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1656章 永暗骨海

逆天邪神 第1656章 永暗骨海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5:00:35 來源:zuox

-

東神域,月神界。

一束月華柔和,如霜雪般映照進來。

寒風輕舞,紗帳層層漣漪間,隱現著一個朦朧若幻的女子身影。

她站在窗前,美眸閉合。長髮、紫裳隨風而舞,平靜之中,卻是一種讓人不敢直視,更不敢有半點褻瀆之唸的遙遠與高貴。

一個少女輕輕的走來,她一身淺黃宮裳,姿容絕世,放在任何星界,都足以成為禍亂之引。

她的腳步輕盈恭謹,螓首也一直微垂,皎潔的月光灑照在少女臉頰和嬌軀上,映著一張如初荷般讓人憐惜成癡的嫩顏,和刹那一瞥便足以久動心絃的曼妙曲線。

少女在殿中停步,盈盈拜下,輕聲道:“主人,瑾月有事稟報。”

月神帝美眸睜開,瞳眸深處,是比以往更深邃了幾分的紫芒:“何事?”

“回主人,剛剛憐月傳來訊息,三十個時辰前隱匿氣息,偽裝離開宙天界的宙天神帝已經歸界,但……他似乎受了不輕的傷。憐月特意探查過他歸界前的小段蹤跡,短短百裡,灑血三十四次,而且……似是心血。”

少女的音色如夜鶯般輕靈悅耳,卻又帶著如她外表般的恬靜典雅。

“……我知道了。”月神帝道:“如此瀝血,氣息定然極為躁亂,且還留下如此顯眼的痕跡。看來,這件事定已有很多人察覺到了。”

“另有一事。”瑾月雪手抬起,掌心是一枚紫色的晶玉:“這是主人前段時間吩咐的東西。”

月神帝並未接過,神識淡淡一掃,道:“很好。將它交給瑤月,並讓她在一年內,找到恰當的時機交給【洛長生】。”

“記得,它隻能落於洛長生之手,不可被其他人知曉,亦不要被他察覺有關我們的任何痕跡。”

“尤其……必須一年之內!”

“是,瑾月這就去做。”瑾月恭敬一禮,盈盈起身。

“瑾月。”月神帝忽然喊住了她。

瑾月連忙回身:“主人有何吩咐。”

“前些時日,我吩咐你毀掉的東西……你確定已經毀掉了嗎?”月神帝淡淡而語,聽不出什麼情感。

瑾月很輕的一怔,垂眸道:“主人吩咐,瑾月不敢怠慢,早已毀去。”

“那就好。”月神帝緩緩閉眸,也隱下那如滄海般深邃的紫芒:“退下吧。”

瑾月轉身,緩步離開……隱隱的,她感覺到月神帝似乎有些疲憊。

回到自己的寢殿,瑾月來到榻前,張開結界,然後從自己的隨身空間中,輕輕捧出一枚小巧的銅鏡。

有些暗淡的金屬光澤,毫無異樣的金屬氣息。這是一枚再普通不過的銅鏡,隻有在下界凡間,纔會有所流行的一種掛飾。

將銅鏡合於掌心,月光微現,以她的力量,氣息隻要稍稍一動,便可將之化為齏粉。

但,在少女微顫的清眸中,手上的月芒終是緩緩散去。

“如果主人真的想毀掉它,就會自己動手,而不會交予他人。”

“萬一,主人將來後悔的話……”

手兒張開,月芒再現,這次,卻是一個小巧溫和的保護結界。

很小心的,她將銅鏡置回到自己的隨身空間。瑾月、瑤月、憐月是夏傾月的憐月和身為月神的瑤月常在外執行任務,瑾月陪伴她時間最長,她很清楚,這枚銅鏡,曾是夏傾月從不離身之物。

————

東神域,宙天神界。

“咳……咳咳……”

宙天神帝手捂心口,血沫不斷的從他口中溢位,卻無法讓他心中的劇痛紓解半分。

當年,他的愛妻唇間含笑,眼角含淚,用最後一絲元氣,親手……顫巍巍的將宙清塵放到了他的懷中,然後永遠離去。身為神帝的他嚎啕大哭,痛徹心扉,他以為,今生再不可能有比這更大的悲痛。

但,此刻心中之痛,還要遠遠勝過當年。

他眼睜睜的看著宙清塵在他麵前慘死,連一點殘屍都冇有留下……是他親手將他帶到了北神域……是他當年的一掌,生生報應在了宙清塵的身上。

如有萬千把毒刃不停地,用最殘忍的方式切裂著他的心臟與靈魂,那種痛苦,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

自責、痛悔、怨恨……更如無數隻魔鬼在瘋狂折磨著他。

“主上……”太宇半跪在他的身邊,亦是老目含淚。

宙虛子平日裡對宙清塵頗為嚴厲,但,守護者們都清楚,他是真正的將宙清塵視若生命。

宙虛子搖頭,過了許久,才終於艱難的出聲:“我冇事……冇事……咳!”

又是一口濃血噴出,落在地上,猩紅刺目,像是一塊被活生生剮下來的心臟。

太宇暗歎一聲,目光凝了凝,忽然道:“主上,我們要不要……”

“不,不……”宙虛子聲音虛弱,卻是緩慢擺手:“不可以衝動,再也不可以衝動……我已經害死了清塵,豈能再因此,讓我宙天承受折損。”

“且……清塵已去,我怎可讓他被陷為魔人的事暴露……讓他清清白白的走吧。”

“我明白。”太宇尊者痛心閉目:“可主上的鬱結若不發泄,我怕……哎。”

“清塵不會枉死的。”

宙虛子雙目無神,但他失力的聲音,卻隱含著畢生都未曾有過的陰暗與低沉。

“預言冇有錯,雲澈……果然是必定禍世的魔鬼。”

“我尚有萬年壽元,餘生……唯有一念。”

“親手為清塵報仇,我定親手……為世除魔!”

這是他這一生,所發下的最決絕的誓言。

如果說,先前他對於雲澈還有著幾分愧疚,那麼現在,便唯有刻入骨髓的恨。

幾日之後,宙天太子宙清塵閉關之時遭玄力反噬,不幸隕落的訊息在東神域傳開。

宙天神界遍地披白,眾界儘皆驚然,猜測無數。

————

北神域,劫魂界。

隨著九魔女、二十七魂靈、三千六百魂侍都在雲澈的手下完成黑暗契合,劫魂界的核心力量已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怕的是,這種變化是悄無聲息的。除非全力交手,否則,他人單從氣息上,根本無從感知。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蛻變造就的成果會越來越大,讓他們逐漸越來越遠的淩駕於曾經同資質、同階層的魔人之上。

但,單憑此想要吞併焚月界或閻魔界,短期內依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長期……亦要至少千年之後。

千年,對神界而言並不長。千年增長到碾壓其他王界,已是堪稱奇蹟的速度。

但雲澈根本等不瞭如此之久。

他定下的“三年”,並非計劃,而是最底線!

在宙虛子麵對殘忍殺死宙清塵,短暫的發泄之後,得來的卻不是一時的釋然,反而是一種持續的煩躁。

歸來劫魂界後的十日,雲澈一直都在靜心之中。

他的恨太大,太深,宙虛子隻是其中一人。

殿門結界一陣扭曲,池嫵仸的身影帶著繚繞的黑霧走了進來。

看了一眼雲澈此時的狀態,池嫵仸笑吟吟的道:“看來恢複的不錯,這幾天,可是害的本後好一陣擔心呢。”

她又酥又媚,還隱隱帶著幾分少女嬌憐的聲音,讓千葉影兒的心湖都有了不小的動盪,她迅速起身,站到了雲澈身邊,冷聲問道:“你來做什麼?”

“這就要問你身邊的男人咯。”池嫵仸眉梢彎翹:“是他喊本後來的。”

“……”千葉影兒頓時無言。

“永暗骨海,是個什麼地方?”雲澈抬眸道。

這是在進入劫魂界前,千葉影兒向他提過的名字,他一直牢記於心。

“哦?”池嫵仸美眸淡淡的瞄了千葉影兒一眼,隨之道:“永暗骨海,位於北神域的正中心,閻魔界之底。為什麼問起這個地方?”

“據說,它是北神域的黑暗源脈?”雲澈問道……不過,當初千葉影兒告訴他這個傳聞時,被他直接否決。

“源脈?”果然,池嫵仸眯眸道:“這種話,彆人會信。但在承載劫天魔帝力量的你耳中,不應該是個笑話麼。”

“北神域每一年,每一息都在消弭,若真的有源脈這種東西,也早就是條死脈了。”

池嫵仸繼續道:“不過,它雖稱不上什麼源脈,卻也的確是北神域黑暗氣息最為密集之地,亦是閻魔界鼎盛至今最重要的原因。”

“它的黑暗氣息,來自何處?”雲澈繼續問。

池嫵仸道:“根據上古記載,當年神族與魔族連年惡戰,每一年都會有大量的魔神隕滅。地位崇高的魔,他們會有自己的遺陵……不過到了今日,這些魔神遺地早都被扒的差不多了。”

神族亦是如此。眾神域所得的神力傳承,除了少部分的意誌遺留,絕大多數都是這麼“扒”來的。

而且直到現在,還有無數的人在神界苦尋那些還未被髮現的“機緣”。

“而那些地位低下,也數量最多的魔,他們的魔屍都丟於一處首發

“神魔之戰的慘烈程度遠超預料,死去的魔越來越多,最終,埋葬魔屍之地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屍海,歲月流轉之下,魔屍最終化為無數魔骨。”

“也就是今日的‘永暗骨海’。”

“也因此,那裡常年囤積著無比濃鬱的陰氣、死氣、怨氣。黑暗氣息之濃鬱,絕非北神域任何其他地方可比。”

說到這裡時,池嫵仸從雲澈的眸中看到了一抹黑暗異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