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浩蕩前來,卻連一場交鋒都冇有發生,便已結束。

蒼雪冰麟獸帶領著玄獸浩浩蕩蕩的離去,在得到沐冰雲的首肯時,它千恩萬謝,感激涕零,恨不能當場把腦袋給叩破。

在退出一段距離後,蒼雪冰麟獸忽然加速,幾乎是連滾打趴的逃竄而去,唯恐沐冰雲後悔。再冇有哪怕丁點玄獸霸主的雄姿,唯有那大到那讓它意誌數度崩潰,足以讓它一生都再不敢造反的深深恐懼。

“此行竟是無驚無險,兵不血刃。”沐坦之開懷道,和所有人一樣,他心中的壓抑完全消散無蹤。

沐冰雲卻依舊遙望著遠方,低語道:“到底是誰……”

她問及蒼雪冰麟獸到底是誰逼它如此,蒼雪冰麟獸拚命否認時所露出的極度惶恐,她看的清清楚楚。

能讓一個神君玄獸露出那般的姿態,很可能是遭遇了神主層麵的淩壓。

而且是手段應該極為殘酷,簡直是活生生將蒼雪冰麟獸嚇破了膽。

“兩個可能,”沐坦之道:“其一,是月神界。”

沐冰雲冰眸瞬間凝寒,冷聲道:“不會。月神帝公開宣稱吟雪界對她有恩,任何人不得遷怒吟雪界,為的不過是標榜她不是個忘恩負義之人……嗬,她若是派人做的此事,定巴不得全東神域都知道。”

“那就是炎神界王了。”沐坦之瞥了一眼沐冰雲的神色,輕輕歎了一聲。

炎神界王火破雲鐘情沐妃雪的事,很早之前便是兩界皆知。其實,隻要沐妃雪一句話,以炎神界王的強大實力,哪怕北域、南域的玄獸霸主同時造反,他都可輕易鎮壓。

但,人情這種東西,終究是要還的。而且,炎神界王希望他們還的東西……誰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所以,無論哪一種,都並不是沐冰雲想要聽到的答案。

“回宗。”

低念一聲,沐冰雲禦空而起,轉身飛離。

這場極大規模的玄獸叛亂,以比預期好了無數倍的結果收場,但沐冰雲心間並不輕鬆。

玄獸大軍退回領地,冰凰神宗的人也儘皆離去。

無儘雪域再次變得安靜。

遙遠的上空,某個誰都未曾看去的空間,忽然掠起了一瞬微弱的淺藍冰芒,如星辰的刹那閃爍,轉瞬消逝,冇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

池嫵仸離開。

閻帝為首,閻魔在後,客客氣氣的將池嫵仸送出閻魔帝域,懵然的看著她離去。

帝殿之中,雲澈雙目閉合,靜立了許久許久。

之前,他的氣息已連接永暗骨海的黑暗陰氣,閻一閻三的氣場將池嫵仸壓製,殿外有閻帝和數個閻魔蓄勢待發……他手指池嫵仸,傲然的問她該如何破局。

毫無疑問,這場他和池嫵仸的“交鋒”,池嫵仸不但成功破局,反而是他……一敗塗地。

甚至在失而複得的“師尊”麵前心緒崩潰。

的確,世上再冇有比失而複得更美好的事。尤其,當初失去一切時有多痛苦絕望,這份失而複得便會有多麼的撞擊心魂。

雖然,隻是殘缺,而且有些夢幻離奇的失而複得。

靜立了很久,雲澈的神色已是恢複平日裡的漠然,心緒冷靜下來之後,卻是更深的茫然。

那些年,她的確是他的師尊……這一點,他已並不懷疑。

但,他的師尊,軀體是完整的沐玄音,意誌上,也是沐玄音為主導。

而池嫵仸……她更為重要,更為完整的身份,是北域魔後。

“禾菱……”他有些失魂的問道:“我真的可以將她……繼續當做師尊嗎?”

“我……我不知道。”雲澈無法回答的事,禾菱更無法回答。尤其,雲澈和師尊朝夕相處的那些年,禾菱都並不在雲澈的身邊,冇有見證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那段時間。

“她說的那些話,會是真的嗎?”雲澈又問,眼神飄渺,盤旋在心中的感覺,除了迷茫,還有一種深深的患得患失。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辜負你。所有欺你、傷你、負你的人,無論是誰,我都會讓他付出千倍萬倍的代價。”

“所有你想要、所有世間最美好的東西,就算是強奪,我也要全部給予你,補償你……”

這些在他耳邊輕訴的話語,此時回想,換做任何人,都定然無法相信這竟是出自池嫵仸之口。

就像是母親對孩子無原則的溺愛,又像是女子對男子無底線的癡戀……而無論哪一種,都不該出現在池嫵仸身上。

因為她是魔淩北域,封帝劫魂,世所驚懼的北域魔後!

“我不知道。”禾菱依舊弱弱的搖頭,然後又輕輕的回答:“但是,我自己的感覺……她對主人說的話,都是發自真心。”

“而且,師尊一直都是這麼寵著主人的,對嗎?”禾菱輕輕的道。

雲澈:“……”

對,師尊一直都是這麼寵著他。

犯了那麼大的錯,抓回來後隻是言語斥責,之後反把所有的時間心力都傾注在他一個人身上。其他核心弟子入一天都是恩賜的冥寒天池,卻讓他終年浸於其中。

為了他,她可以當場和劍君翻臉,可以因洛孤邪的偷襲,盛怒之下不計後果的斬斷她的手臂。

更可以為了他,一人獨麵三方神域的所有神帝。

但,那都是沐玄音意誌。

池嫵仸……師尊的另一麵,她真的也是如此嗎?

“而且,”禾菱繼續柔柔的說道:“雖然,她不是師尊的意誌主導。但是,主人千萬不可以忽視一件事情,她和沐玄音共知共感,沐玄音和主人所有的經曆,便是她和主人的所有經曆,一分一點都冇有少。”

“沐玄音可以那麼喜愛主人,池嫵仸為什麼不可以呢?”

“不,不一樣。”雲澈卻是搖頭,眸中依然是化不開的茫然:“她從一介凡人一步步成為北域魔後,她的閱曆、心機……尤其她的魔帝之魂,都是玄音遠遠不可比的。”

“玄音和我相處的,是她靈魂的全部。而池嫵仸……隻是她靈魂很小的一部分。”

“這樣的她,怎麼可能會和玄音一樣。怎麼可能真的就此對我……一個遊離意誌所接觸的人,生出那樣的情感。”

雲澈無法完全說服自己,或許換做任何人,也無法相信。畢竟,若池嫵仸如此容易“淪陷”,又怎會成為俯視北域的劫魂魔後。

“我無法回答主人的問題,”禾菱輕語:“就像我始終都無法明白,為什麼神曦主人會願意委身主人。”

“……”雲澈怔了一怔。

“不過,主人的話,讓我想起了當年,我曾問神曦主人的一個問題。”禾菱一邊回憶,一邊訴說:“那個時候,我問神曦主人:龍皇無論修為、地位都是當世第一,那麼的崇高,又那麼的癡情,為什麼主人卻從來冇有對他有丁點的動心,是主人的世界裡冇有男女之情嗎?”

“神曦主人當時回答,她並非冇有男女之情,相反,哪怕再絕情的女子,對於男女之情這種世間最美好之物,都會有著永遠不可能真正磨滅的嚮往。隻是,女子會更願意被比她更強大的男子征服,越是身處高位,越是強大的女子越是如此。”

“若有一天,她的生命裡出現一個有資格讓她沉淪的男子,她或許還會選擇……主動去將對方征服。”

“……”雲澈微微怔然,訝異著這居然是神曦說出的話語。

“當時,我一點都無法明白神曦主人所說的這些話。但是……”禾菱的聲音弱下:“我現在懂了。”

“這個世界上,強大的人很多很多,但隻有主人,是真真正正的世上唯一,也的確是唯一配得上神曦主人的人呢。”禾菱道:“雲千影也是一樣,她曾經對所有男人都不屑一顧,南溟神帝那麼強大,天狼溪蘇那麼癡情,在她眼中卻都是工具。”

“而在主人的身邊,短短幾年,卻可以變化的那麼快,那麼大。”

“不,池嫵仸不一樣,她和她們完全不一樣。”禾菱的言語,讓雲澈依舊搖頭:“池嫵仸所擅用的,不僅是男人的力量,還有男人的情感。她所經曆的男人也太多太多,連淨天神帝,都折在她的手下。”

“這樣的她,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還如此徹底的沉溺。”

池嫵仸最初之時,雖負魔帝之魂,有了越來越強大的力量,但她隻身一人,冇有背依的勢力,於是,她借男人上位,征服男人的同時也步步掌控了他手下的勢力與基業,然後再一步一步,從中位,到上位,再到王界。

最後征服淨天神帝的同時,竟以駭世的手段拿下了整個淨天神界,再到將淨天神界逐漸化為隻屬於自己的劫魂界,她亦就此封帝。

不僅北神域,縱觀整個神界,再找不到一個經曆堪與她相較的女子。

哪怕當初在神界最負盛名的梵帝神女千葉影兒,她的起點,也是立於梵帝神界的肩膀之上。

禾菱沉默了好一會兒,忽然說道:“主人,剛纔……剛纔她抱住你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雲澈:“?”

“池嫵仸她……是……是完璧之身。”

雲澈猛的一愣,聲音脫口而出:“不可能!”

池嫵仸靠魅惑一個又一個的男人才步步登天,成為北域魔後,這在北神域,是人儘皆知的事。

連踏入北神域前的千葉影兒都很早便知道的一清二楚。

“雖然,和所知道的訊息很是相悖,但是,我所感知到的,就是這個樣子。”禾菱聲音很弱很柔,但並無遲疑。

木靈作為由生命創世神黎娑創造,至純至淨的種族,對罪惡最為敏感,對純淨最為親近。

而女子身上最為純淨純粹的,便是元陰氣息。近觸之下,禾菱可以感知的清清楚楚。

“……”雲澈定在那裡,許久無言。

“或許,真正的池嫵仸,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聽到的那樣,畢竟傳聞隻是傳聞,往往都是不可信的。”

“而且,就如主人所言,真正瞭解一個人很難很難,主人你真的瞭解……她嗎?”

雲澈閉眸,在無人敢打擾的安靜中沉默靜思了很久很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