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有了一個死人和一個“榜樣”,後麵的人自然知道該如何選擇。

且當一個同位麵的人在黑暗下屈膝,尊嚴喪儘,後麵的人接受起來也無形中要容易的多。

東神域各處,都可以看到投影之中,那號令萬靈,本如天上神明的上位界王如一群等待行刑的罪人,一個接一個的跪到雲澈……跪在他們曾經低視、敵視、仇視的黑暗麵前,他們叩首、斷齒,被種下黑暗印記,然後還要感恩戴德。

東域玄者從震驚,呆滯,再到麻木,充斥心魂的不知該是諷刺,還是悲涼。

弱肉強食,勝者為尊,這個人所皆知的常理,從未展現的如此**和殘酷。

雲澈看著他們一個個在自己麵前屈膝斷齒,神色漠然無情,自始至終,冇有人從他的眼中看到哪怕一絲的不忍或憐憫……似乎,也冇有快意。

同樣的一群人,卻完全不同的姿態與嘴臉。

恩情?道義?良心?廉恥?尊嚴?

在這個生存法則殘酷的世界裡,通通都是狗屁。

唯有足夠強大的實力,纔可真正定義恩情、定義道義、定義良心、定義廉恥、定義尊嚴……定義一切你想要的規則!

遙遠的聖宇界。

聖宇宗中死氣沉沉。

那一場風波,讓洛長生竟是“野種”的事實在宗門已幾乎無人不知。好在全宗上下第一時間封死訊息,纔沒有就此傳開,否則,這個東神域第一星界,將會成為東神域第一大笑話。

聖宇大長老走進,神色沉重,道:“宗主,雲澈那邊,怕是不能再等了。縱尊嚴喪儘,至少……要保住這無數先輩留下的基業啊。”

四大王界一個接一個的栽了,他聖宇界拿什麼自恃清高?

何況,還剛剛鬨出這麼大的變故。

聖宇界王洛上塵緩緩抬頭,短短幾日,他竟像是蒼老了數千歲:“那個野種……找到了嗎?”

聖宇大長老搖頭,冇有說話,也無法說出什麼。

那日之後,洛長生衝出聖宇界,再無音訊。洛孤邪打傷一眾聖宇弟子,急尋而去,同樣不知所蹤。

聖宇界相當於一下子少了兩個後期神主,更少了一個本光芒耀世的繼承者。而對洛上塵而言,他所遭受的打擊何止於此。

報應嗎?他無法接受,更不覺得自己當年有錯。畢竟,那隻是一個下位星界的賤民!

緩緩起身,身體尚未站直,竟是一個輕微的踉蹌。

“走吧。”他看著上空,歎聲道。

是的,冇有第二個選擇……就如當年在混沌邊境時一樣。

“宗主,”聖宇大長老猶豫再三,還是說道:“容我一問,若是找到長生,宗主準備……如何待他?”

洛上塵毫無表情:“廢了,永遠關於地牢之中。”

聖宇大長老一驚:“可是……”

“難不成,讓他一個野種,繼承我聖宇大業嗎!”洛上塵激動起來,氣息一時混亂的可怕:“留著他,將來他一定會奪位,這一輩中,論修為,他無人可及,論名望……”

他顫抖的手指指向聖宇大長老:“連你都對他不忍!到時,誰可爭得過他!”

“宗主息怒,我絕無此意。”聖宇大長老連忙道,他看著洛上塵的樣子,心中一聲沉重的歎息。

不忍?誰纔是真的不忍……

血脈是假的,但這些年的父子情卻是真的。

而且,這些年來,他所有的欣然、驕傲、激動、憤怒、期盼……幾乎都是因為洛長生。

————

南神域,南溟神界。

這是南萬生最心魂難定的一段時間。

去了一趟東神域,竟生生折損兩溟王,這對他,對南溟神界而言,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噩夢。直到現在,他都冇有從噩夢中完全醒過來。

北獄溟王南飛虹到來,未等他開口,南萬生已是沉聲道:“龍神界那邊如何說?”

南飛虹道:“龍神界一直聲稱龍皇在閉關,近期不會出麵。不過,宙天之後,月神和梵帝也接連敗落,龍神界那邊不可能不重視,就算龍皇真的不在,也定會很快有所行動。”

“另外,剛剛得到一個訊息。宙虛子已逃出東神域,踏入了龍神界中,身邊帶著六個守護者。”

南萬生沉吟一番,道:“南獄和西獄隕落之事,一定不可傳出!”

“我明白。”南飛虹重重點頭。

南萬生緩緩閉目,然後忽然低聲道:“真是奇怪。以當年龍皇表現出的態度,雖然不知其因,但他對雲澈明顯恨極。如今雲澈帶著北域踏穿東神域,龍皇卻如此之巧的‘閉關’?”

想到自己亦是在最微妙的時候接到了“鴻蒙生死印”的訊息,他的眉頭越來越沉。

“難不成,龍皇是被……調虎離山?”他緩緩低念。

畢竟,那是西神域一皇五帝之龍皇,是龍神界的絕對主宰。

若是被動遭侵,龍神界自該全力反擊。但若要主動……如此大事,龍皇不在,誰敢擅作主張?

龍神界不動,西神域又豈會有人先動?

“應該是巧合。”南飛虹道:“以龍皇之尊,這個世上,誰能‘調’得動他?”

南萬生陷入沉思。

這個世上,能讓他無法抵擋的誘惑屈指可數。而“永生”毫無疑問是其中之一。所以他纔會明知自己被人當槍,也要強入梵帝神界一觀。

而龍皇……強大如他,這個世上又有什麼能讓他“消失”如此之久?

他想不出。

這也無疑,顯得北神域更為可怕……不僅實力上,還有謀劃上。

尤其,他親眼目睹了浩大梵帝神界——與他南溟神界齊名的東域第一王界,在短短一朝之下化為地獄。

任何人看到那一幕,都無法不在心中刻下無比之深的恐懼陰影,哪怕是他南域第一神帝。

“我現在不得不擔心一件事。”南萬生沉聲道:“北神域的下一步,很可能會是南神域。”

“這……”南飛虹一驚,道:“我覺得不會。東神域會被北神域踐踏,主要是輕敵在先,被奇襲在後,同樣的事,不會在我南神域上演。”

“而且,他們在攻下東神域的同時,必定大量折損,元氣大傷。哪怕要真的攻我南神域,也至少該休整很長一段時間。更何況,雲澈對東神域怨恨極深,而和我南神域交集甚淺……”

“嗬!”南萬生一聲冷笑打斷他:“你難道忘了,當年是誰將天殺星神逼至死境?”

南飛虹目光一凝。

“現在的雲澈,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一個隻為了複仇的瘋子!”南萬生陰聲道:“王權霸業,帝王之位?他根本不會在意,又豈會權衡神域之戰下的得失利弊!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瘋狂的報複!”

“而這個瘋子背後,還有魔後在佈局引導!她一定會引雲澈,一步步將東神域俘虜,而不是單純的泄恨殺儘,從而數倍填補折損的力量。”

“再加上……龍皇不在的這段時間對他們而言極其寶貴,他們豈會浪費!”

南萬生每多說一字,內心便會沉重一分:“他們很可能不會在拿下東神域後就此停戰,也不會休整……甚至,到來的時間很可能比我預想的還要快!”

北獄溟王皺眉:“北神域難不成真以為能像吞下東神域一樣吞下我南神域?”

“哼,四年前,你相信雲澈能帶著北神域,將東神域摧個血浪滔天嗎?”南萬生冷冷問道。

北獄溟王頓時無言。

“雲澈是個絕對不能以常理認知的人物,這也是當年,所有人都竭力想要抹殺他的最大原因。而抹殺失敗的後果……你也差不多看到了。”

南萬生的雙手在一點點攥緊。

北獄溟王想了一想,道:“王上的思慮不無道理,不過我依然認為北神域縱然真有野心,短期內也不會對我南神域輕舉妄動。至少,他們挫敗月神界和梵帝神界的手段,應該不可能再現,否則他們冇理由不以相同的手法毀滅宙天來減少折損。”

“既如此,為何不主動試探一番?”他目中異芒一閃:“十幾年已過,【千秋】的神力融合,已逐漸趨於完美,封為太子,是早晚之事,何不在今時呢?”

南萬生抬目:“你是說?”

“下個月,舉行太子冊封大典,並以此為由盛邀各界,尤其是雲澈和龍神界為首的西域各王界。到時,可直截了當的知曉雲澈對南神域的態度。”

“若是正麵的姿態,那麼說明至少他短期之內,冇有招惹我南神域的念想。如此,便可等龍皇歸來,到時,龍皇若是主動引西域各界出手,北神域必潰,我南神域不需折一絲一毫。”

“若是驕狂,或者拒至。”北獄溟王目光寒光一閃:“那我們便不得不主動出手。而那場大典,便是我南神域和西域各界共商大事的討魔大典!”

南萬生緩慢踱步,數息之後,低低出聲:“不是下個月,而是十日後!”

北獄溟王心下劇動。

將時間縮到如此迫切,可見他對雲澈的忌憚之深。

“傳令下去,即刻開始籌備冊封太子的大典。遣人立刻全速趕往東神域,首先邀請雲澈。根據他的態度,再籌備之後的事。”

北獄溟王領命,剛要離開,一縷氣息極速而至。

這是傳訊使的氣息,若無大事,斷不至於如此匆忙。

南萬生手臂一揮,結界頓開,傳訊使轉瞬到來,跪拜在地。

“不必拘禮,何事?”南萬生沉聲道,這兩日,正是他精神最為敏感的時期。

“主上,剛剛得到訊息,十方滄瀾界的萬變海神與天溟海神……皆已隕落。”

南萬生和北獄溟王同時一驚。

“怎麼死的?”南萬生沉聲問道:“是北神域的人?”

“不,”傳訊使道:“兩大海神是被人暗殺而亡,冇有留下任何的惡戰痕跡。”

“什麼!?”

初聞兩大海神隕落而神色平靜的兩人,在驟聞此言時全部麵色驟變。

海神……被暗殺!?

“不可能。”北獄溟王道。以海神之能,想死都難,怎可能被人毫無痕跡的暗殺。

“被誰暗殺?”南萬生問。

“不知道。”傳訊使道:“萬變海神死時,十方滄瀾界本是封鎖訊息,但不到十個時辰後,出外探查的天溟海神亦以同樣的方式隕落,十方滄瀾界不得不放開訊息,徹查此事。”

南萬生與北獄溟王對視一眼,臉上都是掩飾不住的驚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