎?當然是一劍捅死。

閻鬼王被人一劍捅死……嗬嗬,多麼荒誕的笑話。

妖蝶冇有再問,她最後看了一眼閻鬼王的屍體,一聲低念:“怪不得……”

她轉身,身上黑蝶起舞,帶著她的身影驟然遠去,轉眼消失在昏沉的天際。

“不留下她?”千葉影兒道:“你可是說過,要讓她後悔的。”

“不必。”雲澈道:“她這一走,我們手裡,也算多了一個‘籌碼’。”

千葉影兒短暫一想,算是明白了雲澈的意思。

雲澈抬起自己的手,掌心之中,一個很小的黑色氣旋在緩慢流轉。劫天誅魔劍將閻三更軀體貫穿的刹那,他的黑暗永劫之力亦隨著劍身猛烈湧入他的體內。

來自魔帝的黑暗玄功,如一頭上古魔神在閻三更體內狂肆暴怒,摧滅著他身上所有的黑暗存在。

五指緩緩收攏,雲澈輕輕吐了一口氣。黑暗永劫能夠製裁一切黑暗,但也僅限於黑暗。如果能對其他神域的玄者如此,該有多好。

妖蝶離開,其態幾乎是落荒而逃。能讓一個魔女受如此之大的震駭與驚駭,普天之下,或許也唯有雲澈這個怪胎。

交戰停止,但護著小半個皇天闕的結界卻冇有就此釋下,一雙雙眼睛在瑟縮中看著雲澈。他們的認知,在今天被徹徹底底碾的粉碎。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天牧一出聲,雙手緊緊攥起,全身緊繃。

一個連閻魔鬼王都敢殺的人,這已不是“瘋子”二字可以形容。

而僅僅一劍讓一個七級神主喪命,天牧一平生第一次全身上下都透著驚悚。

“走吧。”雲澈冇去看任何人一眼,直接轉身準備離開。他會來此,他本是想藉著天君盛會特意搞出個動靜來。但魔女的到場,倒算是個意外之喜。

此時雲澈再說出這兩個字,所有人如獲大赫,紛紛發出連串的吐氣聲,天牧一僵硬的軀體也隨之一鬆,卻再不敢發聲,唯恐任何多餘的舉動會忽然引起他的注意。

先前,他絕不允許兩人活著離開。現在,他隻求他們能馬上離開,再不要出現,連他們的身份,他都不敢去知道。

而殺了閻三更,閻魔界定會對他展開全力追殺。因為那一劍不僅是插在閻三更身上,更是插在閻魔界臉上。

“等等!”

忽然的聲音讓眾人心裡猛一咯噔,恨不能將出聲之人一掌拍死,但看到出言之人,他們又不得不咬牙忍下。

出聲之人赫然是焚孑然,他看著雲澈的背影,道:“你是不是姓雲?”

麵對他的問話,雲澈毫無迴應,快速遠去,分明無視了他的存在。

焚孑然暗暗咬牙,卻是冇敢再問。

這時,雲澈卻忽然停了下來。就在眾人以為他要與焚孑然對話時,他卻緩緩說道:“天孤鵠,這個所謂的鬼王犯我,我賜他死。而你卻還活著,你可知為什麼?”

天孤鵠傷勢頗重,但方纔的一幕幕,他全部完整的看在眼中。聽著雲澈的言語,他艱澀的抬頭,那個已有些遙遠的身影,他此刻仰望,心中唯有自慚與卑微。

自己之前所為,多麼的滑稽可笑……太可笑了。

“前輩……不屑殺我。”天孤鵠道。即使虛弱和暗淡,他的聲音依舊有著一分獨有的清澈。

他稱雲澈為前輩,但做夢都不會想到,雲澈的年齡,尚不及他十分之一。

“嗬!”雲澈輕笑一聲,道:“北神域這個牢籠,有很多人想逃出去,因為這個牢籠對他們來說太難生存。而又有很多人,從未想過逃出去,因為他們實力強大,位居高位,是北神域的主宰,從來不需要擔心‘生存’二字,而是尊享著他人十世都不敢奢望的東西。”

“改變?逃離?這對他們而言,根本就是笑話。尊享著一切,為什麼要冒著危險去改變?他們存世時,北神域還不至於完全消失,至於後世……嗬,又與他們何乾呢?”

“!!”天孤鵠猛的抬頭,本是暗淡的眼瞳瘋了一般的顫抖起來。

“最有能力,最應該抗爭的人,卻從未想過抗爭。倒是難得,出了你這麼一個異類。隻可惜……”雲澈冷冷一笑:“你為之所行,卻是幼稚可笑之極!簡直比……當年的我還要可笑!”

他轉身,目光落在了天孤鵠身上:“仁心?道義?嗬嗬嗬……那是什麼東西?能改變這一切的,唯有置身死地的狠,還有足以鋪滿整個北域的血,懂嗎!”

天孤鵠如遭雷擊,全身劇震。他看著雲澈的眼睛,雙瞳顫抖的越來越劇烈……忽然,他掙紮著爬起,忍著傷口崩裂,竟是重重的跪在了那裡。

“孤鵠,你?”天牧一愕然,所有人都愣住。

砰!

向著雲澈的方向,他的頭顱重重砸地,這一叩,他用儘全力,卻唯獨冇有護身,剛剛封愈的傷口儘皆崩裂,額頭飆血,抬頭之時,臉上除了血痕,竟滿是淚痕:“求前輩……收我為徒。孤鵠……願追隨前輩,做牛做馬……求前輩成全!”

天孤鵠之言,讓天牧一等人大吃一驚,天牧一猛的向前,一把抓住天孤鵠肩膀:“孤鵠,你在胡說什麼!”

他馬上轉身,向雲澈道:“淩雲……前輩,犬子傷勢過重,神誌不清,胡言亂語,還望不要介懷。”

雲澈來自不明、性格怪異狠辣且不論。他剛殺了閻鬼王,接下來必遭閻魔界全力追殺,他豈能允許天孤鵠與他扯上任何關係。

天孤鵠平時從不違背父親之言,但這一次,他雙目卻是牢盯雲澈,聲音嘶啞而決絕:“父王,孩兒這一生,從未如此清醒過。”

天牧一愣住。

天孤鵠此時的眼神,他從未見過。這一刻,他的心中忽然冒出一個悲涼,卻又無比清晰的念想……自己似乎,從未真正瞭解過這個他最驕傲的兒子。

孤鵠……連他這個父王,都排除在外的孤隻。

“拜我為師?”雲澈背過身去:“憑你,還遠不夠資格。但你的命,對我或許會有用。而且這一天……不會太久。”

音猶在耳,但雲澈的身影已遠遠而去,唯留天孤鵠癡癡呆呆的看著上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