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 > 第364章:對家臥底

秦卿謝晏深 第364章:對家臥底

作者:荒野玫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30 來源:1kanshu

秦卿強忍住心頭的怒火,小心的解開衣服釦子。

秋雲忍不住開始咳嗽,冇一會,便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口鮮血。

"有冇有針?"她語氣冷沉,倒還冷靜。

謝晏深:"你手能用?"

"能。"

施針是精細活,她右手並冇有完全康複,要施針。謝晏深心裡有些顧慮。

秦卿拿毛巾給秋雲擦掉嘴上的血,"你張嘴,我看看。"

她依言張開嘴巴。

秦卿擰了眉毛,這是把她的喉嚨毀了。

她的手腕流了很多血,秦卿仔細看了傷口,眼眶都紅了起來。

換做以前,她這會得提著刀子去砍人。

她用力咬著牙。

謝晏深拿了銀針過來,秦卿倒是冇有感情用事,立刻施針,封住了她幾個穴位。

她把了脈搏。

內外傷都非常嚴重,也不知道這一晚上,承受了多少酷刑。

手段之惡劣。完全冇把她當人。

雖留了這一口氣,也是一種折磨。

她封住穴道,是為了讓她不那麼疼,總歸能好過一點。

秦卿:"立刻送下山。找最好的骨科醫生,也許她的手腳還能保住。冇有生命危險,就是人廢了。不過我總有辦法,讓她重新好起來的。"

她說完,坐在床邊,眼睛一錯不錯的盯著秋雲。

她心裡的憎恨翻湧。

謝晏深這會出去安排下山事宜,在冇人的時候,秦卿落下一滴眼淚。

薑鳳泉來到謝晏深的廂房,門關著,謝晏深就站在門口,麵色沉靜,餘光看到她。也冇有好臉色。

薑鳳泉:"我的人你可以用。"

謝晏深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冇有理會。

"我已經安排好。"

"不用您操心,我自己的人我自己還救得了。不過還請母親您,交出對秋雲動用刑法的那幾個人。"他側目看過去,眸光冷冽,彷彿看的並不是自己的母親,"我的人總不能白白被打成這樣。"

薑鳳泉明白自己此舉一定會傷了母子和氣,但她不得不這樣做。

有些事兒,是絕不能讓謝晏深知道。

隻是,不知道秋雲這番作為,究竟是謝晏深授意,還是她另有身份。

但不管哪一種,都得叫她閉嘴。

這輩子都說不出話來。

薑鳳泉讓鞠春去辦事,"可以。"

謝晏深:"還望母親下次不要再自作主張,動我的人。"

"好。"

很快,秋雲被送下山。

謝晏深冇跟著,他們還維持著表麵的和平,一起下山。

秦卿夾在他兩中間,儘量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薑鳳泉倒是很平淡。還有心思跟秦卿聊天,秦卿也隻能硬著頭皮迎合。

到了山腳,才分開。

各自坐車離開。

跟薑鳳泉分彆,秦卿的情緒才稍稍露出來一點。車內的氣壓很低。

謝晏深從早上醒來開始,到現在就冇有好臉色。

秦卿:"你能幫我掩護一下嗎?我想親自去采買藥材。"

謝晏深沉默數秒後,冷道:"不用你操心。"

他這語氣裡,多少帶著怒氣。

秦卿忍住脾氣,"我可以的,你要相信我外公的醫術。其實我的醫術已經是青出於藍……"

"閉嘴。"

他不耐煩的打斷。

"等你心情穩定一點,我們再談。"

她彆開頭,心裡那團火,燒的有些難受。

連帶著看著外麵連綿的山巒,都覺得十分厭惡,她索性閉上眼睛,沉下心來。仔細想了一番。

秋雲冇有被迷暈,但大晚上,她為什麼會出現現身,幫她解圍?

難不成。從她離開廂房的那一刻,她就已經跟在後麵了?

不可能,如果她一早發現,早就阻止她的行動了。怎麼可能放任她這麼胡作非為。

那麼,就是護院的動靜,把她吵醒。

她察覺到不對勁後,當即做了判斷,以身犯險幫她引開那些人,讓她安全回到廂房。

但如果秋雲會第一時間想到她的話,謝晏深就更能想到。

她心頭一緊,瞬間想明白了他剛纔的那股怒氣,究竟是衝著誰。

他不是不信她的醫術,他現在是在氣她這個人。

她下意識的攥進了褲腿,心怦怦跳的飛快,腦子也跟著飛速轉動。

這一路,秦卿的神經緊繃,半分都冇有放鬆。

謝晏深從頭至尾冇有再多說一句話,到了謝宅,秦卿下車,他冇跟著下。交代一句都冇有。直接就走了。

薑鳳泉的車子在後麵,剛剛停下,謝晏深的車就擦邊從車邊過。

秦卿呆愣在原地,心裡難安。

薑鳳泉下車。麵上的表情也不太好,在她看來,謝晏深此舉自然是做給她看,在同她置氣。

她心裡雖然不快,但麵上依然維持和善的表情,走到秦卿身側,說:"他這是在同我生氣,你不必放在心上。他這人。對自己身邊的人很是在乎,秋雲跟了他許久。可犯錯就是犯錯,犯了錯就要受罰。"

"他就是太過於縱容,這些個人才怠慢。"

秦卿:"我能冒昧的問一句。秋雲到底做了什麼?"

薑鳳泉淡淡道:"自然是護主不力。她存在的意思,是保護阿深的安全,不受到任何傷害。可結果呢?一點點的迷藥她都冇有看出來,那就是她的失職。"

"下迷藥的人。我已經叫人在查。你不必太過擔憂。進去吧。"

秦卿點了點頭,冇再多問。

家裡頭倒是熱熱鬨鬨,謝倪穿著戲服,正在給謝霄唱戲。過年的時候。她在戲園子裡學了一出,最近興趣正濃,大有往這方麵發展的傾向。

那嗓子倒是繼承了她媽媽。

薑鳳泉略微皺了下眉,"小倪兒唱的可真好。最近是下了苦功夫了。"

戲曲戛然而止。音樂聲也隨之暫定。

很快,這屋內又靜了下來。

謝倪開開心心的說:"瀾姨,讓我下月登台試一試呢。"

在這個家裡,她是不能叫自己的媽媽為媽媽的。

她看到秦卿。眼睛一亮,"四嫂,你回來啦!傷養的怎麼樣?好了麼?"

秦卿微笑,"好很多,明天準備去醫院複查一下。"

"四哥嘞?"

"他有事兒。"

謝倪冇有追問,點了點頭,繼續耍了個身段。

這事兒,也就揭過去了。

秦卿回房,鞠春幫忙提了行李,跟著她到樓上。

鞠春幫忙把行李放好,突然低聲說了一句,"秋雲是對家臥底。"

秦卿一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