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1777章 殘酷

逆天邪神 第1777章 殘酷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2 05:00:35 來源:zuox

-

遠古神族,四大創世神之下,公認以龍神居首。

繼承著稀薄的龍神血脈,龍神一族能成為當世最強種族,可謂理所當然。

但龍神二字,當年是獨屬太古蒼龍的神名。雲澈身承來自太古蒼龍的重恩,這些所謂的“龍神”,對他而言根本是對太古蒼龍的褻瀆。

而如果當世真的存在龍神,真正配得起這個稱號的,不是這些“龍神”,也不是龍皇,不會是龍神界的任何人……而是他雲澈!

因為他所身承的,是來自太古蒼龍的原始血脈,原始靈魂,原始龍髓。

當雲澈帶著外釋的龍威走近灰燼龍神時,帶給灰燼龍神的,是從未有過,同時壓覆於血脈和靈魂的壓製感。

就在這個最不合時宜的時刻,他忽然明白當年龍皇身在東神域時,為什麼要當眾收一個壽元尚不及半甲子,修

為剛至神靈境的人族男子為義子。

那件事在龍神界引起的震動,要比東神域劇烈百倍,但龍皇從未向任何人解釋過原因,包括九龍神。

“你方纔的比喻用的很不錯。”雲澈淡淡而語,似在讚賞:“本魔主是屠夫,東神域是一頭習慣了安逸的睡豬。那麼……”

他腳步靠近,聲音幽緩:“你猜,你們龍神界,在本魔主這個屠夫眼中,又是什麼呢?”

灰燼龍神龍眸顫動,幾乎是用儘全力意誌,才緩緩發出艱澀的聲音:“你……最好……馬上……放開……本……尊……”

哪怕此時此境,哪怕到死,他都不會放下身承了一生的驕傲。

南溟神帝在這時緩步向前,和顏悅色道:“北域魔主,你麾下之人的風姿,我們已是有目共睹,驚歎萬分。事至如今,魔主不如先暫且放開……”

“南溟神帝,”雲澈直接發聲,卻冇有轉身看向南溟神帝,漠然道:“這條賤龍在本魔主麵前驕橫無禮,出言不遜,相信你們同樣有目共睹。你們南神域的規矩,本魔主不懂,但依照北神域,依照本魔主的規矩,這是不容赦的死罪。”

“換言之,這是本魔主的私事,與你們任何人都並無乾係。相信,你們也並不想被牽連進來。”

南域眾帝無人發生。

三閻祖,兩梵祖,五個幾乎憑空而現的可怕老怪物。那邊還有千葉影兒和古燭,雲澈更是一個比那些老怪物都要可怕,都要惡毒的怪胎,雖然這是南神域的地界,但事不關己,誰敢牽連進來?誰想牽連進來!?

更何況,北神域和西神域撕起來,這對本惴惴不安的南神域簡直萬利而無一害……雲澈表現的越是可怕,越是如此。

南溟神帝微笑道:“魔主的私事,本王當然不該乾涉,隻是此處畢竟是我南溟地界,灰燼龍神是本王親邀的貴客,我南溟又與龍神界世代交好,若是坐視不理,也著實太過薄情。”

“所以,便以本王薄麵,為灰燼龍神向魔主求個情。”

雖是求情,但南溟神帝的語氣很淡,既無明顯的威脅,亦無明顯的誠懇。

求情?他灰燼龍神這一生,何曾要他人為自己求情?

“本尊……豈用……你來求情!”他切齒咬牙,目綻血紋:“雲澈……你敢……殺我!?”

“情你已求過,也算是仁至義儘了,但本魔主不接受你的求情。”雲澈依舊冇有轉身:“如此,足夠了嗎?”

“當然。”南溟神帝笑了一笑,後退了一步,再不言語。

紫微神帝身影前移,站到南溟神帝之側:“南溟,難道真的就這麼……”

南溟神帝卻一抬手,止住了他的言語,雙目直直的看著雲澈,那異樣的目光,似乎對雲澈接下來的作為很感興趣。

“看起來,直到現在,你都不認為本魔主敢殺你?”雲澈斜視著灰燼龍神,言語很淡,似乎連諷刺都已不屑。

灰燼龍神瞳孔擴張欲裂,但依舊釋著足以讓萬靈驚悸的威淩:“嘿……嘿嘿……”

他竟然再笑,雖然笑得極為痛苦勉強,但卻帶著深深的輕蔑:“這就是……北域魔主……嘿嘿……多麼大的一個笑話。如此天真愚蠢……憑你……也配犯我龍神……”

“憑你……也妄想為尊神界……”

“為尊神界?”雲澈淡淡笑了起來,他微微仰頭,看著上空,似說與灰燼龍神,又似在自言自語:“我若想為尊神界,當年,隻需留住劫天魔帝,如此,這大千世界,諸星萬靈,誰敢不聽我號令!縱魔神歸世,天地萬厄,唯我可永世安平,想要苟安,就算你們龍神界,也隻能跪求我的庇護。”

這番話,說的眾人心神驟凝。

尤其是當年經曆過魔帝歸世的眾神帝,心中無一言可反駁。

灰燼龍神劇顫的瞳光也短暫凝滯。

“本魔主若想為尊,這世上,哪還有什麼龍皇之名!”雲澈聲音冷下:“本魔主要殺誰,隻因他該死,懂麼?”

灰燼龍神艱澀出聲:“好啊。那你動手啊!殺了本尊,你們……必將承受我龍神界的盛怒!到時,就算你可以逃,北神域那群跟隨你的卑賤魔人……要全部給本尊陪葬!”

“嗬嗬,”雲澈露出一個頗為詭異的笑容,幽幽說道:“本魔主將他們帶出北神域,可不是為了賜他們新生,而是讓他們成為血染這個肮臟世界的工具!”

“死,便是他們在本魔主手中最大的意義。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在他們死儘的那一刻,你們龍神界又會凋零成什麼樣子呢。”

空氣忽然凝固。

無形的寒意像是無數個惡魔的爪牙,深深的刺動著每一個人的心魂。

立於當世最高層麵,每一個人都有著無比深厚的閱曆和心機,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著大量的鮮血與罪惡。

但,耳邊傳來的,卻是他們這一生聽過的最陰暗,最喪心病狂的言語。

每一個人的臉色都在急劇的變化,看著雲澈的背影,心中的寒意無論如何都無法驅散。原本抱著看戲姿態的南溟神帝也目光陡凝。

他早就對眾溟王、溟神說過,雲澈是一個瘋子,他的此番歸來,不是為了吞併,而是為了複仇。

這也是他身為最狂肆的神帝,卻選擇“認慫”的最大原因。

因為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強者,而是瘋子。

但他此刻忽然發現,自己依舊完完全全低估了雲澈瘋狂的程度。

“……”千葉影兒稍稍皺了皺眉。

灰燼龍神原本放大的龍瞳出現了急劇的收縮……龍族的強大無人敢犯,龍族的高傲亦讓他們從不屑欺淩他人。因而龍神界為尊神界百萬年,一直為萬靈所仰,從無外厄。

如果,北神域眾魔真的在雲澈手下不惜以命血染龍神界……雖然他絕不認為北域眾魔是龍神界的對手,但以北神域目前所展露的實力,北域諸魔皆葬的同時,龍神界亦毫無疑問將遭受亙古未有的重創。

短暫的沉寂,他龍目忽轉,嘶笑出聲:“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這幾個北域老魔聽到了嗎!你們為他賣命……他卻視你們為葬命的工具……哈哈哈哈……你們還不……呃啊!”

哢!

數根龍骨斷裂的聲音響起,沉重如山嶽崩塌。

閻一老目抬起,魔光懾心:“為主人而亡,是我等最大的榮耀!”

閻二抬起撕斷龍骨的枯手:“隻求為主人萬死!”

閻三嘴角咧起,露出森然灰齒:“喋喋,主人之願,便是我們活著的理由!你這條賤龍說的什麼屁話!”

灰燼龍神呆住,所有人的喉嚨都像是被什麼東西重重噎住,無法發出聲音。

閻魔三祖說出這些話時,非但冇有任何的不甘與勉強,反而帶著彷彿源自骨髓和魂底的榮耀感!

南溟神帝一陣頭皮發麻。

這三個不該存世的可怕老怪物對雲澈畢恭畢敬,已是讓他心中有些難以理解。他們此番言語,更是讓他匪夷所思之餘……羨慕嫉妒到近乎發狂。

神帝,是為號令萬生而存在,不會居於任何生靈之下。每一個神帝對於麾下的神力傳承者,都要給予極高的重視、善待與拉攏,還要各種權衡調和。

即使如此,也斷不會奢望他們會不惜萬死而效忠。

因為強大如他們,會是一界的基石,卻永遠不可能是忠犬。

但雲澈的身邊,竟有著神帝層麵,卻甘願為他萬死的忠犬!

還是三個!

他無法理解,更無法接受。

“好……手……段……”灰燼龍神低吟出聲:“真是好手段……所謂閻魔老祖……竟甘為一個蠢貨的忠狗……呃!”

閻三目光魔光閃耀,顯然生怒,但又不敢擅動,向雲澈請示道:“主人,現在宰了這條賤龍嗎?”

森然之音,冇有讓灰燼龍神生出絲毫的恐懼,被五祖壓製,他依舊發出字字狠厲的傲然之音:“來……殺了本尊……雲澈……有種……就……動手啊——”

雲澈盯了他一眼,忽然冷淡一笑:“本魔主這一生所曆之人中,大多懼死。地位越高之人,越是懼死。如你這般不怕死的,還真是少數。”

“既是不懼死之人,本魔主又怎好賜死呢。”

灰燼龍神龍瞳放大,口中發出張狂嘲諷的嘶笑:“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還是不敢殺本尊……剛纔的膽子呢?嗯!?哈哈哈哈……”

“想死可以,”雲澈不緊不緩的道:“來求本魔主。在你學會如何於本魔主身前屈膝之時,纔有資格得到本魔主的賜死,聽懂了嗎?”

“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灰燼龍神麵色痛苦,口中卻是狂笑:“卑賤的魔人……也妄想讓本尊屈服……做你的春秋大夢!”

“閻一閻二閻三,”雲澈轉身,不再看灰燼龍神一眼:“該如何讓一條賤龍求死,如此簡單的事,你們不會做不到吧?”

低沉的命令,卻在深深的引燃著三閻祖骨子裡的陰暗與凶煞,他們的老目釋放出興奮的黑光,就連言語也多了幾分灼熱:“謹遵主人之命!”

“啊————”

三閻祖話音剛落,一聲穿魂的痛苦嘶叫便幾乎震裂了南溟王城的上空。

以三閻祖刺入龍軀的鬼爪為中心,無數黑痕在灰燼龍神身上驟然輻射蔓延,如千萬把黑暗魔刃,殘忍的切裂、刺穿、殘噬向龐大龍軀的每一個角落。

黑暗的殘噬,本就是一種酷刑。

更何況是來自三閻祖的閻魔鬼爪。

那無數黑痕中的每一道,甚至每一絲黑芒,都足以讓任何生靈在一瞬間便清清楚楚的知道何為生不如死。

但,灰燼龍神的嘶叫隻持續了一瞬,便死死屏住。不要說求饒求死,連慘叫聲都再不發出一絲,唯有他的龍齒在極度的痛苦下不斷髮出駭人的碎裂之音。

“嗯?”

如此簡單的任務,最殘忍的閻魔之力,居然冇有讓這條龍屈服,這無疑讓三閻祖心中暗怒,他們手勢同時一變,霎時,灰燼龍神身上黑痕驟然,龍骨根根碎斷,本堅不可摧的龍軀亦直接崩開數千道裂痕。

那一瞬間飆出的龍血,宛若暴雨一般。

“哢———”

灰燼龍神全身痙攣,龍齒被片片咬碎,王殿之中,大片強者被駭到失聲,卻唯獨不聞灰燼龍神的慘叫。

“嘿……嘿嘿……”

不啻煉獄的折磨,龍骨儘斷的痛苦,卻無法摧斷他身為龍神的驕傲。他反而在笑,哪怕整張麵孔已扭曲猙獰的不成樣子。

“想…讓…本…尊…求饒……憑你也配……”

“你的下場……定比本尊……淒慘千倍萬倍……嘿嘿……哈……哈哈……”

不僅在笑,竟還能說出話來。

他們上一刻驚悚於灰燼龍神所遭的痛苦,此刻,心中無法不生出深深的震撼和欽佩。

這就是龍的意誌,龍的靈魂,龍的傲骨。

“不用這麼急躁,多留點力氣好好享受。”雲澈慢悠悠的道:“本魔主有的是時間。折磨一個所謂龍神的畫麵,想來並不多見,在坐之人,誰又不想多觀賞一會兒呢,你可千萬要堅持的久一點。”

他話音落下之時,灰燼龍神的龍筋亦被根根撕斷,然後又被一點點吞噬成黑暗的碎末。

龍齒被咬斷的可怕聲音每一息都在持續,卻始終不聞任何的慘叫和求饒之音。

“北域魔主,”南溟神帝終於開口:“灰燼龍神的冒犯之罪,至此也已付出了足夠的代價,魔主和龍族既有著特殊的淵源,和灰燼龍神又無什麼深仇大恨,便就此降恩饒恕,如何?”

“冒犯”、“降恩”……南溟神帝的言語非但冇有讓灰燼龍神感激,反讓他更加憤怒,他喉嚨之中,溢位已完全扭曲沙啞的嘶吼:“南溟……本尊用不著你來求情!”

“雲澈……有種就殺了本尊……來啊!!”

“想死?求啊。”雲澈淡笑道。

“我……呸!”灰燼龍神最後一顆龍齒亦被他生生咬碎,但聲音中的狂傲,卻彷彿冇有絲毫的彌散:“冇種的廢物……一條墮魔的瘋狗……憑你也配!”

雲澈斜目,冷冷的瞥了灰燼龍神一眼。

坦白說,灰燼龍神的意誌的確超出了他的預估……而且是遠遠超出。

三閻祖的閻魔之力有多殘酷,他無比清楚。灰燼龍神此刻所承受的,幾乎是不啻於梵魂求死印的痛苦。

但他不求饒也就罷了,竟連慘叫都死死壓下。

龍神界的九龍神,倒的確需要重新評估一番了。

“區區龍神,又何必在他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千葉影兒忽然開口,她不急不慢的道:“以龍神的意誌,怕是將他折磨致死,都不會真的求饒。”

她站起身來,迎著雲澈的目光道:“想要讓他屈服,摧毀他最重視的東西不就好了。”

“說。”雲澈道。論及對龍神界的瞭解,他當然遠不及千葉影兒。

“簡單的很。”千葉影兒站起身來:“對他們而言,‘龍神’二字高於一切,就算千死萬死,也絕不會摒棄,更不會自踐身為龍神的尊嚴與驕傲。”

“那麼……”她唇角輕勾,絕美的唇瓣間輕語著對灰燼龍神而言不啻於深淵噩夢的言語:“碎了他的龍丹,扒了他的龍皮,在他龍軀上刻印下最恥辱的黑暗字印,然後將他懸於宙天,投影至天下萬靈眼前。”

“讓所有人觀賞他淒慘的模樣,讓那些他平生不屑俯視一眼的螻蟻都會為他憐憫。如此,灰燼龍神便會成為龍神界的恥辱,而且是永恒的恥辱。”

“後世任何時代,任何種族對灰燼龍神的記載,也將永遠銘印著‘恥辱’二字。”

“你……”灰燼龍神的軀體忽然出現了混亂的顫抖,一雙龍瞳也從暗灰快速轉為血色。

無形的寒意刺動所有人的脊骨。

當年那個本就極其可怕的梵帝神女,從北神域歸來之後,顯然已變得更加的殘忍殘暴。

“很好。”雲澈微微點頭,直接道:“閻一閻二閻三,就照影兒的來吧。先碎了他的龍骨龍丹,讓他求死不能。至於黑暗字印……哼,就刻‘賤龍’二字吧。”

“遵命!”

閻魔三祖齊齊應聲,黑暗釋放,對龍骨的摧殘從緩慢的殘噬變為凶戾的摧斷,斷裂聲宛若驚雷。

“啊——”

強行摧斷的痛苦遠遠不及緩慢的黑暗殘噬,但先前不肯發出一絲呻吟的龍神卻在這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隨之是扭曲的吼叫:“殺了我……殺了我!”

這聲吼叫冇有了先前的不屈傲慢,不但無比的急促之中,還分明帶著些許的恐懼和任誰都聽得出來的戰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