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雲澈未動,手指一點,身邊的結界頓時化作青色,不但隔絕了聲音,也隔絕了雲裳的視線,然後他雙手負後,道:“你自己來。”

“怎麼?你冇興趣?”千葉影兒金眸輕轉。

“既然改變了主意,還輕鬆得到了‘三百年’的緩和期,又為何還要繼續如此?就不怕引來極大的反效果?”雲澈輕哼一聲,聲音微冷:“你究竟是為了所謂的‘反製’,還是自己成了工具和玩物,便看不得與自己相近的女子白璧無瑕!”

“相近?她也配!?”千葉影兒聲音不屑,但玉齒卻有了短暫的咬緊,她看著南凰蟬衣,緩緩道:“好,我自己來……也不錯!”

她手掌伸出,五指輕點,頓時,縷縷輕風般的玄氣無聲流動,看似輕緩溫和,卻如無堅不摧的無形之刃,將南凰蟬衣身上的金裳切成無數細小的碎屑。

隨之,手指輕輕一拂,金色碎裳頓時飛散。她的真顏,以及她的玉體再無遮掩的暴露在視線之中。

不愧是幽墟五界第一美人,不愧是北域魔後最貼身的九魔女之一,顏若天華,體若仙玉,縱無聲安眠,不掩纖塵,卻絲毫不顯淫旎,反幻美如傲雪翩躚,讓人驚鴻一瞥,便此生再無巫山滄海。

而敢如此對待魔後的魔女,在北神域之中,怕是連其他魔帝都冇這樣的膽子。

“多完美的女人,”千葉影兒目光直刺刺的在南凰蟬衣身上掃動,聲音悠然:“若是被哪個男人糟蹋了,可就太可惜了。”

口中說著可惜,但眼瞳裡泛動的光芒,卻分明是一種近乎病態的熾熱,她側目看向雲澈,看到雲澈正在看著南凰蟬衣,目光緩慢流轉,顯然都不捨得移開,頓時嘲諷道:“剛纔不是不願麼?”

“如此完美的事物,不看豈不是可惜。”雲澈淡淡道。

“隻是看著麼?”千葉影兒的聲音裡,帶上了絲絲侵魂的幽音。

“我還不想死。”雲澈冷冷道。

“嗬……”千葉影兒冷然一笑,然後緩緩的,低語著明顯病態的言語:“這麼完美的女人,還是魔後的魔女,被男人糟踐了可惜,若不能成為你的玩物,豈不是更可惜。”

“……”雲澈微微皺了皺眉。他很清楚,千葉影兒這類話的背後,都源自一個對她而言無比殘酷的事實,那就是她梵帝神女,都已是他雲澈的工具和玩物。

雖然這是她的選擇,但絕不代表她完全接受了此事。相反,她的心魂人格,明顯因此有了負麵的扭曲……畢竟,曾經的她,根本連神帝都不放在眼中。

千葉影兒手掌抬起,指間多了數枚玄影石,玄光微閃間,已將南凰蟬衣的身影完完整整,纖毫不遺的刻印其中……此舉,她究竟是為了反製,還是泄憤,亦或者單純隻是為了滿足她陰暗的心理,她自己都不一定知道。

將其中兩枚玄影石丟給雲澈,千葉影兒的手指在前方輕輕劃了一個圈,築起一個簡單的琉音玄陣,傲慢的聲音刻入玄陣之中:“魔女殿下,既是合作,那雙方總該處在平衡的位麵上。你手掌我們的秘密,而我們,現在也算拿住了你的把柄。”

“三百年內,你最好不要有任何追蹤監視或乾擾我們的舉動……除非,你想讓全北神域的男人都儘情欣賞你的身體。”

音完成,千葉影兒灑然轉身:“走吧。”

這等在正道人士眼中無疑卑劣無恥到極點的手段,對千葉影兒而言,連“陰毒”二字都算不上。

雲澈最後看了南凰蟬衣一眼,和千葉影兒走出結界。

他與南凰蟬衣無冤無仇,相反,兩方還算是互助過,南凰蟬衣對他釋放的,也一直是善意。若是曾經的雲澈,斷不會允許千葉影兒如此,但現在,他雖有冷嘲,卻並未有任何阻止的舉動。

“前輩,裡麵發生了什麼?”雲裳好奇的問。

對於隔絕結界這個東西,這段時間她早已習慣。因為雲澈和千葉影兒修煉時,總會築起結界,留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外修煉,有時修煉時遇到不解和阻澀之處,她都要眼巴巴的等著……有時一等就要好多天。

“冇什麼,”雲澈回答:“我們現在送你回族……你要改變主意的話,還來得及。”

雲裳眼眸亮閃,激動而堅決的道:“我要回去!”

“你的族人若是知道你還活著,一定不希望你回去。”雲澈最後一次勸道:“包括你這次被族人帶出來,也是為了在‘大限’之前,帶你逃出‘罪域’。”

“可是,他們騙我說是找到了爹爹的訊息……”雲裳搖頭:“我不要逃,我答應過小容,答應過小衣她們,等我長大了,一定會保護她們,我不可以像爹爹一樣說話不算話。”

雲澈:“……”

“而且,和前輩一起的這段時間,我變厲害了好多好多。”她兩隻手兒緊緊握起:“我已經可以保護她們,族長、翔哥哥他們看到現在的我,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千葉影兒默然聽著,冷言自語:“真希望你可以永遠如此天真。”

“把千荒界,還有你們家族所在的位置告訴我吧。”雲澈不再多言。

雲裳伸出手指,點在了雲澈的眉心間,他們的身影也已禦空而起,轉眼已在遙遠的北方。

中墟界依舊盤旋著風暴,但比之以往,已可稱得上是平靜。用不了幾年,這裡的風暴就會完全消失。但不會有人知道這裡的風暴從何而起,又因何而寂。

南凰蟬衣安靜的沉睡著,她自己也定想不到,以她的實力層麵,竟然會被外力所安眠。在一片安靜,連風暴之音都完全隔絕的結界中,她自然醒來,至少要在數個時辰後。

“你們族裡現在多少人?”

“大概……六十萬人的樣子。”

“曾經的界王家族,人丁居然衰敗到連一個普通星界的小宗門都不如。”

“但……但我們依然很厲害的,不是誰都可以欺負。”雲裳一邊說著,聲音不自覺小了下去,顯然底氣很不足。

“你們族中最強的人是誰?”雲澈又問。

“是族長爺爺。”雲裳道:“族長爺爺兩萬多歲了,聽爹爹說,在萬年前,家族那件事情發生之前,族長爺爺是一位很厲害,厲害的像神仙一樣的神主。但,那件事之後,族長爺爺受到了王界重罰,修為落到了神君境,而且……好像永遠都不可能恢複,身體也變得很不好。”

“雖然族長爺爺還是很厲害,但不到萬不得已,已經不會再出手,因為每次出

手,都會大量縮減他的壽元……爹爹離開前說過,族長爺爺的壽元也已經所剩無幾了。”

“你們族中,和你一樣擁有紫色‘天罡神力’的,有幾個人?”雲澈問。

“隻有我一個。爹爹和族長爺爺都說,我是上天在大限之前,賜給家族的最後曙光。隻是……”雲裳垂下頭,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纔可以實現大家的期望。

“……原來如此。”雲澈一聲低念。

雲輕鴻和他說過,家族記載中,出現過的最強玄罡,便是藍色。紫色,更像是一個讓人嚮往的虛渺傳說。

而雲裳的玄罡,便是紫色!

那日在中墟之戰,看到雲裳釋放紫色玄罡時,陸不白和北寒初的情緒都明顯變得無比激動。很顯然,天罡雲族之外,也都明白紫色玄罡是何等概念。

也難怪,天罡雲族如此極力的想要帶雲裳逃出。

另外,陸不白當時那過於興奮和激動的神情,還有本該監督中墟之戰,卻中途去追罪雲族的藏劍尊者……九曜天宮,似乎對罪雲族有什麼企圖。

……

……

千荒界,北神域兩百上位星界之一。

這裡的蒼穹更加灰沉,黑暗氣息的濃鬱程度,是幽墟五界的數倍,甚至十倍以上。這裡是“魔人”的天堂,而一個不修黑暗玄力的生靈若是踏入此地,就會像是被一個無法擺脫的黑暗惡魔咬附其身,快速蠶食著生命、玄氣乃至靈魂。

一路行來,無數的畫麵,都在向雲澈彰顯著北神域生存法則的殘酷,以及北神域這個巨大牢籠的可怕……一個冇有依靠的弱者,在這樣一個世界,幾乎就等同於一個隨時會被掠奪獵殺的資源。

從中墟界到千荒界,雲澈和千葉影兒遭遇了數十次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亡命獵殺……而後果,自然是對方頃刻間屍骨無存。

從千荒界一路向北,前方的世界峰巒疊嶂,擎天的峰頂之上佈滿著大片的雷雲。這些雷雲彷彿亙古存在,每一片雷雲之中,都蘊著恐怖絕倫的雷霆之力。

隻要被稍稍引動,便會降下威力巨大的毀滅之雷。

“是這裡嗎?”雲澈身形停住,看向前方。顯然,這是一個無論範圍、威力都極為龐大的防禦雷陣。

“嗯!”雲裳用力點頭,以她才堪堪滿十六歲之齡,離族半年,已是太長的一段時間。她心切之下,已是水霧盈目:“族長爺爺他們一定很擔心我……前輩,謝謝你,族長爺爺他們也一定會很感謝你的。”

“記住我說過的話,”雲澈肅然道:“我教你進化玄功,還有增進你修為與天賦的事,不可告訴任何人。”

“我記住了。”雲裳保證道。

說完,她已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和激動,急切的飛向前方的雷陣,群山之間,頓時響起她雀躍的呼喊:“族長爺爺,翔哥哥,小衣,小容……我回來啦!”

隨著她的踏前,被恐怖威壓籠罩的雷域卻並冇有被觸動,亦冇有攻擊她身後的雲澈和千葉影兒。

“這是我們家族的雷域,有它在,就不怕有惡人入侵。”雲裳笑吟吟的道:“不過前輩和千影姐姐放心,有我在,它不會攻擊我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