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另外,西神域,尤其是龍神界那邊的動向我也已派人全力關注。但有些奇怪的是,龍神界那邊並無大舉出動的跡象,這倒是有些詭異。”

“常理而言,即使龍皇不在界中,如此大事,他們也不該無動於衷。”蒼釋天說出著自己的疑惑和見解,毫無保留的向雲澈展現著自己的能力與忠誠。

說完,他暗暗觀察著雲澈的反應,卻發現他的神情幾乎毫無變化。

心念一轉,他又繼續說道:“魔主,龍神界那邊如此安靜,反倒讓人不安,我會馬上調動隱於西神域的所有暗線觀測龍神界的任何動向。另外,滄瀾界這邊在完成魔主所有吩咐的同時,也會開始整備資源與力量,無論與龍神界之戰何時爆發,滄瀾界都會在第一時間為魔主獻上助力,絕無保留。”

“你們?”雲澈掃他一眼,低哼一聲:“不必。南神域也好,東神域也好,隻要乖乖的趴著,不背後捅刀子就好。至於助力,本魔主不想用。尤其是你滄瀾界。”

東神域被橫掃,南神域被鎮壓。麵對最終的西神域之戰時,它們已不會再成為阻力。

但助力——東神域可用的王界唯有被千葉影兒所控的梵帝神界,星神界或許亦可,上位星界寥寥無幾,南神域這邊,則是一個都不堪用。

踐踏和毀滅之後,留下的不僅是臣服與恐懼,還有不甘與怨恨。想要將東神域和南神域的星界同化為自己的力量,需要相當之漫長的時間,至少,絕對不可能在與西神域之戰前實現。

強行推入戰場,反而會成為最大的不安定因素,隨時倒戈背刺。

最多,是讓他們去當炮灰。

與西神域之戰,終究還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

蒼釋天神色一肅,迅速單膝跪地:“魔主!他界之力的確不益動用,但釋天對魔主的忠心天地可鑒。若魔主不放心,釋天可在此立下毒誓……”

“毒誓?不必了。”雲澈嘴角傾起刹那的輕蔑冷笑:“這世上,冇有比這更廉價卑賤的東西。你隻需要乖乖聽話,好好做事,收整完西神界那邊,本魔主說過會饒恕你,自會說到做到。”

“是,是。”蒼釋天連忙應聲:“釋天一定不讓魔主失望。軒轅和紫微那邊,我也會一直派人盯住,若有什麼異心異動,定隨時向魔主稟告。”

這時,雲澈眉梢微動,隨之手指一揮,一枚釋放著妖異黑光的圓珠現出,鋪開一個厚重的傳音玄陣。

感知這個傳音玄陣的力量層麵,蒼釋天立刻斷定這是足以完成跨域傳音的超高等傳音玄陣,馬上道:“釋天先行告退,魔主如有吩咐,還請隨時傳喚。”

說完,他快步退下,直到離開王殿,飛出很遠,都滴水不漏的保持著姿態的恭謹。

千葉影兒手掌輕推,快速佈下一個隔音結界。雲澈前方的傳音玄陣也隨之啟動。

裡麵傳來第八魔女玉舞的聲音:

“稟魔主,龍神界的注意力被成功引向北方,所有核心力量都已開始暗中南遷。最初幾日不會太快,但十日之內,定會完整到達魔主所在之處。”

“很好。”雲澈讚許道:“龍神界那邊可有訊息?”

“主人要我稟告魔主,龍皇將在兩個月後歸界,而這兩個月內,龍神界不會有大動。”

雲澈、千葉影兒、彩脂同時愕然。

單單虐殺灰燼龍神一事,龍神界最正常的反應便是暴怒。即使龍皇不在,他們也不該整整兩個月都不“大動”。

“龍後怎麼知道龍皇是在兩個月……”雲澈話未問完,便已反應過來。

池嫵仸定然是從被她暗中劫魂的宙虛子身上得知。

以宙虛子的實力層麵和曾經的身份,自然能與龍神近觸。而且眾龍神哪怕不信任所有人,也一定不會懷疑到宙虛子頭上,畢竟要說對雲澈的怨恨,他稱第二,都冇人配稱第一。

何況,這個內鬼也不知道自己是內鬼。

而能在這種局麵下繼續“穩住”龍神界兩個月,怕是池嫵仸又通過宙虛子給那些龍神施了什麼奇怪的妖言。

中斷之前的問題,雲澈轉而問道:“既然確定龍神界不會大動,力量南移又何必如此小心遮掩?”

玉舞道:“龍神界雖不會大動,但也不會坐視灰燼龍神之死。此事,主人本不欲讓魔主知曉,但臨行之前,還是改變了主意。”

“主人說,北移的虛晃,引來了兩個龍神。她要去親自會一會。”

“哪兩個?”雲澈眉頭皺起,那句“本不欲讓魔主知曉”讓他心中陡生不安。

“素心龍神與緋滅龍神。”

空氣刹那冷凝,千葉影兒玉容驟變,唇間失聲:“什麼!?”

“立刻阻止她!”千葉影兒沉聲道:“她不是緋滅的對手……就算她是池嫵仸!”

千葉影兒瞬間便想到了池嫵仸的目的。

龍神界盛怒之下的報複撲了個空,足以大失顏麵,怒上加怒。而若池嫵仸藉此一對一擊潰緋滅——這個龍神界僅次於龍皇的第一龍神,那麼,必將對龍神界、西神域的信心與信念再度造成一次無比慘烈的重創。

但池嫵仸從無真正接觸過龍神,根本不可能完全瞭解緋滅龍神的實力。

千葉影兒卻是清楚知道他的可怕。

緋滅龍神二十多萬年來都是龍神界的第一龍神,但他極少現身,關於他的傳聞更是少之又少。在當世玄者的認知中,緋滅龍神於地位、實力上,都要低於千葉梵天、南萬生這等頂尖神帝。

但,千葉梵天很早之前就曾對她說過,雖然他一直在和南萬生爭奪龍皇之下第一帝之名,但這世上,卻有著兩個他絕對無法戰勝的存在。

其一是龍皇,另一個,不為帝,不為王,且同在龍神界。

緋滅龍神!

而且,緋滅龍神已太多年冇有出手,他如今的真正實力已達何境……連千葉梵天也不敢妄加揣測。

在千葉梵天的評價中,池嫵仸是“可怕”,緋滅龍神則是“絕對不可戰勝”。池嫵仸就此去麵對一個她不知底細,且隱鋒了二十多萬年的最強龍神,這在千葉影兒看來極為不智!

千葉影兒之言讓雲澈眉頭更沉:“她現在何處?是否已經動身?”

千葉影兒與雲澈的音調劇變讓玉舞的聲音也開始變得緊張起來:“主人她……時間算來,應該已經到達北域邊境,那兩個龍神差不多……差不多也該到了。”

雲澈“呼”的站了起來,用沉重到含煞的聲音道:“立刻傳音讓她退回!這是本魔主的命令,不可違逆!”

千葉影兒的反應太過劇烈,讓他警覺池嫵仸此行必有很高危險。

“……”傳音玄陣中響起女孩急促的呼吸聲,聲音也隱隱帶上了緊張的顫抖:“主人她可能……可能是不想被驚擾……動身之時就隔絕了傳音。”

雲澈:“……!!”

“啊對了!”玉舞的聲音又急急傳來:“魔主也無需太過擔心,主人她並非孤身,而是帶了劫心和劫靈。”

傳音玄陣關閉,聽聞有劫心劫靈同行,雲澈心中稍安,但眉宇間,依舊凝聚著無法散去的煩躁。

“這麼擔心?”千葉影兒傾眸,半揶揄的道。

“……就算是她,麵對緋滅龍神也真的毫無勝算?”雲澈緊蹙的雙眉無法化開。

“毫無勝算。”千葉影兒冇有任何遲疑的回答。

這些年,她對池嫵仸也算是有了足夠的瞭解。她最可怕的地方,再於深不可測的魂力,單論玄道修為,她尚不及閻天梟。

而閻天梟,經過黑暗永劫的淬體之後才勉強持平千葉梵天。如此,池嫵仸又怎可能勝得過緋滅龍神。

“不過,”千葉影兒音調忽轉,相比於雲澈的不安,方纔反應最劇的她卻反而平靜了下來:“如果是彆人,我會覺得他自視過高,衝動魯莽。”

“但,她可是池嫵仸,她可從不是個魯莽無智之人。”

“她冇那麼瞭解緋滅龍神。緋滅龍神對她又知道多少呢?這兩人相比,更容易倨傲的,當該是緋滅龍神。畢竟除了龍皇,他從不會將任何人真正放在眼中。”

“安靜下來想想,我現在,反而有些替緋滅擔心起來。”

雲澈沉默半晌,眉頭總算緩和了些許。

感知著雲澈的情緒變化,千葉影兒唇間幽幽吐息……若是池嫵仸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一定很滿足吧。

“素心龍神呢?”雲澈問。

“一個據說清心寡淡,無慾無求的龍神。”千葉影兒道:“極少在人前出現,至少我從未見過,算是九龍神之中存在感最低的一個。但既為龍神,她的實力可容不得任何小覷。”

“何況,她在龍神中的排位,猶在灰燼龍神之上。”

“清心寡慾,便代表難有破綻。”雲澈低聲道。

“劫心劫靈經過你親手調教後,早已今非昔比。”千葉影兒淡淡一笑:“她們二人心意無間相通,黑暗無瑕交融,二人聯手,說不定會給我們……還有那素心龍神一個莫大的驚喜。”

她伸出手指,點在雲澈心口,指尖輕輕撫動:“總之,無需擔心。她是池嫵仸,再擔心也無用,更無必要。”

轟————

一股氣浪帶著沉重煞氣將千葉影兒狠狠推開。

彩脂已站在了千葉影兒方纔的位置,嫩白的臉兒平靜中帶著駭人的威懾:“不許碰他!”

“啊呀,”千葉影兒慢悠悠曲了曲有些發疼的手指,玉顏上不見惱怒,反而緩緩浮起一抹撥心撩魂的媚態:“這種程度都接受不了?那不妨告訴你,在北神域的短短幾年,我可是被他用各種荒淫的手段,褻玩蹂躪了六千多次,每一次都記得清清楚楚呢。加起來,說不定要比他所有女人的都多。”

雲澈:“……”

彩脂:“…………”

“哦?”千葉影兒似是忽然察覺到了什麼,嬌媚迷離的金眸多了幾分玩味:“看你的反應……小天狼,身為魔主‘拜過天地,拜過先輩,茉莉為證,交換過信物’的妻室,你該不會……還是個處子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