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蒼釋天這一擊極其惡毒狠辣,冇有丁點的保留,恨不能直接將南萬生挫骨揚灰,葬入永恒的死地。

重創之上再加重創,這對南萬生而言,是絕境之下的背叛。但,渙散的瞳光之中,憤怒和痛苦隻持續了一瞬,最後,甚至都看不到一絲的驚訝。

“嗬……嗬嗬……”南萬生低低的笑著,他五指緩緩伸出,似乎是想要抓向蒼釋天的喉嚨,卻在失控的戰栗中無法靠近半分。

“不愧是你……”他氣息渙散,但切齒之音中,依舊帶著撼魂的帝王威壓:“滄瀾之帝,卻甘願淪為魔之走狗……嘿……你必揹負……萬世恥辱!”

蒼釋天毫不著怒,嘴角微笑淡淡,生平第一次,他用俯視、蔑視、憐憫的目光看著南萬生,這一幕,對他而言原本隻是不可能實現的幻想,如今卻以這種方式真實的呈現,扭曲的快意簡直酥骨的強烈。

“走狗總要好過死狗,不是麼?”他笑吟吟的道:“而且,這場‘浩劫’……哦不,是‘覆天之戰’後,神界未來的主宰、定義善意對錯的究竟是人還是魔,本王的選擇是萬世的恥辱,還是萬世的榮耀……都還說不定呢!”

“可惜,你連見證這一切的資格都冇有了……嘿,哈哈哈哈!”

砰!!

蒼釋天手腕一轉,貫穿南萬生的滄瀾之力猛烈爆發,狠辣到極致的神帝之力將南萬生軀體摧到扭曲變形,全身骨骼、經脈瘋狂碎裂崩斷。

“嘶……啊啊啊啊!”

南萬生雙目爆血,口中發出一聲比野獸還要淒厲的怪吼,這一刻,他對蒼釋天的恨意,猶勝雲澈。

“蒼釋天,本王就算粉身……也要拖著你一起下地獄!!”

恨極哀極,南萬生竟是直接斂起了所有護身與抵禦之力,甚至不再理會閻三的恐怖魔爪,軀體以一個自我摧殘的幅度猛烈扭轉,一蓬金芒直覆蒼釋天。

這彷彿是由南萬生殘剩的所有鮮血所閃耀的南溟神芒,帶著一種絕望與淒豔的璀璨。

殘命的南溟神帝,亦是南溟神帝!

金芒閃耀刹那,蒼釋天靈魂猛的一悸。他冇有想到南萬生的絕命一擊是砸向自己,更未想到他在這種狀態下還能爆發出這般力量,上身後仰,臉色稍變間,他手上的力量崩散,被生生逼退數裡。

雖然毫髮無傷,但被這般狀態下的南萬生逼退,對他而言已是相當難看。

“嗬……”

南萬生一絲嘲諷的冷笑……後方一股直滲魂底的陰冷襲來,他彆說抵禦,連折身都已無力。

轟————

閻三的鬼爪結結實實的轟在南萬生的後背上,一蓬黑霧在他身上炸開。

南萬生眼前頓時一片漆黑,身體變得無比寒冷,冷到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

南溟,竟在本王手中終結……

終結的如此淒慘卑憐……

本王……不甘……

在閻三的力量之下,半死的南萬生如隕落的天星般直墜而下,雖未絕命,但身上已再無反抗的力量與意誌,顯然已徹底認命。

“王上!”殘破的南溟王城上空,響起大片悲慼的慘吼,南溟神帝墜落的軌跡,狠狠切裂著他們最後的希望幻夢。

遠處,軒轅帝與紫微帝周身氣息愈加紊亂,內心的狂躁如失控的巨浪。

很顯然,蒼釋天在上奉投名狀。而這投名狀一旦被雲澈接受,便等同為自己和十方滄瀾界拿到了一張保命符。

南溟的結局已不可扭轉,他們雖為神帝,也斷然不可能抗衡如此恐怖的北域陣容。

魔主的狠辣依舊錐心怵魂,蒼釋天已“投誠”在前,他們若再不有所行動,怕是要來不及了。

猛一咬牙,軒轅帝五指一張,周身劍氣釋放。

但下一瞬間,他的肩膀已被牢牢按住,紫微帝看著他,緩緩搖頭。

“軒轅,”紫微帝聲音低沉,斬釘截鐵:“為了我們的王界,我們可以暫時忍辱低首……但,絕不能失了最後的底線!一旦出手,便再無回首之地!他日哪怕北神魔人被龍神一族屠滅殆儘,這個汙點,也永世不可能洗清!”

眉角瑟縮,軒轅帝雙掌重新攥緊,隨之劍氣崩碎,終是冇有出手。

就在這時,大地忽然一聲爆響,瞬間彌天的沙石碎玉中,被砸入地下的南歸終遍體染血,沖天而起,枯木般的大手牢牢抓住了南萬生,一股力量直衝他的軀體魂海,震盪著他沉寂中的血液與心魂。

“萬生,”南歸終緩緩道:“既為南溟神帝,便冇有資格死……這是當年為父將帝位交予你時的第一句告誡,你已經忘乾淨了麼!”

南萬生睜開血染的眼睛,發生痛苦的低鳴:“父……王……”

低鳴未儘,他的眼瞳忽然放大……因為南歸終的心口部位,一點金芒驟然驟滅,如曇花一現的碎玉殘光。

“啊……咯……”南萬生的麵孔與聲音變得無比痛苦,痛苦到無法言語。

“溟神崩玉。”千葉霧古唸叨。

“哎,何苦如此。”千葉秉燭一聲歎息,以南歸終的實力,若他全力遁逃,絕非冇有可能。

古燭回首,亦是一聲低念:“溟神崩玉。”

千葉影兒微微皺眉,髓之一聲輕笑,諷刺道:“返照之光再強烈,又能如何呢?”

遠處,在閻二與閻舞手下苦苦掙紮的最後兩溟神目光再添淒然。

溟神崩玉,屬於溟神一脈的焚命之技,一旦發動,十死無生,是絕望溟神在無望絕境下的最後反撲。

溟神崩玉的存在,各大王界都深為知曉。但,以南溟神界的強大,又有誰能想到,他們竟會真有一日遭遇這般不惜以命同葬的絕境。

溟神崩玉之下,南歸終命脈、玄脈、溟魂同時崩碎,原本衰弱了近半的力量忽如卷天滄瀾,瘋狂暴漲,轉眼之間,竟是直接衝破了他巔峰狀態的極限。

風雲停滯,天地戰栗,爆發自曾經南溟神帝的絕望之力,無疑強大到極點……

但,橫亙在他身前的四人,卻是千葉霧古,千葉秉燭,彩脂,太初龍帝。

他們麵前,南歸終燃儘一切所閃耀的神芒,依舊呈現出淒涼的暗淡。

“命既如此,解脫吧,故友,如今的時代,已不再屬於我們。”千葉秉燭輕歎一聲,當先出手,梵帝之威毫無悲憫的向南歸終父子拂下。

南歸終不惜焚命,任誰都以為他絕望之下,想要拚死帶一波魔人陪葬。

但,麵對千葉秉燭的力量,他卻冇有迎擊,反而身影直墜,以超越極限的力量,帶著南萬生衝向下方的王城廢墟。

“……?”千葉秉燭微一皺眉。

“嗯?”千葉影兒麵現疑惑,隨之忽然想到了什麼,脫口喊道:“是幻溟璿璣陣!攔住他!”

幻溟璿璣,瞬間遠遁,不留絲痕,不可追蹤,堪若空幻!

越是強大的星界,亦會留下強大的遁離之法。

南溟神界的幻溟璿璣陣是一個空間玄陣,從無外人見過,但在記載之中,它的空間傳送能力可以做到如空幻石一般瞬間傳送,且不會留下追蹤的痕跡。

不過,記載中亦提到幻溟璿璣陣是兩陣呼應,另一處陣眼在何方,冇有人知道,南溟也不可能讓外人知道。

若幻溟璿璣陣當真如記載中那般無痕可尋,那麼一旦被南歸終父子逃走,想要追尋便無疑是大海撈針。

轟隆!!

如驚雷轟世,千葉秉燭和千葉霧古同時出手,兩股梵帝之力無間融合,鑿穿空間,直轟而下。

另一邊,彩脂的反應卻似是稍慢了一分,連帶受她駕馭的太初龍帝都冇有第一時間出手。

她看向極速墜下的南歸終與南萬生,幽夜星辰般的眼眸隱約閃過一抹詭光。

重壓襲來,南歸終冇有回身,以焚命換來的力量綻放出蔽日的金芒,迎向後方兩大梵祖的力量。

轟隆!!

萬裡空間齊齊崩裂,天地間佈滿了漆黑的裂痕,千葉秉燭與千葉霧古全身劇震,被狠狠震退,正欲靠近的蒼釋天更是被當空震翻,全身血氣翻騰。

“噗!”

南歸終口中血箭狂噴,他卻不讓氣息鬆弛半分,速度更是冇有絲毫減弱……一擊逼退兩大梵祖,這一傲世之舉,他今生唯有此瞬。

他焚命之下的速度實在太快,被逼退的兩大梵祖再難阻截,隨著南歸終一掌轟下,崩碎的王城之下,一個沉寂無數年的玄陣忽然運轉,耀起一道無比純淨的空間之芒。

幻溟璿璣陣!

南歸終手掌一推,看著南萬生飛射入陣中,被白芒所吞冇。

“萬生,你聽著,你冇有資格死。哪怕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你隻能如喪犬般苟活藏匿在黑暗之中,也必須活下去!”

南溟一脈的神遺之器,便在南萬生身上。哪怕今天南溟神界徹底崩滅,隻要他還活著,南溟便有再次臨天之時!

“父……”

南萬生的身影和聲音完全陷於白芒,隨之連氣息也完全消逝。

便如記載中一般,瞬間傳送,毫無痕跡。

白芒消散,失去力量的幻溟璿璣陣在南歸終的掌心之下直接崩滅。

“……”遠處,雲澈的眉頭深深沉下,忽然釋放的陰沉氣息,讓身側的閻一不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雖然南萬生已被重創至瀕死,但被他遁走,終究是個禍患。

何況,整個南溟,他最想殺,最急欲殺的人便是他!

偏偏……

“嗬……嗬嗬。”南歸終的身影緩緩沉下,口中發出沙啞的低笑。

身上的焚命之力冇有散儘,但他卻冇有以此反撲,而是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滅頂的災厄,有時反而會讓一個人真正的成長。

他冇能從雲澈手下拯救南溟,但至少,他以自己枯木般的殘軀殘命,挽下了南溟最核心的種子……和無儘的希望!

————

遙遠的星域,一個炎熱乾枯,寸草無生的荒蕪星球。

渾濁不堪的氣息,無比稀薄的元素,甚至感覺不到生靈的存在。這顆星球位於神界領域之內,卻不會有任何神道玄者屑於踏入。

這顆被遺忘的星球之北,一處斷裂的山脈之中卻忽然耀起一抹至純的白芒,白芒之中,甩出一個遍身染血的身影。

南萬生趴在地上,目若血狼……無儘的恨意充斥著他全身每一滴血液,每一個細胞。

緩緩的,他站起身來。他是南溟神帝,哪怕油儘燈枯,亦是恐怖的存在。南歸終最後輸給他的力量,更是很大程度上補充了他的元氣。

“雲……澈!”他唇間低念,字字混著鮮血與碎齒:“本王……一定會……”

聲音陡止,世界忽然變得無比安靜,空氣忽然變得無比冰冷。

他的身體已無法動彈,除了冰冷,再也感知不到其他。

一道清澈如夢幻的藍芒貫穿入他的心口,又在一瞬間爆發出恐怖絕倫的冰寒,封結著他全身每一個器官,每一滴血液,直至靈魂與意誌。

這一切毫無先兆,毫無氣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這道藍芒貫穿。

被完全定格,無法移動的模糊視線之中,緩緩映出一個美若仙幻的女子身影,她身上寒氣瀰漫,每一根髮絲都閃耀著冰藍色的寒光。

叮……

這是他今生聽到的最後聲音,錐入全身的寒氣徹底爆發,他的軀體,曾經堅不可摧的神帝之軀,在這幻美而恐怖的冰寒之下化作片片飛散的冰末。

最終隻有頭顱完整的留存,從空中冰冷墜落。

生命最後的一個刹那,迴光返照般,他竟看清了那個女子的容顏。

那個藍極星外……明明已經死去的人……

怎……麼……會……

咚。

頭顱落地,沉悶的砸地聲,和凡人的頭顱並無異處。

冰冷與死寂中,沐玄音緩步向前,冰眸之中毫無波瀾。

自己的仇,終究還是自己來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