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在南神域,十方滄瀾界的綜合實力次於南溟神界。

但若論守護結界,滄瀾結界當屬南域第一。

滄瀾神力並非水係玄力,卻是遠古滄瀾神族從滄海波瀾中領悟演變,施展時可如水一般流轉千幻,以極致的滄瀾神力所鑄成的滄瀾結界亦是如此。

其最強大之處在於,無論結界的哪一個部位受到攻擊,都會被滄瀾神力瞬間流轉至整個結界。因而想要以點破之,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轟隆!

轟隆!!

轟隆!!!

每一個瞬間,都彷彿有億萬道天雷劈下,滄瀾神域之外的滄瀾土地瘋狂崩碎塌陷。

滄瀾結界在爆閃的藍光中不斷的變形、凹陷。

一個王界的最終結界,其強大毋庸置疑。此時的結界雖然隻有三成的力量,但縱然是全盛時期的南溟神界,想要強行破開,也要至少一兩天的時間。

但,整整數百個神主同時攻擊……再強大的結界,也不可能撐住太久。

怕是神界有史以來,都冇有哪個結界承受過如此的“殊榮”。

“哈哈哈哈!!”

轟鳴震天,空間動盪,卻無法掩下蒼釋天的狂笑之音:“龍神界的龍君主龍個個威名在外,居然就這麼點能耐?一鬨而上,卻連這滄瀾結界的一道縫都打不出來。”

“幾位龍神大人,你們還是乖乖出手比較好。這麼大的陣仗,若是半天都搞不下來這滄瀾結界,你們龍神界的老臉可往哪擱呀。”

蒼釋天姿態從最初的掙紮,到猶豫,到恭迎,到針鋒……而到了此刻,已是直接毫不客氣的正麵挑釁言辱。

就像是他身體裡的某個開關被逐漸的打開,徹底放出了一個瘋子。

眾海神已是心驚到麻木。

而實則,作為滄瀾界最熟悉蒼釋天的人,他們很清楚:他不正常的時候,纔是他最正常的時候。

平日裡的帝王之儀,反而是在壓抑本性。

而且蒼釋天絕非是在肆意的釋放癲狂,這番對七龍神的挑釁實則暗藏玄機……他如此,反而讓七龍神無法出手,更不要說龍白和枯龍尊者。

“呀,好一條失了心的狂犬。”紫漓龍神不屑撇唇。

麵對這句極具侮辱的譏諷,蒼釋天非但冇有惱怒,反而忽然雙目放光,嘴角狂咧:“狂犬?好稱呼!簡直就是為本王而生的狂名!”

他“呼”的轉身,一聲怪吼:“聽著!從此刻開始,本王便是魔主麾下的狂犬!待將來魔主以黑暗覆世,敢逆魔主者,本王必第一個咬死他!!”

神帝之音壓過滄瀾結界被猛烈轟擊的巨大轟鳴聲,向北域魔族,向西域玄者,甚至向整個十方滄瀾界宣告著……眸光之熱切,神情之狂然,彷彿是在接承著某種無上的榮耀。

這次,不要說是西神域,連閻天梟與焚道啟,都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蒼釋天。

這竟是一個……南域神帝!?

“當然,”他目光斜過,然後竟伸出舌頭,緩緩的舔了一圈下唇,目光透射著當真如惡犬般的凶戾:“今日,‘魔主的狂犬’,便用這滄瀾利齒,先將一群蠢龍的腦袋給擰下來!”

“嗬,可惜你這條狂犬,馬上便會化為一條死狗!可悲。”螭龍帝目射鄙夷,甚至因與之同為神帝而深感恥辱。他手臂一揮,沉聲道:“上!”

隨著他一聲令下,帝螭界的一眾神主螭龍迅速湧上,直轟滄瀾結界。

虺龍帝與萬象神帝也隨之下令,神主虺龍與萬象界的神主亦全部出手。

“去吧。”麒麟帝抬手,同時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青龍帝。他很清楚,青龍帝根本不想到來這裡,她不喜任何爭鬥,更不想對雲澈出手。

青龍帝揮手,聲聲龍吟攜帶藍光,直撞滄瀾結界。

當五王界的力量亦洶湧襲至,滄瀾土地幾乎一瞬間被震塌了近三成,而滄瀾結界亦出現了數十個幅度極大的凹陷,且許久都無法複原,所閃耀的滄瀾藍光亦變得一片混亂。

後方,池嫵仸輕歎道:“這蒼釋天算是玩嗨了。如此一來,就算結果是橫死,估計他也認了。”

轟隆——

轟隆!!

千葉影兒抬眸看了一眼上空,道:“這結界怕是撐不了太久了。你接下來準備如何做?”

池嫵仸轉身,眸光忽然直視著千葉影兒,不再移開。

千葉影兒:“……?”

“千影,讓北神域的人願意死守雲澈,讓蒼釋天願為狂犬,我所用的,其實是同一種手段,你覺得是什麼?”池嫵仸道。

“……直說。”千葉影兒道。這般緊迫之下,她哪有心思去細思。

“引導和放大他們心底的**。”池嫵仸說出了答案,然後道:“那麼你猜,龍白此刻最大的**是什麼?”

這一點,千葉影兒無需思索,直接道:“當然是雲澈。”

“冇錯。不過更準確的說,是對雲澈的淩虐之心。”池嫵仸緩緩道:“在有著絕對力量優勢的狀況下,龍白卻不惜動用乾坤龍城和枯龍尊者,為的,就是要以最高,最碾壓式的姿態,讓雲澈慘敗、絕望……讓雲澈在他的麵前儘顯無力與卑憐,最好,能讓他醜態畢露,哀哭求饒。”

“如此,纔可最大程度上平衡和發泄他對雲澈的妒與恨。”

“那麼,便可利用這一點,來博得些許的機會。”

“……”千葉影兒沉思。

“結界將破之時,我便會去麵對龍白。到時,你能領悟和學到多少,便看你自己了。”

千葉影兒抬眸,目光異樣:“這可奇了。平時各種藏著掖著,這般關頭卻來教導我?是不是也太晚了些?”

池嫵仸卻是淺淺而笑:“教導?如此說來,你倒是希望我教導你?”

“冇錯。”千葉影兒竟是直接承認:“說來可笑,還是梵帝神女之時,我曾以為自己手段無雙,隻要是我想算計的、得到的,無人能逃開我的五指。”

“後來,我被千葉梵天廢掉梵魂時,我才知道,在真正的老狐狸麵前,我簡直幼稚的可笑。整個人生都被他控製和玩弄於鼓掌,卻一直傲然自得……嗬。”

“曾自以為傲的所謂心機手段,也不過是因我背依梵帝神界。”

“而你,卻是可以讓千葉梵天都畏懼的……黑暗狐狸精!玩心機上,我承認我遠不如你。而且坦白說,你在附近的時候,無論麵對什麼狀況,都會給人一種安心感。相信雲澈也是如此。”

向來在表麵上對池嫵仸保持著敵意的千葉影兒,在這絕境之下,難得的吐露了心聲。

池嫵仸臉上的笑意濃鬱了幾分,她輕歎道:“能讓自尊極強的你說出這番話,我也算是頗為榮幸了。而你也無需如此妄自菲薄,你隻是太年輕,五年以前的人生又太過順利。你若有著我的年齡和閱曆,隻會在我之上。”

“所以呢?”千葉影兒道:“為什麼忽然現在要教導我如何玩心機?”

目光離開千葉影兒,池嫵仸轉過身去,看著隨時可能崩塌的藍色結界,幽聲道:“我希望,你可以活下去。”

千葉影兒:“??”

“如果,我們最終博得了奇蹟,雲澈及時的從宙天珠走出,你一定要不惜一切,帶著他逃離……不要回頭。”

“而如果,是壞的結局,比如雲澈和宙天珠落入了龍白之手,你更要逃走……因為以龍白對雲澈的恨意,他反而很有可能不捨得立刻殺了雲澈。而你,就是最後的一縷希望,因為我知道,隻要你還存活一天,你一定會不惜任何手段去救他。”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現在便逃走。但我知道,你一定不會。”

千葉影兒皺眉,低聲道:“你這麼希望我逃……那你呢?”

池嫵仸胸口起伏,聲音幽緩:“我生在北神域,是於黑暗中成長的魔人,更得黑暗之賜,身承著遺自遠古魔帝的魔魂。”

“引領北域玄者顛覆命運,是我的願望,更是我得到涅輪魔魂的同時所揹負的使命。然而,我今日卻冇有引領他們退離,反而引導這些北域的族人……更是北域的命脈來以命死守。”

“他們若死,北域希望永絕。”池嫵仸閉上了眼睛:“單此一罪,我已無顏苟活,唯有與他們一起殉葬。”

“……”千葉影兒猛的向前一步,金眸震盪,卻無法說出什麼。

“你放心,在我死之前,一定會保你逃出去……”稍一停頓,她一聲很輕的低語:“一定會。”

千葉影兒剛要開口,忽然,一聲巨響從前方傳來。

“哢!!”

不同於先前的震天轟鳴,這一次,是無比恐怖的撕裂聲。

一道白痕在滄瀾結界炸開,並極速蔓延,一眼看去,宛若蒼穹被狠狠的撕裂。

裂痕起,便代表著滄瀾結界即將崩潰。

這個三成力量的南域最強結界,在來自數百個神主,太過恐怖的力量衝擊之下,堪堪隻抵禦了三刻鐘。

這時,萬象神帝和虺龍帝對視一眼,然後忽然同時出手,兩股神帝之力直轟已遙遙欲墜的滄瀾結界。

“碎吧!”兩神帝低吼道。

池嫵仸身影急掠:“閻一閻三!”

哧啦!!

兩道黑影撕裂空間,穿空而過,兩股極致的閻魔之力從內部轟擊在滄瀾結界上,與萬象神帝、虺龍帝的力量隔著結界狠狠相撞。

轟隆!!

黑霧瀰漫,煞氣彌天,承受巨力的滄瀾結界如薄紙般劇烈彎折,而結界之外,兩大西域神帝同時悶哼一聲,被遠遠震開,停住身形之時,雙臂在麻木中劇痛。

所有人驚然側目,看向了結界中的兩個恐怖黑影。

“隱於北神域閻魔界永暗骨海下的隱世三閻祖之二。”龍白淡淡出聲:“他們三個,大概便是黑暗玄力的極致了。”

“……原來如此。”龍三低語。

“右側之人,不在我們之下。”龍五道。

“終是魔孽,儘皆除之吧。”龍四道。

這時,一個嬌媚入骨,酥心撩魂的聲音遙遙傳來:“果然不愧是龍神界,我北神域最大的隱秘,你們卻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聲音渺渺,池嫵仸的身影也已掠空而至,立於閻一和閻三身前,與龍白正麵相對。

“魔~後!!”緋滅龍神龍瞳放大,緊攥的雙手十指哢哢作響。

而讓他最無法接受的是,麵對池嫵仸時,他除了怨恨……竟還生出一絲冰冷的恐懼,而且任憑他如何努力,都無法驅散。

彷彿那抹可怕的魔魂,從來冇有真正離開過他的龍魂。

麵對這大名鼎鼎的北域魔後,龍白卻隻是淡淡瞥了一眼,麵無表情的道:“你們的所謂魔主雲澈,是認定要當縮頭之龜了麼?”

“嗬……”此言讓池嫵仸發出一聲低笑,嬌軟的聲音帶著縷縷侵魂的嘲諷:“你明知我族魔主不在,方纔大舉來襲,如今卻言我魔主為縮頭烏龜?”

“堂堂混沌之皇,居然是如此虛偽低劣,惺惺作態之輩,還真是讓人失望呢。”

“……”龍眸轉下,字字萬鈞:“你…說…什…麼?”

池嫵仸傲然道:“我北域勢力早已聚於此地多時,而那時你龍皇不在龍神界中,本是我族踏滅你龍神界的最好時機。”

“但魔主有命,如此勝之不武,有辱我北域威名!與龍神界之戰,必須在你龍皇歸界之後尤其。魔主不止一次的重言要與你正麵一戰。”

“所以,魔主雖恨極你龍皇,但你不在龍神界的這幾個月,我北域魔族橫掃東神域,踩踏南神域,卻始終未趁機動你龍神界分毫。”

龍白:“……”

“……”閻天梟和焚道啟一點點瞪大了眼睛。

“而你龍皇……”池嫵仸字字譏諷:“卻在知曉我族魔主不在滄瀾後,為抓此時機,不惜動用隱世百萬載的乾坤龍城極速天降……啊呀,本後著實冇想到,你龍皇原來對我族魔主畏懼至此,還真是讓人好生驚訝,又好生失望呢。”

“不過如此看來,魔主與你龍皇的正麵之戰確也冇必要了。因為你這般畏縮的行徑和做作的姿態,已是不配與我魔主相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