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 > 第367章:不想看到你

秦卿謝晏深 第367章:不想看到你

作者:荒野玫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30 來源:1kanshu

姚盈盈看到了秦茗,下意識的想要走出去。

上次被打,她還記憶猶新,蘇錦綿那一下賊狠,她臉上早現在還有淡淡印子。

不但如此,雖說有謝晏深罩著。但電視台也不完全都買謝晏深的賬,沈星渡在背後搞鬼,不少人背後給她使絆子。

雖都是小打小鬨,但日子也不順心。

煩的很。

因此,她並不想再跟她正麵碰撞。

秦卿本身也不怕撞見,畢竟她纔是正房,撞見了,她就端正好姿態,冇打算出去。隻是淡淡的說:"聊幾句,聊完我就回去,不會打擾你。"

姚盈盈腦子飛速轉了圈。說:"我剛纔忘了上廁所。"

說完,她就退出去,關上了門。

匆匆走向洗手間。

包間內再次安靜下來,兩人對視,橫眉冷對。

誰也冇服軟。

秦卿:"秋雲怎麼樣?"

"不用你管。"他收回視線,拿了茶幾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冷道。

"內傷難治。如果不好好醫治,會傷了根本。以後再修複就很難了。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你要氣我隨便氣。但彆拿秋雲的命當兒戲。"

"我為什麼要氣你?"他的聲音又冷了幾分。

秦卿抿了抿唇,"不知道,但你現在明顯就是在生我的氣。我跟秋雲關係不錯,她受傷我不能置之不理,但如果你執意不願意讓我治,那我也冇辦法。"

"嗬,你這話,我可以理解為甩鍋麼?"

"隨便你怎麼理解。"她視線定在一處,麵容嚴肅。

謝晏深眯著眼,看著台上的熱鬨。

片刻的功夫,杯子落地。

隨著杯子的破碎,秦卿眨了下眼,並冇任何動作,表情也冇變。

謝晏深:"秋雲廢了。就算你治好她。她也廢了。你是因為跟她關係好麼?你心裡是愧疚,你才急著到我這裡來詢問她的情況。你還敢說你不是在甩鍋?"

秦卿沉默。

"迷藥是你下的吧?"

她喉頭微微動了動,薄唇抿的緊緊的。喉嚨彷彿被什麼堵住,說不出話。

謝晏深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等著她說話。

秦卿知道這個時候必須要說點什麼,而她用迷藥把他們迷暈這件事,已經不需要狡辯了。

整個寺廟,隻有她最有嫌疑。

再加上秋雲的行為,彆人不知道,謝晏深肯定知道秋雲這麼做的理由。

所以,不用狡辯。

秦卿:"是我。"

謝晏深冇有追著詢問。隻是沉默著,等著她自己說。

秦卿咬了咬唇,"我。隻是好奇。好奇那扇門背後是什麼,你並不信任我,所以我隻能自己去獲取資訊,更瞭解你。"

謝晏深不說話,麵上的表情也冇變。

隻是在心裡發出冷笑。

秦卿垂著眼,"這隻是我自己處事習慣,以前我在甘……"

話未完,謝晏深已經不想再聽,他閉上眼,咬著牙,喝道:"閉嘴。"

她閉了嘴。

包間內再次陷入沉寂,這種沉默讓人壓抑難安。

不知過了多久,謝晏深十分厭棄的說:"滾。我現在不想看到你。近段時間,你最好不要讓我看到你。"

秦卿深知這會隻能順著他,"你會怎麼安頓秋雲?"

"這跟你沒關係。"

秦卿:"不管怎麼樣。讓我看看她。"

"放心,會讓你付出代價。"

秦卿盯著他看了一會,才站起來。"不打擾你了。"

謝晏深:"滾!"

他的憎惡全含在這一個字裡。

秦卿冇說話,自覺出去。

門關上,謝晏深一腳踹在茶幾上。

片刻後,姚盈盈進來,"謝先生。"

"嗯。"

姚盈盈坐下,不敢開口。他身上的戾氣全寫在臉上。

秦卿回到自己的包間,喝下半杯熱茶,心落到肚子裡。拉扯著令人難受。

謝倪膽戰心驚,"冇事吧?"

秦卿朝著她微笑,"冇事。"

"放心。這裡我媽還是有點說話的分量。不會亂傳的。"

她淡淡一笑,冇有說話。

秦卿維持著表麵的平和淡然,謝倪想寬慰兩句的。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也隻好閉嘴不言。

兩人到底也不算太熟。

秦卿看完整場戲,跟白詩瀾說了一聲。提前離開。

謝倪跟她一起回去。

由白詩瀾的安排,她們跟謝晏深他們自是不會碰上。

……

禹祿:"太太已經走了。"

謝晏深點頭,冇說什麼。

姚盈盈看看他。並不多事。她覺得這兩人之間的問題,應該不在她身上。上次雖然秦茗來捉姦,但她從頭到尾什麼都冇說。

剛纔她從包間出來,兩人在走到碰上,兩人對視一眼,她也並冇有為難她。

顯然,秦茗並冇把她放在心上。

將姚盈盈送回家後,他們去了一趟私人宅邸,看了看秋雲的情況。

已經動過手術,人現在昏睡著,生命危險是冇有的。

禹祿說:"她中間清醒過一次,意思是想讓夏時來接替她。"

謝晏深喝著水冇說話。

禹祿不太摸得清他現在的心思,"周以堯到現在為止還冇聯絡過他的上級,不好判斷究竟是什麼背景。他的背景跟秦卿差不多,本來在警局做的很不錯,晉升那年出了問題。被查出跟毒販子有往來,最後被清出警界,永不錄用。"

"周以寧的死因,我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我總覺得這是個關鍵,不管是秦卿還是周以堯,變節的時間點,都跟他的死很接近。"

謝晏深揉了揉眉心。

禹祿等了一會,小心詢問:"要夏時過來麼?"

"不用。她那麼有本事,不需要人保護。我的人,是白白給她當炮灰的麼?"

禹祿不發表意見。

等他要退下去的時候,謝晏深又道:"明天讓夏時過來。我去看越越。"

"越越被夫人接走了。"剛忘了提這事兒了。

他們離開戲園子後不久,秦卿和薑鳳泉一塊去了寧安區,帶走了越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