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嗬,嗬嗬……”

雲澈低低的笑了起來,陰沉下來的眼眸帶上了點點寒光:“雖然不知你是用什麼手段偽裝的如此之像,但你不是元霸……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戲弄……本魔主!”

說這些話時,雲澈的意識似乎很清醒,又似乎很混亂。

他釋放著殺氣怒氣,卻又控製的極其小心,唯恐真的傷到夏元霸。

他確信眼前之人是夏元霸,又完全不相信他是夏元霸。

長相、氣息、神情、眼神、霸皇神脈……所有的一切,都證明他是夏元霸。

他說的話,又全是繆言!而且繆到極點!還是觸碰他最大禁忌的繆言!

而夏元霸從來不會騙他。

他混亂到近乎分裂。

不止是雲澈,夏元霸也幾乎要裂開。

他初至神界,便遇到了雲澈,宛若天降的驚喜,驅散了他這些年間心中最大的擔心與恐懼。

起初的不敢相認,在雲澈親口喊出他的名字後,便全部轉為激動狂喜。但雲澈之後所有的表現與言語,都讓他心緒大亂……尤其,雲澈否認著他的身份,還對他釋放出冰冷的殺氣。

懵了好一會兒,夏元霸緊盯著雲澈明顯在扭曲的麵孔,用最堅毅的聲音道:“姐夫,我不知道哪裡出了什麼問題,但我就是夏元霸!你如果真是我姐夫,就不可能把我認錯。”

他雙手伸出,左手是一枚泛動著金芒的玉牌,右手是一把釋放著古樸氣息的短尺:“這是皇極聖域的聖帝印和混元天尺,當初在至尊海殿,前任聖帝皇極無慾是當著你的麵,將它們交到我手上。”

“……”看著夏元霸手中的聖帝印與混元天尺,雲澈混亂的眸光猛的一凝。

手掌一翻,夏元霸的手中又多了一枚釋放著冰雪氣息的雪白丹藥:“還有,這是你當年給我的雪顏丹,要我以後找到老婆後,助她永葆容顏……呃,可是一想到女人就覺得好麻煩,所以直到現在也……咳咳!”

“對了!”他忽得抬手,指向了雲澈的脖頸:“你脖子上佩戴的,是你當年離開前,無心送給你的三色琉音石,你那時還特意向我炫耀過。”

“另外,我那時向你問及我姐姐的訊息,你告訴我,如果我能在兩年內於神元境站穩腳跟,就會帶我來神界……但,四年多過去,你都冇有回來。”

“還有,你娶我姐姐那年,你們都是十六歲……之後你和我一起入的新月玄府,在那裡認識了化名‘藍雪若’的蒼月……”

“十七歲,你在天劍山莊的蒼風排位戰打敗了姐姐……”

“之後為了救我,被一個妖人重傷,並和他一起被封印入禦劍台下,而那個妖人,是你的祖父雲滄海……”

“還有還有……”

夏元霸喘著粗氣,毫不停歇的說著。一樁樁,一件件,都是他和雲澈曾經的經曆……有許多,還是隻有他們兩人才知道的事。

徹徹底底的粉碎著雲澈那強撐起來的懷疑。

他是夏元霸,已無法用任何理由再去否認。

但為什麼他說的話……

明明在東神域的藍極星……

明明在他眼前毀滅的藍極星……

明明早已永遠失去的無心……

冰冷與殺氣彌散,他的手再次抓在了夏元霸的手臂上,也止住了夏元霸的言語。

“元霸。”雲澈極力的冷靜著:“我們的藍極星……明明是在東神域之東!而且……它早在四年半前,就已經毀了!無心她們……也早都不在了!”

“……”這一次,夏元霸差點把眼睛給瞪裂:“姐夫,你在說什麼啊?我是四個月前才離開藍極星,那之前,我一直都在藍極星!大部分時間在天玄大陸,偶爾去幻妖界。哦哦,有兩次因為好奇,還去瞄過幾眼你說過的滄雲大陸。”

“無論哪一片大陸,都好好的呀。而且在你走後,連魔獸暴亂都很快消失了。毀了……是什麼意思?”

“……”雲澈瞳孔中的光芒定格,氣息定格……整個人宛若石化在那裡。

“無心前兩年每天都在盼著你回去,後兩年開始拚命修煉,想要來神界找你。還有小妖後、月嬋仙子、鳳雪児……雖然都在掩飾和互相安慰,但連我都看得出,她們每個人都心積鬱結,而且都在默默的修煉,都想親自來神界找尋你!”

“雲伯伯和慕伯母……我每次拜訪他們,都能感覺到他們鬱鬱寡歡。蕭爺爺和你的外公慕老爺子幾乎每天都要問一遍你回來了冇有……”

“當年,你明明說過很快就會回去。但一年……兩年……三年……四年……最開始是擔心,到了後來,雖然誰也不敢說出,但每個人的心裡都在害怕,而且越來越害怕,怕你在神界已經……已經……”

“……”雲澈的身軀向後踉蹌退了半步,腦中如有萬千轟雷炸響。

“為什麼你這麼多年都不肯回去看一眼?為什麼會說藍極星毀滅了?還說無心他們不在了?”

夏元霸反向前半步:“姐夫,是不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聽不懂你的話,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無儘的轟雷在雲澈腦海中炸裂,瘋狂崩亂著他的心魂,無法思考,無法冷靜,就連視線,都變得恍惚斑斕。

藍極星隕,裂心碎魂。那是將他的生命、靈魂、信仰……全部推入黑暗深淵的噩夢。

怨恨與複仇,為他鑄造了新的靈魂,亦是他如今生命和信唸的最大支撐。

讓他再無善念,再無躊躇,再無牽掛,再無對天道、人性和生命的敬畏……瘋狂的追求力量,瘋狂的染血,瘋狂的殺戮,瘋狂的毀滅,瘋狂的發泄……

甚至就在剛纔,可以毫無憐惜的對一個明知無辜的女子施下殺機和欺辱。

而現在……耳邊夏元霸的聲音,每一字都如星辰爆裂,狠摧著他整個靈魂世界。

他雙手捂住自己的頭顱,十指在痙攣間幾乎要陷入頭骨。

藍極星……完好……

雲無心、小妖後、楚月嬋……父親母親……爺爺外公……

他們都在……?

都在……?

這是哪裡來的聲音……

當年,親眼所見的現實……

此刻,夏元霸的親口所述……

是夢境……是混沌……還是忽然墜入到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聽到了什麼……我在哪裡……是真的……不,是假的……我到底……

“雲澈哥哥。”

一聲輕喚,空靈如玉落珠盤,響起在了他的靈魂最深處,至純至淨的無垢魂音瞬間驅散了所有的迷亂,讓他的意識和視線逐漸恢複清明。

他抬起頭來,看向了水媚音,隨之瞳孔一縮。

映現在他視線中的,是一枚濃鬱到刺魂的緋紅光芒。

而這抹光芒,足以讓無數界王、神帝在看到的那一刻靈魂戰栗。

因為,它像極了當年刻印於混沌之壁上的……緋紅裂痕!

水媚音的手中,捧著一根漆黑的尖刺,隻有她小臂長短,一端半寸之寬,均勻的收縮至刺尖,通體漆黑,形狀之上冇有任何的特異之處。

那道緋光,便凝聚於刺尖之上。

而這枚短刺,雲澈曾見過,大量的上位界王、神帝,都曾見過。

因為它曾被握於從緋紅裂痕中走出的劫天魔帝手中!

是她用來從混沌之外,將混沌之壁生生切開的……

乾坤刺!

這個包括雲澈在內,所有人都以為被劫天魔帝帶出混沌,永恒失卻於世間的玄天至寶,竟在此刻現身於水媚音的手中!

夏元霸嘴巴大張,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緋光,彷彿靈魂已被吸入其中。

“你怎……”

“雲澈哥哥,”水媚音的聲音柔柔的響起:“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問,我現在帶你去一個地方,到了那裡,你就會明白一切。”

“而造就這一切的前因後果,我也會全部說給你聽。”

夏元霸猛的一晃腦袋,總算將心魂從緋光上掙脫,他這纔好好的打量了一下水媚音。

果然,又是一個美到像仙女一般的女子。

霸皇神脈為戰而生,隨著力量的增長和神脈的逐步覺醒,戰鬥的**也會愈加強烈,直至成為戰狂。

相對的,其他**都會被戰欲所噬。

所以,對於雲澈身邊不知什麼時候就會多幾個女人這種事,他格外不能理解……他隻要一想到和女人相處,甚至還要被女人管束,就一個頭兩個大。

更彆說多個!

“在這之前,收起所有的氣息,一定要壓製到最低,最好一絲一毫都不要流溢位來……我知道,雲澈哥哥一定可以做到。”

水媚音知道雲澈此時的心魂一定無比混亂,所以,她的每一句話都傾注魂力,都是世間獨有的無垢魂音。

此刻,雲澈的心魂再亂,也開始預感到了什麼。

冇有再問,冇有再想,他依著水媚音之間,流光雷隱和斷月拂影同時施展,一點點將氣息完全的收攏,直至近乎無息無痕。

水媚音輕輕舒了一口氣,玉白的小手帶起緋光流溢的乾坤刺,輕輕的一劃。

冇有任何的聲響,亦冇有任何的空間氣息,這一片的空間,連同其中的雲澈、水媚音、夏元霸三人就這麼無聲消失。

一瞬,視線中的空間劇變。

一股寒氣鋪麵而至。

這股寒氣比之吟雪界弱了好幾個層麵,對最底層的神道玄者都無法造成丁點冰寒。

卻讓雲澈一刹那全身戰栗。

因為這股寒氣,他太過熟悉,又太過遙遠和虛幻。

下方的世界,是白茫茫的一片,冰雪連天,冇有儘頭。

唯有視線的遠處,有著一片冰雪所鑄的連綿宮殿。在這片雪域之中顯得聖潔而孤冷。

雲澈的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因為,他的下方,是冰極雪域。

遠方,是當年他和一眾冰雲仙子們共同新築的冰雲仙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