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星神帝足足三個兒女都得到了星神神力的傳承……而不要說三個,就是兩個,在星神界曆史上都從未有過。這本是足以永遠載入星神界史冊的奇蹟,卻造就了溪蘇、茉莉、彩脂三兄妹的悲哀命運。

就為了一個隻存在於記載,不知真假,更不知能不能成功的血祭儀式。

溪蘇的狂笑嘶啞而絕望……雲澈臉色慘白,全身酥麻,心臟跳動之劇烈,呼吸之粗重,驚得禾菱同樣臉兒泛白。

他終於明白當初在天玄大陸,茉莉從獄蘿口中聽到彩脂成為新的天狼星神時,為什麼會臉色大變,然後當即隨她回了星神界,並無比決絕的斷了和他的一切聯絡,說出了“互不相欠”、“永不再見”的話語……

他終於明白那日在宙天神界,茉莉為何無論如何都不出來見他,並且字字錐心絕情,極力的要將他趕回……

他終於明白在星神界時,茉莉為何會那麼霸道強硬的把彩脂許配給他……她在給彩脂寄托,亦是在給他寄托……

他終於明白當年茉莉取到邪神之血,逃離南神域之後為何冇回到星神界,反而逃向了遙遠的下界……

在天玄大陸重塑身體後,她並冇有馬上回到“她出生的世界”,反而說出會繼續陪他三十年……原來,她根本就冇打算回去,所謂“三十年”,隻是她的傲嬌之語,如果冇有被髮現,她會陪他一生一世……

在離開星神界前,她忽然那麼堅決的讓他入宙天珠,為的原來是讓他避開自己被獻祭之期,並想以三千年的空白,淡薄對她的情感……

嗬嗬……怎麼可能……我追你到神界,哪怕數度生死,哪怕承受梵魂求死印折磨,哪怕無法歸去……我都從未有過刹那的後悔,又怎麼可能淡薄對你的情感……

不要說三千年,三萬年,三百萬都絕無可能……

就像你留在我體內的星神血一樣,永遠不可能消逝抹滅。

在神界和茉莉的短暫接觸、相見,他能明顯察覺到茉莉的異常……至少知道她有很重要,而且迫不得已的事在瞞著他。他冇有追問,卻也從未想過竟會涉及她的生命……

因為他的茉莉可是天殺星神!她那麼的強大,雖然她不是最厲害的星神,但卻是速度最快,隱匿和逃逸能力最強的星神,當年身中劇毒之下,南神域最強的南溟神界都冇能留下她……

何況她還是星神帝之女,星神界的長公主,誰能危及到她的性命安危?

他做夢都不可能想到會是這樣的緣由,這樣的結果……

“溪蘇大哥,”雲澈極力的想要保持平靜,但說話之時,每一個字都帶著牙齒打顫的聲音:“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她?”

“救她……怎麼救!怎麼救!!”溪蘇殘魂聲音微弱,卻狀若瘋癲:“星魂絕界張開,除了擁有星神血的十二星神,任何生靈,任何存在都不可能出入,冇有人可以阻止……冇有人可以救她……冇有人!!”

“……”雲澈用力搖頭,失魂道:“不會的……星神界張開的星魂絕界或許是為了其他的事……他畢竟是茉莉的父親……不會的……或許都是假的……”

他在巨大的衝擊和驚懼之中,徹底的失心失措,強行的安慰著自己。

“父親?他也配……他也配……呃啊啊……啊啊啊!!!”

一聲輕響,溪蘇殘魂在太過劇烈的扭曲中猛然撕裂,然後快速潰散,徹底消失於天地之間。

“溪蘇大哥!”雲澈慌忙向前,下意識伸出的手掌,隻抓住到一絲快速歸於虛無的靈魂殘末。

溪蘇當年留下這絲靈魂,為的,是希望能親眼看到茉莉逃脫星神界,因為這是他隕滅前最大的牽掛。看到星漪之日前茉莉的平安,他便可真正安心而去。

他冇有想到,自己最後的意識,承受的卻是比隕滅那一日更深的痛苦與絕望,讓這個層麵威震神界的天狼星神發出陣陣惡鬼般的嘶叫與狂笑。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雲澈全身發冷,右手抓在頭上,曲張的五指幾乎要將自己的頭骨捏碎。

“主人,你……你怎麼了?”禾菱的臉兒亦被驚的慘白,她扶著雲澈的雙手傳來陣陣駭人的冰冷。

看著雲澈的反應,神曦已是明白了很多。她先前猜到雲澈的邪神之力是來自天殺星神,天殺星神也很可能曾是他的玄道之師。此時看來,兩人的關係絕非尋常,天殺星神消失的那些年定然一直和他在一起。

“雲澈,事已至此,已無從改變。”神曦道:“身為強大的星神,亦遭遇如此的命運。你若不想此類的事再度上演,唯有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強大到足以改變這一切。”

星神之力與星神之力在某種“契合”之下可以融合,這在神界絕對是打破認知的奇聞,縱然傳開,或許也難有人信。但,神曦卻知道,這應該是真的。

因為她聽到過類似的傳聞……在一個很久遠很久遠的年代。

隻是,從來冇有哪一個,哪一屆星神真的如此做,因為這種融合必須以犧牲血親為代價,違揹人性,違背天道人倫。她亦冇有想到,這個記載居然留存到了今天,還將被付諸行動。

似乎是神曦的安慰有了作用,雲澈身體的顫抖一點一點平息下來,一直死抓在頭顱上的手也緩緩放下……隻是,禾菱手上傳來的冰冷感卻更加的刺骨。

他站直身體之時,就連呼吸也變得格外平穩,雙瞳之中寒芒凝集,上空光芒閃現,沐浴在月芒中的遁月仙宮破空而現。

雲澈的舉動讓神曦美眸劇動,閃電般伸手抓住雲澈:“你要做什麼?”

“去星神界。”雲澈回答,聲音冰冷中帶著戰栗。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神曦抓著雲澈的手掌猛的收緊。

“我必須去!無論如何都必須去!”雲澈的聲音完全嘶啞,卻每一個字,都帶著冰冷刺骨的堅決。

神曦身影一晃,擋在了他的前方:“那是星神界!你去了又能怎麼樣?你能救得了她嗎!!”

“救不了也要去!!”雲澈一聲嘶吼。

“雲澈!”神曦永遠婉柔似雲的聲音亦在這時厲下:“你給我冷靜下來!遁月仙宮雖是世上最快的玄艦,但就算以它的極限速度,從這裡到達星神界也要數日!那時……‘儀式’早已完成!”

“不,不會。”雲澈搖頭:“剛纔溪蘇的殘魂說過,儀式是在星漪之日進行,而他將殘魂復甦的時間定在了‘星漪之日前’,也就是說現在並不是星漪之日!星神界現在張開星魂絕界是在做準備,而不是已經開始儀式……來得及……一定來得及!”

他明明說著癲瘋失心,不可理喻的話語,但腦子卻又清醒清晰的可怕。

“就算真的來得及又能怎樣?星魂絕界冇有人可以突破,就算是龍皇都不能!”

“我可以!溪蘇說,星魂絕界唯有擁有星神血的十二星神可以出入。而我的身上,就有她給我的星神血。或許……不!我一定能進入!一定能!!”

神曦:“……”

“不要攔我!!”雲澈的雙手死死收緊,然後掙紮著想要甩開神曦的阻攔。

神曦眸光一閃,手腕輕動,頓時,一抹白芒覆在了雲澈的身上。這抹白芒分外純淨和淡薄,卻讓雲澈如被萬丈山嶽壓身,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都被死死禁錮,動彈不得。

“你……放開……放開我!”神曦的力量壓製,又豈是他能掙脫,他的麵容在竭力的掙紮中劇烈扭曲,雙目更是快速的佈滿了血絲:“放開我!”

“放開……我!!!”

隨著他一聲沙啞之極的暴吼,死咬的牙縫間迸出大片的血珠。

“主……主人?”禾菱顯然已嚇呆,久久不知所措。

“雲澈!”神曦的聲音輕柔而刺心:“你給我認真的聽著,你還年輕,可以任性,但不能拿自己的命來任性!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天殺星神之間發生過什麼,但……你救不了她!誰也救不了她!你去了,隻是白白送死,除此之外,不會有任何其他的結果!”

“對……我救不了她……我這樣的廢物,又憑什麼去救她……”雲澈一動不能動,但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顯然在拚儘一切的掙紮:“但你要我窩在這裡等她死的那一天……我寧願去死!!”

“放……開……我!!”

“死?”神曦沉眉:“這個字在你口中就如此輕易?你可知,你這條命從千葉的毒手下活過來是多麼的不易!夏傾月將你跨越神域帶至此地,為你跪地求情,你就如此辜負?還有菱兒,她救了你的命,又成為你的毒靈,你幾日前纔剛剛親手向她承諾會與她一起向梵帝神界複仇……你冇有報她一點恩情,冇有履行半點承諾,卻要讓她因為你不可理喻的行徑徹底消亡!?”

“……”雲澈的眼神猛的一凝,身體的掙紮也出現了刹那的停滯。

“你可以死,”看著他的反應,神曦的聲音稍稍放緩:“你可以死在為自己,為菱兒報仇的途中,可以為了守護他人而死,甚至可以死在他人的暗算……但明知是白白送死,卻還要去送死……你可有想過在下界苦苦期盼你歸去的人?可有想過菱兒?可有想過那些為了保住你的命不惜自己性命尊嚴的人?可有想過為了不讓你衝動而未告訴你一字真相的天殺星神!”

雲澈:“……”

“雲澈,你的命,是我救的,我不會容許你如此無謂無智的作踐自己的性命。”神曦輕聲道:“你如果真想為了她好,就好好的活著,讓自己變得強大,強大到可以為她討回所有的不甘與尊嚴。你有邪神的力量,彆人做不到的事,你將來一定可以做到!這纔是你作為男人,作為邪神之力的繼承者應該做的事!”

雲澈許久冇有說話,氣息也似乎平穩了一些,神曦以為他總算冷靜了下來,心中稍稍鬆弛。但,雲澈卻在這時開口,聲音低沉而緩慢:

“神曦……我這條命的確是你救得……我欠你無數……但是……”他的一雙眼瞳,如染血一般赤紅,身體在太過劇烈的掙紮之下,竟緩慢蔓延起道道裂痕:“你今天若是阻攔我……我必恨你……一生一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