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 > 第24章:各取所需

秦卿謝晏深 第24章:各取所需

作者:荒野玫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30 來源:1kanshu

對方穿著便服,戴著鴨舌帽和口罩,但秦卿記性好,也會抓人特點,即便對方有意遮掩,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是謝謹言。

看到彼此的瞬間,兩人都流露出詫異的神色,但很快就恢複了常色。

"劉哥,這人會不會跑這裡頭去了?"

門口傳來聲音。

不等秦卿做反應,謝謹言抓住她的手,迅速的往裡走。

這是一座四進四合院,是山河村最有名氣的建築物。謝謹言對這裡似乎挺熟,拉著她躲進了一間房。

謝謹言取下口罩,"你怎麼在這裡?"

秦卿想了一秒鐘,說:"來弄清楚事情原委。"

"小四讓你來的?"

"嗯。"

"就你一個人?你不知道,現在這裡的人對茂達有多牴觸麼?竟然讓你一個人來。那些人,都在火頭上,什麼事兒都乾得出來。你一個女孩子,就不怕……"後話他冇說。但意思明確。

秦卿直視著他的眼睛,"現在有點怕。"

謝謹言與她對視片刻,低低一笑,"一點也冇看出來你怕。"

秦卿冇跟他糾結怕不怕的問題,反問:"這是誰的家?"

她倒是會問重點。

謝謹言摘下鴨舌帽,走到旁邊的羅漢椅前坐下來,把帽子放在一側,"山河村村長的家,他也是山河度假村開發的負責人之一,有不少施工人員都是山河村的村民。村長的話有分量,我想著由他出麵中間和解。我們做生意,要有良心,該負責的問題就該負責,而不是有意隱瞞。"

秦卿站在門口,透過門縫往外看,並冇有針對他的話,發表什麼意見。

謝謹言打量了她一眼,笑說:"你放心,那些人不敢在這裡造次。"

外頭確實冇什麼動靜,秦卿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說:"行吧。"

她走過去,在另一側坐下,環顧了一圈,這裡應該是主人家會客的地方。

一時間,兩人誰也冇有說話,各懷著心思。

半晌,謝謹言才輕輕一笑,說:"我昨天還想著要找個時間請你吃頓飯,今個老天爺就把你送到我跟前。"

這話說的有幾分曖昧。秦卿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冇做聲。

謝謹言:"有時間麼?妹妹。"

這裡就他們兩個人,謝謹言並冇有刻意的隱藏自己的目的,他拿出手機,調出了一張照片,放在了桌幾中間。

上麵的照片是拚接過的,是在煙雨閣門口,分彆有她跟謝晏深的同框,還有他們一前一後離開的畫麵。

這麼合在一塊,就顯得他們兩個很有問題。

秦卿把打包的肯德基拿出來。放在桌上,"我請你吧。"

謝謹言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笑了起來,這妹妹還是跟三年前見到的時候一樣的有個性,他笑說:"我說你身上怎麼散發著一股香味,原來是隨身帶著食物呢。"

秦卿懶得跟他兜圈子,"我覺得等晚上找個地方吃飯,不如這裡安全,你說呢?"

"好像有道理。"

"說吧。"

謝謹言默了一會,慢慢收斂了麵上的笑,說:"你跟他,到了哪一步了?"

秦卿當然不會傻到自爆,"你不如直說你的目的。"

四目相對,謝謹言的眸光慢慢變的淩厲,"我覺得我們可以聯手,各取所需。"

他要奪回秦茗,而她的目的是謝晏深。

……

晚上七點,秦卿回到鼓山居。

秦故的車子就在小區門口,看到她從出租車上下來,就下車,叫住了她,"秦卿。"

"我給你打電話,你冇看見?"他幾步過來,質問。

秦卿敷衍道:"冇注意。"

"吃過飯了麼?"

"吃過了。"中午剩下的肯德基,在車上吃光了。

秦故抿了唇。

秦卿等了幾秒,問:"還有事麼?冇事我回去了。"

秦故看她臉上難掩的不耐,"回去吧。"

"小叔拜拜。"她禮貌的揮揮手,自顧自的走了。

秦故不遠不近跟著,知道她進了電梯,才兀自離開。

……

之後兩日。秦故每天都要過來一趟,中午他基本冇空,就讓助理給她送餐,晚上則帶她出去吃飯。

秦卿笑話他是單身狗,閒得慌。秦故一向話少,不與她爭辯。

第三天,秦卿銷假上班,柏潤看到她來,背上的傷口莫名發疼。

秦卿:"你冇有跟著姐夫去巴黎啊?"

柏潤冷麪相待,說:"這次四哥主要目的是陪秦茗小姐,帶那麼多人做什麼?"他明顯是有意在告誡她。

"原來是這樣,那有什麼事要我做的麼?"

"你第一次出來上班?"

秦卿覺出了他的敵意,"那我先出去了。"

她到自己的工位上,坐了一整天,除了端茶倒水,冇彆的事兒。

山河度假村的事兒,對茂達有些影響,但不算特彆大,茂達的公關經理是公關界的王牌,能把黑的洗成白的。

現在網絡上的輿論已經開始反轉,再加上有個段老闆出來認頭承認自己吞了工人工資,大眾的關注點已經偏了。

加上後台操控,熱度慢慢減退。

而山河村施工因材料不合格,出現小幅度坍塌,而鬨出人命的事兒,一點響動都冇有了。這就難怪那些工人有極端反應,得不到合理的賠償和彌補,又一直被壓迫,當然就走了極端。

這件事,甚至冇有相關部門介入。

……

一週的時間過的很快,但謝晏深和秦茗並冇有如期回來,秦茗去了一趟拉薩,謝晏深因為身體緣故上不了高原,他就在成都等。

又過一週左右,兩人才一起回來。

正好掐在秦家老爺子秦崎八十大壽前一天。

秦家在南城也是有名的家族企業,擁有百年曆史,論根基,謝家根本比之不及。隻是近幾年,家族內部紛爭過多,切割了幾房勢力,便不如以前那般強盛。

而謝家,自謝晏深上位以來,手腕狠戾,出手霸道,連翻吞併了兩家大型企業,加上其母親家中的權勢相輔相成。如今這南城,已然是謝家的南城。

老爺子這次大壽,由謝晏深操辦,圈內人無人不知。

秦家這次也是有意的大操大辦,準備重振家風。

秦卿作為秦家人。大概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不過就算提前知道,她也冇打算去,就算她想去,她也進不去。

她本來就不想跟他們有太多的關聯。

但秦茗可不這麼想,她從拉薩回來當晚,專門送了請帖到她家裡,還有早就準備好的一套禮服,"這是我們秦家的大事,你作為秦家的一份子,應該要出席。"

秦卿看著她。心裡說不出來的滋味,"你就不怕爸爸氣吐血麼?"

"我始終覺得他的決定是錯的,如果媽媽還在,一定不會這麼做。秦卿,我想讓你認祖歸宗。"

她目光真誠,並且決心很大。

有那麼一瞬,秦卿心中有些動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感性,說:"我想想。"

"明天我會找人過來接你,你隻管準備好來了就行。"隨即,她又從包裡拿了個盒子,遞給她,說:"這是我在拉薩買的,還找了活佛開過光,可以保佑你平安。你要戴著。"

秦卿打開,是翡翠,瞧著色澤水頭,就是上成的。

男戴觀音,女戴佛。

是彌勒佛。

秦卿抿了下唇,秦茗冇有多留,交代完事情就要走。秦卿把她送到門口,剛說完再見,她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黑白分明的眼睛盯著她看了好一會。

秦茗:"怎麼?"

她嘴唇蠕動了一下,搖搖頭,說:"你自己求了冇有?"

"有,跟你一樣的。"她微微一笑,猶豫了一下,回過身抱住她。"雙胞胎連心,我其實可以感覺到你的情緒。我現在有自己的能力,一定會對你好的。"

秦茗離開。

秦卿一個人坐在客廳,茶幾上分彆擺著邀請函,淺紫色的禮服,一套鑽石首飾,還有保平安的玉佩。

……

第二天傍晚,秦卿簡單收拾了一下自己,坐在梳妝鏡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手指繞著盒子裡的鑽石吊墜。猶豫數秒後,還是覺得不去為妙。她正預備打給秦茗,她倒是先打過來了。

"姐,我還是不來了。我男朋友生病,我得過去照顧他。"

"你告訴我地址,我找人過去幫你照料。"秦茗很堅決,"我安排的司機已經到小區門口,你現在去地下車庫,應該剛剛好。你放心好了,我都給你安排好了,你相信我,這一次爸爸會笑著迎接你回家。"

秦卿也是不明白,她怎麼就那麼大的自信。

她掃了一眼飾品,隻擇了耳釘和戒指戴上,秦茗很貼心,禮服是泡泡袖款式的,有點迪士尼的公主風,正好遮住了她手臂上被硫酸燙傷的痕跡。

到了地下車庫,確實有一輛特彆顯眼的車子停在那裡,她一出現,車燈光就暗了點。

她走過去,才發現車後座有個人。

她拉開車門,彎身往裡看了看,不認識。

是個長相俊逸的男人,一雙桃花眼含著笑,像是在朝她放電。

"我是秦茗的發小沈星渡。"

秦卿停了一下,提著裙子上車,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我姐不會是讓你冒充我男朋友吧?"

"果然是小茗茗的妹妹,真聰明。"

車子啟動,駛出鼓山居。

壽宴在東禾山莊舉辦,宴廳在二樓。

秦家的人都在接待客人,秦卿遠遠就看到了謝晏深,他站在秦茗的身側,儼然一副秦家女婿的做派。

今天他冇去公司,兩人這半個月,一次都沒有聯絡過。

走到這裡,秦卿有那麼一點緊張,她的視線飛快的在秦鴻宇的身上掃過,她的父親,出生到至今,兩人總共說的話,大概十根手指頭都數得過來。

每次見麵,他最多的表情就是皺眉,眼裡是化不開的愁和怨。

挽著沈星渡的手,不由的緊了緊。

他側頭看了她一眼,"緊張?"

"冇有。"她矢口否認。

他拍拍她的手背,"放心,我答應了秦茗,這齣戲我肯定演好。有我在。"

隨即。他拉下她的手,改用十指緊扣的方式。顯得隨意,又很親昵。

秦卿的步子較慢,她今天看起來很溫婉,乖乖的跟在沈星渡的身後。秦茗先看到她,立刻過去,"秦卿。"

她喚了一聲,果不其然,秦鴻宇臉上的笑容僵了一瞬。

片刻之後,秦卿就到了他的跟前。還有沈星渡。

她抿了下唇,很輕的喊了一聲,"爸爸。"

公眾場合,又是老爺子大壽,秦鴻宇自然不會當場發作,更何況她身邊還有個沈星渡,兩人拉著手,看起來很親密,他繃著臉,敷衍的應了一聲,隨即朝著沈星渡點了下頭,就去招呼後麵的賓客。

秦茗笑著說:"我帶你們進去。"

從謝晏深跟前走過去的時候,秦卿看了他一眼,水汪汪的眼,眸中似生了一點怯意,看著他低低的喚了一聲,"姐夫。"

然後迅速的被拉走。

謝晏深眉目不動,麵上的笑容絲毫未變,可一顆心,卻還是被影響到。那眼神,彷彿在他心上紮了根針。

莫名的不舒服。

秦茗勾住沈星渡的肩膀,"謝謝你了,今天要好好幫我照顧我妹妹,到時候請你吃飯。"

"我記著呢。"

沈星渡父母在國外回不來,今天以他做代表出席壽宴,是以纔有這麼個機會。

秦卿今天這身裙子很打眼,像迪士尼在逃公主,在場有不少年輕小夥,都被她吸引了注意。更重要的是,她與秦茗長得很像。

落座後,不少人過來搭訕,沈星渡一一幫她擋了,"看來你今天是全場最佳,給小爺我長臉了。"

秦卿笑了笑,"沈先生給我抬轎了,我得謝謝你纔是。"

有服務生過來,遞給他們香檳。

"彆那麼生分叫我沈先生,你是秦茗的妹妹。就等於是我的妹妹,叫我哥哥就好。"

秦卿笑而不語。

沈星渡跟她碰了一杯,說:"祝我們今天能夠合作愉快。"

"一定。"

她喝了一口,口感還不錯,便慢慢的,小口小口飲儘。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賓客全部落座,沈星渡回到她身側坐下。秦卿體感有點不太舒服,她覺得熱,這種熱。非同尋常。

司儀已經登台,準備開場白。

秦卿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稍稍醒過神,但效果並不明顯。她一把扣住沈星渡的手腕,"我去上個廁所。"

沈星渡見她臉色有異,剛想問,秦卿已經兀自起身,彎著腰,快速的跑向側門。

她得快點離開這裡,要不然的話。這壽宴肯定要毀在她手裡。

她猛地拉開門,不想撞到了接完電話回來的謝晏深,她差點摔倒,謝晏深及時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回頭,雙目通紅,眼神裡流露出來的**很明顯,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蠢蠢欲動,但理智告訴她,這是個陷阱。她用力咬了下唇肉。一把將他甩開,提著裙子快速的跑了。

謝晏深眼眸微沉,他看出了她的異常,而後拉開宴廳的門進去。

秦卿胡亂的跑,她得找個冇人的地方先躲起來,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轉頭的瞬間,眼前一黑,被人套住了頭,手腳瞬間被製住。

秦卿失去了反抗的機會,加上藥力作用,她連力氣都使不上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秦卿覺得自己要自爆而死的時候,頭上的套子被扯掉,她睜開眼,看到眼前男人的臉時,她愣了一秒,是幻覺麼?是幻覺吧,怎麼會是他呢?

手上的繩子已經被解開,她的理智已經被藥物徹底侵蝕,她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領,猛地將他拉到自己身上,一雙眼深情款款的看著他,眼角有眼淚落下來,啞著嗓子說:"我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