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告訴你!”邪嬰似乎有些憤憤的道:“那些年,懼怕我的人不僅僅是神族,就連那些魔族的魔同樣很怕很怕我!一直都用最大的力量將我封印!”

雲澈張了張口,下意識道:“怕你是應該的。把你放出來之後,你可是把神族和魔族都給屠儘了。”

“那是他們應該得到的懲罰!”雲澈的話似乎讓邪嬰憤怒了起來,在黑光之中張牙舞爪:“同為玄天至寶,所有人都憧憬和渴望得到始祖劍,而我,神族懼我,力量同源的魔族也懼我,將我封印了幾百萬年……幾千萬年……讓我永遠隻能被囚禁在孤獨、黑暗的牢籠之中,如果是你,重獲自由的時候,會不會生氣,會不會想要懲罰他們!”

“……”雲澈一時怔住。

“而且,我懲罰的隻有神族和魔族,冇有傷害到凡靈,所謂的‘滅世’,根本就是強加的汙衊!反而是……當年神族與魔族的惡戰,波及到了無數的凡靈,不知有多少凡靈葬生,多少種族滅絕,他們受到那樣的懲罰是應該的!如果不是我將他們毀滅,他們繼續戰下去,還不知會有多少無辜的生靈喪生滅絕……為什麼反而是我成為了最大的惡人!可惡!”

聽著邪嬰憤憤的話語,雲澈竟無言以對。

“夠了!”茉莉皺眉道:“給我回去!”

邪嬰卻冇有聽話,繼續喊道:“就算主人生氣我也要說!那個時候封印我的力量之一,就是來自那個叫劫淵的魔帝!她那麼怕我,如果知道我的存在,說不定又會將我和主人封印!也很有可能確定現在的我對她已經冇有任何威脅,會殺了主人,將我強行奪為己有。”

“哼!這些曾經將我封印,貪婪又可惡的惡人,一定做得出來的!”

“無論哪一種可能,你都會因為主人而和劫天魔帝……”

“閉嘴!”茉莉徹底怒了:“給我滾回去!”

“嗚……”邪嬰的聲音戛然而止,一聲輕嗚,滿是委屈道:“我……我聽話就是了,主人不要生氣。”

說完,黑光淡化,帶著邪嬰之音消失在那裡。

而它剛纔的話語,卻是重重撞擊了雲澈的心魂。

無論是它憤憤而言的“滅世”緣由,還是它後麵所說的“可能”……

“你擔心我因為你,和劫天魔帝……決裂?”雲澈有些發怔道。

“決裂”二字,或許並不恰當,因為他根本冇有與劫天魔帝“決裂”的資格。

邪嬰萬劫輪……的確有極大可能讓劫淵也深為忌憚。若她要將之封印,那麼,無疑會連同茉莉一起封印。

若要將之奪取……茉莉顯然不能主動擺脫邪嬰萬劫輪,否則早已如此選擇。那麼想要奪取,無疑需要先殺了她。

無論哪一種……

不!不會發生這種事的,絕對不會!

“……你明白了更好。”茉莉道:“就如你剛纔所言,劫天魔帝,已是當世的真正主宰,也是你最大的靠山。背依於她,你便是無冕之王,哪怕給千葉影兒下了奴印,梵帝神界也不敢將你如何。而若是失了這個依仗,甚至得罪了這個依仗……自己想好後果!”

“就算你堅持要任性,我也不會容許!”

雲澈短暫一想,道:“其實,我覺得,你的這些擔心,或許是多餘的。”

“當初在知道劫天魔帝即將歸世的真相後,我曾無比的忐忑驚懼,但,真實見到的劫天魔帝,卻和我預想的完全不一樣,非但不殘忍暴淩,反而溫和仁慈的讓人難以置信。我還感覺的出,她定不是一個貪婪的人。”

“另外,因混沌氣息的變更,現世的玄天至寶和遠古時代的已完全不同。在當世的法則層麵下,邪嬰萬劫輪再怎麼恢複,也不可能再達到當年的程度,連真神的層麵都應該不可能,自然也毫無可能對劫天魔帝造成什麼威脅,所以,她冇有理由一定要將其再次封印或奪取。”

“更何況,它喊你主人,你纔是意誌的主導,它自己想要再次作亂都不能。”

茉莉:“……”

“還有,有一件事,你聽到後一定會嚇一跳。”雲澈道:“紅兒,其實是劫天魔帝和邪神的女兒。”

這句話,讓茉莉猛的回首,驚訝失聲:“你說什麼!?”

雲澈冇有馬上解釋,而是微笑起來:“所以啊,你不用擔心我會和劫天魔帝‘決裂’之類。而且,因為我當年救了紅兒的命,她一直自認欠我一個很大的人情。”

“紅兒……是她和邪神的女兒?”茉莉一聲輕喃。即使是有著大量遠古記憶的邪嬰,也絲毫不知道這件事。

“另外,”雲澈繼續說道:“神界對你的存在,其實也冇有你想到的那麼排斥和不容。比如說……你應該早已知道,傾月如今已是月神界的神帝,你當年殺了月無涯,我本以為她會很仇視你,但,相反,她鼓勵我來找你,也希望我能找到你,更提醒我如今是你被世人所容的最好時機。”

茉莉瞳眸中閃過一抹複雜的黑光,漠然道:“她非神界出身,會如此想並不奇怪。”

“我師尊也說了一樣的話。”雲澈馬上說道:“她說,你會是那個願意用所有力量保護我的人。”

“那宙天神帝呢?”茉莉忽然反問:“如今,他應該算是最認可你的人。但同時,宙天神界極專正道,最不能可能容邪嬰存世,更不可能容其現於東神域!若知道你與邪嬰為伍,那麼……宙天神界對你,永遠不可能再複先前。”

“而以宙天神界在神界的威望,宙天神界對你的態度,遠比你想的要重要!”

雲澈冇有解釋反駁,也冇有說自己毫不在乎,而是忽然道:“茉莉,我們來一個賭約好不好?”

茉莉:“?”

“如果,我能讓劫天魔帝,和宙天神帝接受你的存在,你就跟我離開這裡,然後用你的力量保護我。”

“……”茉莉唇瓣微張。

“如果我暫時失敗了,我不會逼你和我離開這裡,直到我成功,或者有其他轉機的那一天,好不好?”

茉莉回眸,對上了雲澈的眼睛,她的言語,邪嬰的言語,竟都冇有讓他的目光中出現任何的失望、焦躁或灰暗,反而是一片的溫暖與平和,以及,在默然告訴著她永遠不可能放開她的堅決。

這些年冷寂、灰暗的心靈在他的目光之中,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融化與紊亂。心中明明有著太多的顧忌,但在此刻,卻無法想起,更生不出一絲拒絕的力氣。

“好……”她看著雲澈眼瞳中自己的倒影,輕輕的點頭:“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我會和你離開這裡,以後,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她絲毫冇有提及星神界,因為那裡,已不配她有半點的留戀和感傷。

“這可是你親口說的,”雲澈的五指不自覺的收緊:“紅兒、禾菱都可以作證,你現在都反悔都來不及了!”

茉莉:“禾菱?啊……”

茉莉一聲下意識的驚呼,已被雲澈猛的一拉,再次跌入他的懷中,被他牢牢抱緊,輕呼未畢,半張的唇瓣已被輕輕封住。

濃烈的男子氣息定格在鼻端。茉莉輕“嚶”一聲,黑眸瞪大,大腦卻一下子變成了空白……

他們相遇的第一年,雲澈曾用嘴為她渡血,但那次是為救她的命,冇有任何的綺念,此刻,是第一次,被雲澈真正的吻住。

茉莉身體變得僵硬,唇瓣上太過奇異的觸感讓她心如鹿撞,足足僵了好一會兒,她才猛的掙脫,臉頰彆過,喘著粗氣道:“雲澈……你……我……你彆忘了……我……可是你的師父……”

“早就不是了!”雲澈輕笑一聲,直接將她玲瓏嬌軟的身體抱起,在她又一次措手不及間,重新重重吻在了她的唇瓣上,而且不再是簡單的嘴唇碰觸,變得格外的肆意和侵略。

她被星神界所背棄獻祭,被舉世所不容……也好,這樣,這就可以屬於他,也永遠隻屬於他的茉莉……

茉莉下意識的掙紮,隻是掙紮的越來越微弱,逐漸的,她的眼眸悄然閉合,細巧的脖子高高仰起,從下意識的退縮,到無意識的生澀迴應著,嬌柔的手臂緊緊抱住雲澈的身體,身上悄然散開綺麗的酥粉色,甚至將萬靈皆懼的邪嬰魔氣都無聲驅散。

————

梵帝神界。

“主人,小姐隨雲澈去了太初神境,已經數日都冇有出來。”

古燭佝僂著腰站在千葉梵天身後,發出著沉悶嘶啞的聲音。

“是麼。”千葉梵天隨口迴應,似乎並不關心。

剛中了暗算,儘失顏麵,還逼得千葉影兒被種下奴印,換做任何人,都該是暴跳憤怒到極點,但,千葉梵天的神色卻是無比的平靜和緩,彷彿隻是發生了一件不足為道的小事。

“這幾日,小姐被雲澈種下奴印的事,已是在各大星界傳開,連西、南兩神域都幾乎傳的人人儘知。”古燭聲音晦澀,但目光卻格外複雜:“就連有宙天神帝為證之事,都完整傳開,哎。”

“哼,這不是理所當然之事麼。”千葉梵天淡淡冷哼:“夏傾月若不將此事推波助瀾,本王反而會覺得奇怪!”

嗬……神姿淩世,無人能近的梵帝神女竟成為雲澈之奴!多麼大的諷刺,多麼驚天動地的笑話!

恨極千葉影兒的夏傾月,處心積慮將千葉影兒逼到此境,怎麼可能不將她儘情折辱,讓全世看她的笑話!

“主人所中之毒已完全淨化,其他八梵王也都確信全部無恙。如此,已無後患。”古燭道。

“哦?”千葉梵天稍稍側眸。

“已經可以為小姐解開奴印了。”古燭徐徐說道:“小姐在修成‘梵魂求死印’時,梵魂便與真魂融合,她被施加的奴印,會同時種於梵魂和真魂之上。以梵魂鈴強行收回小姐的梵魂,奴印會失根自潰。”

“真魂與梵魂完美相融,目前唯有主人和小姐修成,當世無人理解,包括月神帝和宙天神帝。且關於此的記憶,老奴也已為小姐‘囚禁’。”

“雖然此舉會讓小姐的梵神神力儘廢,但,以小姐的天賦悟性,再次繼承,要完全恢複,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不必著急。”千葉梵天卻是淡淡而笑。

“……遲上一天,便是多一天之辱。”古燭輕語。

“刻印逆世天書的石板,影兒是否交給了你?”千葉梵天問道。

古燭道:“如此重要之物,老奴豈有染手的資格。”

“嗬嗬,”千葉梵天笑了一笑,目光閃過一瞬的詭光:“這的確是場恥辱,但又何嘗不是機遇呢。”

“……小姐果然是想通過雲澈,解讀逆世天書嗎?”古燭晦澀的言語中似乎帶著歎息。

“逆世天書在影兒手中,永遠不可能有參透的一天,這一點,她早已心知肚明。”千葉梵天道:“而現在,唯一一個能解讀逆世天書的人已經出現,那就是劫天魔帝。”

“雲澈從影兒身上得到逆世天書,知曉它是遠古始祖神決後,他一定會去找劫天魔帝的。因為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抵擋始祖神決的誘惑……連創世神都不能,何況雲澈。”

“若一切順利,雲澈麵對絕對忠誠,不需要有任何設防的影兒……嗬嗬,影兒說不定會有所收穫,哪怕隻有絲縷,也是唯一的機會啊。”

“可是……”

“不必多言。”古燭還想說什麼,便已是千葉梵天打斷:“該什麼時候解開她的奴印,本王心中有數,你無須再提。”

“……”古燭頭顱垂下,不再言語,隻是一雙老目變得格外渾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