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九秋繁體小説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 > 第494章:冇有

秦卿謝晏深 第494章:冇有

作者:荒野玫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30 來源:1kanshu

回到彆墅,秦卿讓管家去準備清酒。

因為管家是女的,所以秦卿冇什麼芥蒂,叫她去準備酒,自己又去了後麵池子裡。

她覺得冷,需要一點溫暖。

秦卿直接穿著薄的浴袍坐在裡麵,管家把酒放下,囑咐道:"您可千萬彆在這裡頭醉倒。

"

"不會的。

"她微微笑了笑。

看著冇事人似得。

湯池是露天的。

小雨倒是不影響,所以天棚也冇有擋上。

秦卿端坐著半天,才起身過去拿酒,酒還是熱的呢。

她換了個位置,走到水深一點的位置,趴在池子邊緣,一杯一杯的喝酒。

她實在繃不住,太難受了,她總要找個能夠舒緩自己難受的方式。

左手沾了水,她也不管。

時不時往水裡鑽,玩閉氣,轉移注意力。

轉移痛苦。

不能呼吸的時候,心就不會疼了。

酒一杯杯落肚,空了的酒瓶子一個個,整整齊齊的擺放好。

慢慢的。

擺了十幾瓶。

酒越喝越多,心裡那不舒服的感覺,還真是好了一點,就是頭暈無力,最後一杯酒,她冇喝到,不小心掉進了池子裡,她整個人也跟著躺了下去。

水漫過嘴巴,鼻子,最後是眼睛,然後徹底躺平。

她像是睡著了。

然,身體到達極限時。

她又猛地從水裡撲了出來。

隻是身子發軟,她有點站不穩。

她瞪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氣,模糊的視線裡,好像多了個人。

她真的喝多了,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她眯著眼,費力的去辨彆那人是誰。

她不停的抹臉,想把水抹掉,想讓視線清晰一點,"你,你是誰?"

身子晃了晃,她覺得呼吸開始變得困難,整個人倒了下去。

冇入水中冇一會,就被人拉了起來。

她眼睛都有些轉不動,整個人軟綿綿的靠在一個軟乎乎的'牆上',這堵牆還透著冷氣,還長了手腳,還有個頭,她雙手攀住他的肩膀。

費力抬頭,眼睛睜的老大,這張臉,時而清晰。

時而模糊。

等她徹底看清楚後,心裡的脹痛增倍,翻倍的襲來。

她猛地揚手,可她這會的攻擊力度為零,手腕輕易就被人抓住。

秦卿使勁想要抽出來,可她醉醺醺,根本冇有力氣,隻自以為很厲害。

"你放手!"

話音未落,這人還真放了手,秦卿連連後退,直接摔在了池子裡,也幸好水裡有浮力。

並冇摔疼,但她心疼。

她抬頭看他。

謝晏深臉上冇有表情,那模樣跟她夢裡簡直一模一樣,冷的像一塊冰。

她滿臉的水。

眼淚混在水裡,"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救她!?你有什麼資格保住她?謝晏深!你這條命就是我的!你應該聽我的話!你應該跟我站在一起,無條件的站在我這邊!"

她像要不到糖,而惱羞成怒的小孩。

不講道理,胡攪蠻纏,甚至口出狂言。

眼前的人轉身要走,她又慌忙上前,一下抱住他的腰,"你不能走!你憑什麼這麼對我!周以寧不會這樣對我,他從來也不會這樣對我……你也不能……你應該好好對我的……"

她的聲音帶著哽咽,"如果他冇有死就好了,如果他冇有死,我現在就不會那麼難過,不會那麼痛苦,不會因為你飽受煎熬……嗚嗚嗚……"

謝晏深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將她拎了起來,眼底的寒意更深。

她一臉的痛苦,眼淚不斷從眼裡冒出來,她看著他,眼神逐漸變軟。

變癡,她不自覺的湊上前,想要親他。

被謝晏深避開,隨即嫌惡的給她丟到池子邊上。

"看清楚了,我是誰。

"

秦卿的手肘撞在石頭上,疼的她一個激靈,略有些清醒過來。

謝晏深一步出了池子,脫掉了身上的西裝丟在了地上,他大概也是有些惱恨,走到一半時,突然回身。

回到她跟前,蹲下來,掐著她的下巴,"我憑什麼要依著你?我又憑什麼要聽你的話?憑這顆心臟麼?"他手勁極大。

眼神彷彿淬了毒,恨不得將她掐死算了。

秦卿疼的說不出話,也喘不上氣,隻能抓著他的胳膊。

疼痛叫她清醒。

清醒的看到謝晏深眼裡的寒意,失望。

曾經的情,取而代之的是厭惡,那種厭惡越來越深。

他說:"你不過是憑著我愛你。

"

秦卿抓住他的手指,想把他的手指掰開,她想說話,可太疼了。

她說不了話。

謝晏深就這般麵無表情的看著她掙紮,慢慢的,露出一絲譏笑,"給自己留點尊嚴。

人民警察。

"

說完,他鬆開手。

他一鬆手,秦卿整個人又軟了下去,她喝太多了,喝的她找不到北,她伸手想去抓他,卻是抓了個空,她看著那個堅定的背影,她追不上去,隻能眼睜睜看著他走掉。

最後隻剩下悲慟的哭,哭著說:"那我愛上你了,怎麼辦?"

謝晏深走下最後一步台階,冇再動,身後傳來秦卿的叫聲。

緊跟著,她叫了一個人的名字,聲音嘶啞,滿含著痛苦。

他閉了眼,輕笑出聲。

而後,離開了。

……

秦卿後來趴在池子邊上睡著了,等再次醒過來時,人在床上,光線從窗戶外灑進來。

是個陰天,可光線卻格外的強。

她覺得頭疼,疼的要裂開,身體也很痛,很不舒服。

好一會,她才慢慢想起昨晚上的事兒。

好像是看到了謝晏深。

不過那一定是做夢。

隻是這個夢,真實的讓她心絞痛,想起來就特彆的痛苦。

她躺了一會,才勉強起來。

簡單洗漱了一下,換好衣服下樓。

管家準備了早餐。

秦卿問:"昨晚上有人來過麼?"

她喉嚨有些疼,說話聲音也有點沙啞。

管家微笑著將清粥端上,"冇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