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4:40:20 來源:1kanshu

冇有確切的訊息,更無人親眼見到雲澈。但無論是天玄大陸還是幻妖界,雲澈歸來的傳聞卻快速擴散,短短兩日,兩片大陸的上層勢力已幾乎儘皆知曉。

因為那一日,神凰城在劇動,蒼風女皇在接待諸國使節時匆匆而離,冰極雪域風雪驟亂,妖皇城的上空更是被小妖後急掠的身影切開一道久久不散的黑痕……

這一切都在告訴所有人,離開五年的雲澈已然歸來。

那些他已葬身更高位麵的猜測傳聞也無疑隨之散滅。

隻是,藍極星的生靈永遠也不可能想到,此次歸來的雲澈已立於這大千世界的何處。

因為,那是他們最極致的幻想,都無法觸及的高度。

與上一次的重逢不同,這一次的重逢,不僅是跨越了生死和絕望,更伴隨著最痛苦的失去和最夢幻的奇蹟……它實在太過珍貴。

蕭烈、雲輕鴻、慕雨柔、蒼月、蕭泠汐、蘇苓兒、楚月嬋、幻綵衣、雲無心……這些刻魂的身影一個又一個重新映入瞳孔,且再也冇有什麼可以將他們奪離,所曆之劫,手染之血,皆已值得。

上一次歸來,他向他們描述了廣闊的神界,卻隱了諸多所曆艱險。再加上太多的顧忌、未知和潛危,很多事情,他都無法完全坦白。

這一次,所有的遭遇,所有的劫難,他都儘情的傾吐而出……

包括緋紅之劫;包括他與茉莉平息劫難的下一瞬便為世所傷;包括他眼睜睜看著藍極星被毀滅成混著血霧與亡魂的塵埃;包括拖著沐玄音救下的殘命逃到了黑暗北域……

直到他成為黑暗魔主,血染三域,踏天為帝。

但,也不是完全冇有隱瞞。比如,他全程未提及“夏傾月”三個字,隻有那個殘忍毀滅藍極星,最終被他親手逼殺的罪惡月神帝。

————

天玄大陸,流雲城,蕭門。

這裡久違的熱鬨起來,流雲城的空氣亦變得動盪不休。

遠方的天空,一道道玄舟之影快速臨近,在接近流雲城時又連忙緩下,之後都不約而同的緩降至流雲城外,又在城外恭謹遠觀,不敢貿然進城。

他們從不同渠道得知雲澈現身流雲城的訊息,又知今日是雲澈之女雙十生辰,因而紛紛攜重禮而至。

其實,他們都很清楚的知道雲澈幾無可能麵見他們。但,雲澈不會接見。他們卻不能不來。

“兒媳池氏嫵仸,拜見父親、母親。”

帝後池嫵仸,於雲輕鴻、慕雨柔身前,行著蒼風國的晚輩之禮。

雖然她已全力自抑,但她萬載魔後的威儀哪怕隻有一縷,對於這個位麵的生靈而言也依舊太過懾心,從她的現身到開口,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屏息,無法開口。

雲澈頗為無奈的一撇眼角,然後目光一動,將池嫵仸外溢的魂威隔絕,這才讓眾人的眼神快速恢複清明。

“你就是澈兒所言的那位……帝後?”

說話之時,慕雨柔已是不自覺的站起身來,目光彷彿被死死吸附在池嫵仸身上,久久無法偏移。

雲澈身邊的紅顏,無不是這片天地最優異的女子。但眼前的黑衣女子,卻無論哪一方麵,都彷彿是這片天地所存在的辭藻根本無法形容的存在。

“是。”池嫵仸微笑迴應,姿態始終帶著對長輩的恭謹——雖然她的年齡、閱曆都遠遠的勝過對方:“嫵仸兩載前嫁予夫君,初為魔後,後為帝後。成婚之時,北域萬靈為證,卻因命運所涉,缺失父母尊臨,此對夫君與嫵仸而言,皆為莫大憾事。”

“快起來。”

冇等她繼續說下去,慕雨柔已是快步向前,伸手將她攙起,尚未開口,雙目已是淚霧朦朦:“澈兒說,若不是你,他或許很早之前就……再也不會有今日,你是澈兒的帝後,更是……更是我們全家的大恩人……”

“母親言重。”池嫵仸微笑:“我與夫君互偎互持,彼身彼心早已為一體,永遠無需言‘恩’字,更受不得母親這般讚言……”

“呿!”千葉影兒直接將麵孔彆過,她看不得,更受不了這般場景。

她與池嫵仸不同,她愛雲澈,卻不會因此去仰敬禮拜雲澈的親人……哪怕是他的生身父母。

她和池嫵仸一同來到,卻隻是立於雲澈之側,目不斜視,不發一言。彷彿除了雲澈,其他人根本不入她的視線之中。

慕雨柔一直都是個感性之人,但雲輕鴻卻不同,他的目光從池嫵仸身上移開,默默吐了一口氣。

雖早有心理準備,卻雲澈講述中這個曾經的北域魔後,如今的神界帝後現身之時,僅是第一個刹那的瞥視,那從未有過的靈魂激盪便告訴他,這個女子,是一個徹

徹底底超脫他認知和想象界域的存在。

而這般女子,卻甘願的拜身於他們麵前……因為雲澈。

一抹異樣的複雜在雲輕鴻瞳孔最深處晃過,隨之又快速散去,他的臉上恢複欣然的淡笑。

“無心,這是本後送你的見麵禮,也是生辰禮。”

池嫵仸手指輕點,一抹黑芒飄向雲無心。

“謝謝池阿姨。”

雲無心恭敬的伸手接過,黑芒散去之時,落入她手中的,是一枚小巧的玄影石。

雲無心愣了一下。

“玄影石?”雲澈一臉疑惑的看向池嫵仸……而且這分明還是一枚再普通不過的玄影石。

冇有理會雲澈,池嫵仸向雲無心微笑道:“你的父親如今是這諸天之上的帝王,以他對你的疼愛,天下萬珍,你想要什麼,他都會為你取來。所以思來想來,本後手中再難有比這段影像更適合你的禮物……”

“大哥!大哥!!”

這時,一聲帶著萬分激動的大吼遙遙傳來。隨之,一道身影帶著明顯混亂的氣息從空中急急墜下,在呼喊聲中直衝廳堂。

雲澈嘴角微動,轉目之時,視線中已現出蕭雲的身影。

“大……哥!”親眼見到雲澈,蕭雲再難自抑,哽嚥著呼喊一聲,快步撲來,久久泣淚難言。

“蕭雲,久違了。”雲澈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哥……無事便好。”

蕭雲死死咬牙,好不容易纔止住眼淚。他連忙伸手,一把抓過身後匆匆跟來的少年:“永安,還不快……”

他話音未落,少年已“噗通”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個頭:“永安見過雲伯伯。”

眼前的少年已身有七尺,神態堅毅,目若朗星,身上的玄氣也已臨近天玄之境,未來成就,定不會弱於他的父親。

“永安,你也長大了。”雲澈伸手將他扶起,深深感歎道。

蕭永安雙目含淚,真摯道:“雲伯伯當年救命之恩,永安終生不忘。這些年,永安一直和父親共祈雲伯伯平安歸來……更相信雲伯伯無論身處何地,都定有天佑。”

“……好孩子。”雲澈輕輕頷首。

“雲大哥。”後方,天下第七笑盈盈的走來,手中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看上去隻有四五歲的小女孩。

雲澈心絃和目光同時一動:“她莫非就是……”

“永寧,”天下第七駐足俯身,向小女孩道:“這位就是爹孃經常向你提及的雲伯伯。”

果然……雲澈唇角含笑,目光變得格外溫暖。當年他離開之時,天下第七剛有身孕,蕭烈為其取名“永寧”。一夢之間,她已出落的這般大了。

“雲伯伯……好。”

女孩似乎有些怕生,嬌嬌弱弱的喊了一聲,便縮到了母親身後,隻露出半張粉嫩的臉頰,偷偷的打量著雲澈。

雲澈快速而溫和的應聲,欣然著蕭雲已是兒女雙全之餘,也連忙思索著該補送這個蕭家的小公主什麼見麵禮。

“哈哈哈哈哈哈!”

一聲大笑傳來,震盪得整個流雲城簌簌發顫。

“外公!”雲澈一個折身迎出。

慕飛煙每次都是人未到,大笑先至。麵對雲澈的快步相迎,他“嗖”的繞過,隻留給他將耳膜震盪得嗡嗡作響的叫嚎:“小無心,快看太外公給你帶來了什麼禮物!千載難見的紫龍蜥,剛從雷炎穀抓回來,哈哈哈哈哈……”

流雲城氣流激盪,卻不見塵埃。

今日是雲無心的雙十生辰,亦是再無塵埃的新生與起點。

軒轅問天……神界來客……隕落星神……緋紅之劫……藍極星隕……恨滿魔魂……西域龍皇……

一切的一切,都已永恒遠去,唯餘再無人可毀傷的安和。

…………

喧囂漸落,星辰綴夜。

雲輕鴻立於一座庭院之中,仰頭看著深邃的星空。

這裡,是蕭雲之父蕭鷹生前所居,他在這裡已靜立許久,似在緬懷當年。

“父親。”

雲澈走了過來,看了一眼幾乎毫無變化的周圍:“又在感慨當年的事?”

雲輕鴻回神,笑了一笑道:“是,也不是。”

“哦?”

“有另一件事,更讓我感慨。甚至,它比你所述的這些年的遭遇,更讓我覺得離奇。”雲輕鴻緩緩說道。

這著實讓雲澈好奇起來:“是什麼事情?”

“你……真的是我的兒子嗎?”

“哈哈哈哈!”耳邊傳來的言語讓雲澈不禁大笑出聲:“父親輕易不開玩笑,忽然開起玩笑來,倒是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然而,耳邊卻始終冇有傳來父親迴應的大笑聲,雲澈目光側過,卻發現雲輕鴻正仰頭看著上空,臉上冇有一絲的笑意,就連神情,亦帶著分外複雜的悵然。

雲澈笑意收斂,有些哭笑不得道:“父親,你該不會……真的這麼想吧?”

雲輕鴻垂下頭來,淡笑一聲道:“你我是親生父子,血脈相連,這一點,無論世事如何變幻,都不可否認和改變。隻是……”

頓了一頓,他繼續道:“我雖然從未接觸過那個名為‘神界’的世界,但,那裡的人竟能在揮手之間將整個藍極星化為塵埃……毫無疑問,那是我根本無法理解的存在,更是我終之一生也不可能觸及的位麵,”

“而你,從你第一次動身前往那裡,距今也不過十幾年的時間,居然成為了將一切覆於掌下的帝王。”雲輕鴻微微閉目:“這讓我不得不感慨……我雲輕鴻,真的生得出如此的兒子嗎?”

雲澈笑著道:“我的今時,不正是因為父親你足夠優秀。”

“不。”雲輕鴻卻是搖頭:“為父絕非妄自菲薄之人,性情裡至今依舊殘存著幾分驕狂。當年,你拯救雲家和妖皇族於危難,後又擊敗軒轅問天,成為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無上存在,我為之無儘的欣然和驕傲,更無數次的感歎著不愧是我雲輕鴻的兒子。”

“一個人的命途、眼界、上限,往往由他的血脈和出身決定,這是一個殘酷而不爭的事實。而澈兒,你如今所在的,卻是為父,以及整個雲氏一族全力仰望也無法觸及的高度。坦白說,這兩日之間,我內心的悵然猶勝驕傲。”

說到這裡,雲輕鴻笑了起來:“兒子太過優秀,優秀到讓做父親的無所適從,如我這般境遇的父親估計也是天下少有,哈哈哈。”

“好了好了,不矯情這件事了。”不等雲澈開口,雲輕鴻已是擺擺手,轉身看著自己的兒子:“澈兒,你既已為神界之帝,一定諸事繁多,是不是很快又要離開?”

“不,”雲澈笑著道:“‘雲帝’二字,對我而言更多的隻是一個稱號。控馭神界都是交給嫵仸,她比我擅長的多。我就算是完全撒手,消失千年百年都沒關係。”

“而且,這裡纔是我的家。”

“那就好。”雲輕鴻開懷而笑:“多陪陪她們,尤其是無心。你將她丟失的時間,可太久了。”

“……我明白。”雲澈重重點頭:“我一定會好好彌補我這些年的缺失。”

與雲輕鴻聊了許久,直至月落星稀。

送離雲輕鴻,雲澈一人坐於房頂之上,與父親一般陷入長久的悵然之中。

軒轅問天為成神道,籌劃隱忍了千年,方得半殘的神道之軀。

龍白成為傲視神界的龍皇,在神曦的拯救和幫助下,都用了近十萬載之久。

而自己……

如今也才半甲子之齡,卻將他們儘數踩滅。諸天萬界,皆在他的腳下。

十六歲前,他是一個殘廢之人。

一切的變化之始,便是他與夏傾月成婚之日被毒死……“重生”至滄雲大陸……又從滄雲大陸再度“重生”回與夏傾月成婚之日……

之後,他遇到茉莉,得邪神傳承,得荒神之力,遇鳳凰魂靈、遇龍神遺魂,得紅兒與太古玄舟,又在幻妖界遭遇金烏魂靈……

麵對成就神道的軒轅問天,他在絕望之際,又遇到了幽兒。

到了神界,他遇到了留世至今的冰凰神靈……在葬神火獄遇到另一個鳳凰魂靈……在輪迴禁地,得到了神曦的特彆對待……後魔帝歸世,讓世皆悚然的劫天魔帝卻賦予了他諸多的恩賜。

七大玄天至寶,鴻蒙生死印、宙天珠、天毒珠、輪迴鏡皆在他的身上,乾坤刺亦在他的身邊。

這其中,任何一個恩賜,都是他人萬世都難以求得。

而他,從十六歲至今,也才短短二十年出頭。

憑什麼……

憑什麼這些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且是如此之短的時間。

這其實,是雲澈這些年來,不止一次在腦海中晃過的念想。

雲輕鴻的話,將他的這些念想徹底翻了出來。

真的是所謂的“氣運”嗎?

“我以前從不相信所謂天命之說。但遇到了你……你絕對是有什麼大氣運加身!”

這也是當年茉莉不止一次對他說過的話。

“茉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