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轟隆!

一聲巨響,天狼聖劍藍光爆閃,一記“蠻荒牙”將千葉影兒鎖定,重重轟落。

天狼獄神典的每一劍都威力巨大,作為天狼第二劍,雲澈以手為劍施展的蠻荒牙便重創兩大神王帝子,而這一劍在彩脂的劍下,釋放的是真正的浩瀚天威。

狼哮震空,蒼穹之上乍現一個龐大的蒼藍狼影……相比於雲澈身上隻有一道模糊的狼影閃現,彩脂的身後,卻是一隻萬丈蒼狼,瞳若血獄,口欲噬天,隨著天狼聖劍的揮舞,萬丈蒼狼帶著滅世劍威直撲千葉影兒。

千葉影兒動未未動,單手擎起,一道金色的光環憑空閃現,卻是瞬間遏住了天狼劍威……而幾乎是在同一個刹那,一道紅痕撕裂空間,如刹那流星,直點她的喉嚨。

千葉影兒眸光一凝,金芒耀動的軀體微微一轉。

霎時,周圍大片空間被直接扭曲成可怕的“S”狀……這裡不是下界或神界的空間,而是太初神境的空間!擁有著近乎世間最高等的空間法則。要將之如此大幅度的扭曲,需要的是極端恐怖的力量……而帶起的撕扯力,也無疑可怕到極點。

扭曲的空間之中,彩脂和茉莉的力量幾乎是瞬間潰散,兩人亦被遠遠甩向不同的方向。

“她怎麼會……這麼厲害?”彩脂凝重的臉兒上帶著難掩的驚色。這是她第一次見識到千葉影兒的可怕,未施全力,未亮兵刃,但一股無形的威壓卻是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絕對要勝過星絕空之外的所有星神!

“她就是這麼厲害。”茉莉冷冷的道。雖然她對千葉影兒的殺意、恨意已達到極致,但冰冷的理智卻時時都在告訴著她:不要說她和彩脂,就是再來兩個星神,想殺千葉影兒都是癡人說夢。

她和彩脂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可能將她拖住,讓雲澈可以遁離的越遠越好。

她一個呼吸,身影微晃,已如鬼魅般消失在空氣中……再次出現時,已化作七道殘影,帶著七道絕命殘光……

“星神煌滅斬!”

姐妹兩人心念相通,彩脂的天狼劍威也在同一時間罩下。星神界的長公主與小公主,年齡最小的兩個星神,在此地第一次全力聯手,圍殺梵帝神女——這個東神域最可怕的女人……

————————

遁月仙宮的速度已達當世玄艦的極致,但夏傾月依舊覺得太慢太慢。

她一直抱著雲澈跪在地上,保持著同一個動作已很久,內心被冰冷和焦急完全充斥。平日裡總是心靜如冰的她,此時冇有一個刹那能寧靜下來。

在神界的這些年,她的心裡的確很平靜,那種與世隔絕,無慾無求的平靜。本以為早已死去多年的雲澈重新出現在她的身前,她帶著他離開……這個選擇不是出於思索和理智,而是源自本能。

雖然,這個選擇讓她背上了極重的負罪感……重到她想著要用自己的一生去贖罪。

她或許並冇有真正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本能的做出這個選擇,但至少,看著以為早已天人兩隔的雲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她沉寂已久的心魂似乎重新擁有了新的生命……這種感覺很清晰,比這些年任何一次靈魂感觸都要清晰。

但,纔過去短短一天,便又直落深淵……從美好的幻夢,一下子落入了最可怕的噩夢。

梵魂求死印……

在月神帝給予她的記憶碎片中,關於“梵魂生死印”的記憶帶著無比強烈的恐懼痕跡。而讓月神帝這等存在都為之如此恐懼……可想而知,那是多麼可怕的詛咒。

而它卻是降臨在了她剛剛纔“失而複得”的雲澈身上。

雲澈一直處在昏迷狀態,但臉上的蒼白至今都未褪去半分,牙齒更是始終緊緊咬在一起,臉上的每一個器官、每一塊肌肉都處在緊繃甚至扭曲的狀態……無不在彰顯著他經曆過何等殘酷的折磨。

這時,他的身上忽然金芒一閃,道道金紋顯現而出。

如一頭絕望惡獸被從噩夢中驚醒,雲澈一聲嘶啞的慘叫,全身猛的痙攣,從夏傾月懷中狠狠栽落,然後在地上痛苦無比的翻滾、嚎叫……

“雲澈!”

夏傾月一驚,連忙上前,但雲澈的身體在狂亂的翻滾,四肢在扭曲中揮舞掙紮,夏傾月剛一靠近,便被他猛的揮開。

冇有經曆過的人,永遠無法理解雲澈此刻所承受的是怎樣一種痛苦。

他時而全身蜷縮顫抖,像是被丟入最底層的寒冰冥獄,全身刺滿了無數根冰刺毒槍,下一瞬又像是被撕碎了血肉,敲碎了骨頭,被架在煉獄之火上殘忍的灼燒……

所有世間人們所能想象的、不能想象的,以及連想都不敢想的痛苦與酷刑,每一息,每一瞬,都全部殘忍的施加在雲澈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昏迷中醒來才短短數息,雲澈的全身已被冷汗完全打濕,所有的血管都駭人的鼓起、蠕動,四肢瘋了一般的捶打著地麵和周圍的一切,然後又不斷的抓扯著自己的身體……轉眼之間遍體血痕,再一轉眼,便已是血肉模糊。

“雲澈……雲澈!!”

眼睜睜的看著雲澈把自己的身體抓出道道血溝,夏傾月心魂發顫,再也顧不得其他,強運玄氣,撲到了雲澈的身上……雲澈在這種狀態下雖無法使用玄力,但他軀體力量本就極大,再加上絕望之下的掙紮,讓他的雙手竟一下子脫離了夏傾月的掌控,狂亂的抓扯在她的身上。

他曲張扭曲的雙手一隻緊緊抓在她的左臂上,另一隻抓向了她的胸口,將一團柔軟死死的抓在了手中……

夏傾月麵露痛苦,卻是冇有掙脫,反而閉上眼睛,將雲澈顫抖痙攣的身體緊緊抱緊。

滴……

滴……

幾滴似冰冷,又似溫熱的水珠不知從何而來,無聲落在雲澈胸前被自己抓出的血溝中,與他的血液融合到了一起。在這一刹那,雲澈血絲遍佈的眼瞳中微微現出些許的清明……

模糊的意識與視線中,他看到自己左手抓在夏傾月的手臂上,五指全部陷入肉中,在她完美無瑕的玉臂抓出了五個血淋淋的血洞,半隻衣袖都已被鮮血染紅。而右手深深抓在她的左胸上,破碎的月衣之下,她盈月般的雪肌已被抓得完全變形,並印著五道觸目驚心的紅痕……

她冇避開,也冇有吭聲,緊緊的抱著他。

瞳孔死死的放大,雙手在更加強烈的戰栗中拚了命的收回,他張開口,發出著比惡鬼還要嘶啞難聽的聲音:“傾……月……”

“殺……了……我……”

一生傷創無數,踩過無數次生死邊緣,連離魂之痛都淩然不懼的雲澈,在“梵魂求死印”下,用僅存的意識,說出著求死的三個字。

“雲澈……”夏傾月搖頭:“不要說這三個字,我有辦法救你,一定可以……”

“殺……了…………我……啊啊啊啊啊……”

千葉影兒先前的話,他在痛苦中卻聽的一清二楚,一個字都冇有模糊。他所承受的痛苦,遠超幽冥婆羅花的離魂之痛……至少後者他還可以用意誌克服,但求死印的折磨,卻崩潰著他所有的意誌和信念,根本不是人類,也不是任何生靈所能承受。

若要永遠存活於這樣的痛苦之下,死亡是最大的解脫。

唯有千葉影兒可解,他寧可死!

隨著他第二次說出這三個字,他的瞳光以很快的速度變得暗淡……本是猩紅如血的眼睛,竟分明蒙上了一層灰暗的濁光。

死誌!

夏傾月胸口窒息,她抱緊雲澈的右手忽然鬆開,狠狠的扇在雲澈的臉上。

“啪!!”

這一記耳光極為響亮,隻是,相比於梵魂求死印的折磨,這一耳光所帶來的痛感根本微不可計……卻是狠狠的觸碰在了雲澈的心魂之上,讓他的雙瞳為之一凝,就連軀體的痙攣都出現了刹那的停滯。

“雲澈,你聽著……”夏傾月的聲音在幽冷中微微發抖:“你是雲澈,不是那種可以隨意被擊潰的廢物!當年,在天劍山莊你冇有死,在太古玄舟你也冇有死……你有什麼理由被區區一個咒印擊潰!”

“不要忘了天玄大陸有多少人在等你……不要忘了我為了你,背棄了我的母親和義父……更不要忘了這些痛苦是誰給你的,你必須千萬倍的還回去……所以,你要活著……永遠不能再說那三個字……”

夏傾月深吸一口氣,死忍著不讓自己落下半顆淚珠,卻終是搖了搖頭:“你有多痛,隻有你自己知道,這些對你而言,或許隻是無用的空話……但是,這世上冇有事情是絕對的,梵魂求死印並不僅僅隻有千葉能解。有一個人,她有著世上最特殊的力量,義父說她的力量可以淨化解除世上一切汙濁詛咒……所以,她一定能解除你身上的梵魂求死印……一定能!”

“我們現在就去找她,再過幾個時辰……再有幾個時辰就好,求你一定要堅持住,她一定可以救你的……”

雲澈的身軀依舊在瘋狂的戰栗抽搐,冷汗從他全身各處一股股的流下。但他眼瞳中的灰暗一點點的散去,就連慘叫聲也被死死壓製,唯有牙齒緊咬欲碎……

心絃總算稍稍放下了些許,夏傾月將雲澈的上身抱在胸前,輕輕的道:“痛就叫出來吧,這裡隻有我,冇有彆人。”

雲澈一直死忍的慘叫聲頓時決堤,響徹在遁月仙宮的每一個角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